感情, 認同

【有稿來Q】掰彎之後 看見更寬廣的愛

文/達瑪

猶記得前幾個禮拜在「同志婚姻與收養公聽會」上,反同性婚陣營發表的種種論調,荒謬中帶著恐怖,而郭大衛一番「謝謝國家沒讓我繼續當同志」更引起輿論譁然。

當時,郭的陳述給了我一個靈感:既然他可以用「同性戀過來人」的身分發言,表示「同志路不可行」,那我應該也能以「前異女」的身分,說說我踏上同志路後的轉變,也可以說這是一則直同志被掰彎的故事。

幾年前的自己,雖未對同志抱持妖魔化想法,但在日常生活中,對於以同志相關的詞彙當做玩笑、揶揄的行為也無絲毫不安。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就是個平凡的異女,夢想著找到靈魂伴侶,終結共度一生。

前男友L曾在閒聊時告訴我,自己從前跟男生交往過。當時他小心翼翼的樣子,如同懷裡揣著隻瘦弱小貓。

我問:「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他:「高中時。」

「那你們進展到什麼程度呢?」

「嗯…就接吻之類的吧。」

「喔。」

「妳會覺得很奇怪嗎?」

嗯…老實說,當他提問時,我腦子裡正忙著浮現他與某個面目模糊的制服男孩擁吻的畫面。那時的我沒看過也不太熟悉BL是三小,不過這樣的情節沒有引起什麼情緒,只有無限好奇。於是我又試著想像,自己愛上女孩……

「不奇怪。」

內心小劇場忙忽搬演了一陣子後,我綻開朝陽般的笑靨告訴他:「要是有機會,我也可能會愛上女生唷,只是我沒遇到罷了。」

是的,人生什麼都有可能。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擁有鐵口「直斷」的潛力。總之,過沒幾個月L就跟我分手了。再經過無數的驚險的風波(相親、假性桃花、介紹誰誰家兒子給你),我充滿異男的幻想及現實世界中,出現了女孩X。

photo by April
photo by April

我對她非常好奇,狀態大概像是看到逗貓棒或小狗尾巴的貓一樣。因此交往初期我常自問:「是真的喜歡嗎?」畢竟這是一場全新的冒險,超出過往經驗。不過很快地,我發現性別根本是多餘顧慮,在「愛」的面前,我完全臣服了。

這就是一個,我喜歡的「人」啊。

跟她在一起,是因為她穿上襯衫時很帥氣,對著鏡子照了半天又會不放心問我:「妳覺得這樣好看嗎?」;倔強不擅言詞表達,但出差回來時總記得送我禮物;愛嫌我吵卻每天早起幫我帶便當;我把自己內心卑鄙、下流的幻想,以及天馬行空的夢全都告訴她,她雖然常敷衍地聽但不會評斷我;還有,她睡著時沒有任何武裝的臉是那麼溫柔可愛。

我們毫無理由地相愛、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用擁抱和親吻和好、再義無反顧投入彼此的愛裡。

熱鬧的大街上我牢牢牽著,機車後座我依戀環抱著,每晚臨睡前,我輕輕送上幾個吻,告訴已熟睡的她:「寶貝,愛妳」。言語震盪著情感,胸口湧出暖流,於是我知道那不只是說說而已,在內心最柔軟的地方,我永遠為她保存了一個位置了。

然而,很多朋友知道我「轉性」後,總會問:「啊?跟女生喔,這樣…有未來嗎?」;或知情後,臉上浮現不太自在的表情,話題軋然而止。我才漸漸意識到自己踏入了一個跟心愛的人交往,也不能隨意公開的世界。

跟X在一起後,認識了幾個同志好友,而與她們對話,往往會意識到自己異性戀價值觀的遺毒;我走上街頭,看見除了同性之外,更廣大的情愛世界。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軀體,不過是要社會「看見」受到壓抑、邊緣化的,長年以來的幽微心事。

在人來人往的街上不能牽手、擁抱嗎?不能向家人公開?對別人談起女友總要以「我男友」、「我室友」做為掩護?在辦公室要忍受同事對同志戀的尖酸批判?而生病住院、死亡時,早已緊密生活的另一半,完全無法成為彼此的代理人,以正當的身分探望、照顧、簽署重要文件。我以為只有曖昧才讓人受盡委屈,沒想到在一起之後還要練習偽裝、忍受不公平的社會制度。

雖然沒有良民證,但是也有按時繳稅啊。為什麼我跟X的愛、他們的愛不算「正途」、需要「被矯正」、想給予對方承諾時,卻無法選擇法律保障呢?

人與人相愛,在某種本質上不就是互相照應彼此的生理和心理需求嗎?同志戀與異性戀其實並無二致,是的,我願以前異女的身分擔保,真的毫無差別。任何社會價值觀底下認定的「正常」關係所會面臨的甜蜜和風險,同志戀中也都嘗得到。就如同所有平凡的異性戀情,我跟X相戀了幾年也不免走向歧路,不時憶起過往雖然傷心,點點滴滴卻無可否認地成了愛(過)的證明。

比起郭大衛,我感謝老天,讓我愛上一個女孩,得以跳出約定俗成的社會框架,看見人的本質,這是幾年前的我想像不到的發展;我更同情郭大衛,他否定了從前愛戀男性的自己,還進一步要反對其他人這樣去愛。這太不合理了,我們可以盡情質疑自己「愛嗯丟狼」,但那與性別無關。不是只有一男一女的愛情才能享有法律承認、保障;而任何宗教都不能、也不應剝奪相愛的人選擇結為伴侶的基本權利。

為了同志好友,以及異性戀好友的孩子們,我堅決捍衛、支持婚姻平權。今年的同志大遊行看起來更熱鬧、參與族群更多元了,沒能到場的我,欣賞了朋友分享的現場照,心情忍不住雀躍起來。

未來,我會再遇上新的愛情吧?或許對方是女孩,也可能是男孩,但那不重要。有情人不一定終成眷屬,然而法律理應保障人人擁有這份「選擇」的權利。請國家讓更多人放心當同志,世界絕對會因為擁有更多的包容和彈性,變得更有趣、美麗。

達瑪 異女資歷超過20年,但直到與首任女朋友交往、分手後,才體會到:「原來愛是這個樣子啊!」。 同時,也希望藉由寫字,慢慢地向親愛的X告別。
達瑪
異女資歷超過20年,但直到與首任女朋友交往、分手後,才體會到:「原來愛是這個樣子啊!」
同時,也希望藉由寫字,慢慢地向親愛的X告別。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