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屁股、女性主義、以及音樂錄影帶

(沒有貼出的MV都可以點歌名連結去看喔)

今年夏天美國出了一首快速竄紅的新歌,新人Megan Trainor的All About That Bass。

新人新曲常常都在爆紅,不過這首歌的特別之處在於,這首讓人朗朗上口的小品,謳歌女人要欣賞自己豐腴的身體,肯定胖──或者更精確的說,女孩兒的大屁股的美。

“I see the magazine workin’ that Photoshop
We know that shit ain’t real
C’mon now, make it stop
If you got beauty, beauty, just raise ’em up
‘Cause every inch of you is perfect
From the bottom to the top”

的輕巧復古旋律中,這首歌從七月底進入告示榜熱門100(Billboard HOT 100)之後名次一路上升,在九月底登上排行榜第一名之後,一直盤據寶座至今,連當紅的Taylor Swift都沒辦法把失去的后冠搶回來。

(0:14小弟的vogueing實在太俐落了請大家掌聲鼓勵鼓勵)

當然這首被各方讚譽傳達了「正面身體形象(positive body image)」的超紅曲也不是毫無爭議,首先,這首歌當然是把傳達完全不合現實人體比例的芭比娃娃拿出來批判了一段,並宣稱「肉肉臀又要夯了」(I’m bringing booty back),但緊接著馬上就說「快去告訴那些死瘦子」(“Go ahead and tell them skinny bitches that”),這句話被許多媒體拿來質疑:推崇胖女人、貶低瘦女人,只是換套美學標準,換一群自我憎恨的受害者,也正面不到哪裡去。

這爭議還比較容易解決,因為順著歌詞看下去,下面就是

“No I’m just playing. I know you think you’re fat
But I’m here to tell ya
Every inch of you is perfect from the bottom to the top”

這段其實也很精闢的點出,許多瘦女孩也還是無法逃脫覺得自己還是有蝴蝶袖、副乳、屁股下垂等等自我監控的宿命,還是要肯定自己比較重要。聽完整段大概還可以覺得,好吧,那句skinny bitch算是一個不太有趣的幽默吧。

不過許多宣稱具有女性主義觀點或具有基進觀點的網路評論,似乎也對這首歌不太肯定,在一篇論及「為什麼All about that bass可以紅這麼久」的文章中,作者甚至列舉過去幾十年內相似主題的歌曲,告訴大家這種召喚正面身體形象的歌曲,也算是一種每隔不久就要來一次的月經文主題,而這首歌軟趴趴的傳遞一點「大家都要愛自己就會世界和平喔啾咪」的訊息,根本沒什麼了不起。

為什麼女性主義者居然不特別認同一首傳達正面身體形象的歌呢?難道是因為女性主義者討厭這支MV中無所不在的粉色系嗎?(謎之聲:那只有你一個人討厭吧)

大部分的批判聲音都聚焦在這首歌用以支持正面身體形象的理由──「因為媽媽說男生晚上睡覺喜歡有肉肉的屁股可以抓抓(“She says, “Boys like a little more booty to hold at night.”)」(咦我媽講話怎麼都沒有這麼直白?)。女性主義雖然流派很多,但是幾乎都同意女性的自主性,不管是身體自主、情慾自主、乃至整體個人的自主,都是從拒絕單純做為男性凝視(male gaze)的對象、客體出發,如果肯定自我身體的形象必須藉由符合某種男性的喜好來達成,不管這種男性的喜好是主流還是旁支,這種自我肯定都不過是種假性的肯定,就好像我小時候因為覺得自己是個胖子而困擾的時候,我爸安慰我的方式是告訴我:你不要煩惱啦,第一等的女人是白胖高,第二等的才是瘦小嬌,大戶人家選媳婦的標準是要有富貴相,你這樣將來長高一點就很好了。

爸爸,可是現在都是很瘦的主播明星和名媛在嫁入豪門耶,你說的是哪個次元的選媳標準啊?而且我是女同志沒有要什麼富二代小開要嫁耶,這樣你完全沒有安慰到我啊!

我無意爭辯這種批評是不是因為女性主義者總是對於大眾文化產品標準太高,因為根本上我也同意,因為任何一個他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的美學標準而決定自我價值感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種壓迫,而自主意識建立的重要過成就在於從這樣的壓迫關係中解放出來。但同時我也好奇,如果真的有許多的青少女實際上因為這首歌而受到安慰或鼓勵,做為女性主義者應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呢?又,像我這種一開始就完全忽略這首歌裡傳達的所謂「男人的審美觀」的女同志胖子觀/聽眾來說,這首歌還有沒有去蕪存菁之後可能剩下的進步意義呢?

 

無獨有偶,Nicki Minaj也在今年夏天推出另外一首強調大屁股的性感的歌曲「Anacanda」

光看影片前一分鐘,應該就可以明確的感覺到這兩首歌曲,以及她們的MV之間巨大的差別。仔細看下去,在視覺上,前者用粉色系的服裝造型和場景、以及青少年青少女演員營造出夢幻天真的純情感覺,而後者則是肆無忌憚的聚焦Nicki和女舞者的豐臀、熱帶原始近乎粗野的搬弄各種性暗示象徵,呈現的是張牙舞爪hypersexuality;當Megan Trainor還在為了不小心溜出來的一句”skinny bitches”救場的時候,Nicki Minaj可是毫不客氣也無歉意的狂diss了夜店裡的skinny bitch一頓

“I said, ‘Where my fat ass big bitches in the club?’
Fuck those skinny bitches,
Fuck those skinny bitches in the club
I wanna see all the big fat ass bitches in the motherfucking club, fuck you if you skinny bitches. What?”

還有一個有趣的點則是,雖然兩首歌都提及男人對於肉感的臀部的慾望,以及豐臀女人可能有的自主性、甚至是籌碼,當Megan trainor從樣板屋中定格的娃娃,升級到能夠擺弄有如肯尼娃娃一樣的preppy男孩,Nicki Minaj的MV收尾,則交雜著她diss夜店裡的瘦子和召喚所有fat ass bitches的歌詞,以及她有如脫衣舞孃一般全力來段電臀(twerking)挑逗男客人,最後卻有如復仇者一般一走了之,留下挫敗不已的男人的一段情節。

選擇讓這兩支迥然不同的MV並列,除了因為對同一個議題有如此不同的處理方式相當有趣,更因為這兩種迥異的處理方式反映、也挑戰著美國種族化的性別刻板印象(racialized gender stereotype)。相對於「All About That Bass」的復古俏皮,「Anacanda」顯然更加肉慾,對於擁有豐臀的女人做為具有性慾的個體,以及這個個體的掌控力也更加坦承不諱。

這種高度性慾化以及強勢的陰性力量,是討論黑人陰性特質(black femininity)在媒體上的再現的兩個重要看點,這兩個特點的調和,可以做出像Beyoncé一樣節制性慾的成分,做出具有爆破性又不失性感的舞蹈和舞台服裝風格,在「Run the World」中討論女人在公私領域中的成就──彷彿在復習第二波女性主義政治的議程一般;但也可以有如「Anacanda」一樣完全偏向前者,放大呈現黑女人原始、低俗、粗野、動物性、具有侵略性的性慾的形象,在近乎讓人感覺下流不忍卒睹的感官爆破過程中,反而開始反思,觀眾自身對於這種性別再現的情緒性反應,連結的其實是一種在種族階序下,由白人殖民者對黑人奴隸階級女性投射出的性別刻板印象(你可曾在Megan Trainor的MV中聽到一句fuck?順道一提,她的豐臀自始都是被不透明絲襪包得密密實實的),以及道德評價。就像Nicki Minaj自己在Twitter上的回應,白人模特兒在運動畫刊上露屁股是”Angelic, Acceptable”,那為什麼她的就是下流呢?

在這種下流感內爆的同時,你也便自然會接下去想,嘿,女人為什麼不能大言不慚的承認、展現自己就是一個具有性慾的主體?下流的不是她,也許是那個被父權馴化了審美觀的自己。

 

講了半天,好像都跟同志沒什麼直接關係啊?這樣怎麼行呢?在黑特版都一定要補個幹了。

不然我們就讓因為跟Macklemore & Ryan Lewis合唱同志平權好歌「Same Love」而廣為人知的出櫃女同志歌手Mary Lambert來表達她的意見好了。(順道一提,她將在Same Love裡面所唱的一段旋律發展成了另一首「She Keeps Me Warm」,MV情節太可愛,踢太正點,請務必點擊觀賞)

“I’m overweight
I’m always late
I’ve got too many things to say”

“I can’t think straight, I’m so gay
Sometimes I cry a whole day”

“I love my butt and won’t shut up
And I never really grew up”

“I know I’m not the only one who spent so long attempting to be someone else
Well I’m over 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