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客座】我每天都想著德國異男(心)。

並且在每天早上(或晚上)在廚房煮麵的時候撥放著王心凌的愛你,一邊踩著輕快的舞步一邊吃吃的笑一邊洗菜(我好多功能),然後在室友路過廚房門口的時候迅速的停止舞步收斂嘴角並轉身假裝看那幾條麵熟了沒(還沒)。

文/詹美美

有個捧由line過來問我曾經想死過嗎,我說這個問題是要問啥?他說因為我有,所以想問一下其他人的想法,我說自從遇到德國異男後我每天都好嗨,想不起來什麼時候想死(奔跑灑花)(喔呵呵呵我在倫敦,你打不到我咧~~)

是的,時間地點是在去年十一月的倫敦,事情是這樣子的:班上的玩咖們號召了一場萬聖節趴體在倫敦的某夜店,我和我的蒿捧由強國基,傻傻地因為沒帶護照的關係被店家拒於千里之外,索性便跑去SOHO隨便找間店喝喝酒跳跳舞早早打道回府歇息。而就在我前腳踏進房門的那一剎那,手機裡捎來同班同學德國異男的消息,他說「拿著你的護照回來,現在還很早」,所以我……就這麼做了。

Photo by Barry Lenard (CC 2.0)
Photo by Barry Lenard (CC 2.0)

當我再踏入那家夜店的時候已近午夜,店內音樂聲隆隆,整個場子的氣氛已略顯疲態,但嗨桑的人仍然正嗨桑,我接過同學遞來的啤酒,扭擺身軀要補回沒有參與到的那幾小時。那個……我沒有想要「綁架」同性戀的舞姿,但我本人就是跳舞稍微有一點點妖嬈冶豔的那種,以至於跟旁邊的人比起來有一點點不太一樣,所以當時就有一點點人在看我(真的只有一點點啦)。跳到一段落我去旁邊喝酒的時候,有個人走過來伸出拳頭要跟我擊杯致意(他們疑似沒有酒杯的時候就會用拳頭代替),德國異男見狀跑來問我怎麼回事,我說沒事,然後他說:「喔,如果有人對你怎樣,跟我說,我幫你揍他。」

──!!!!!

──!!!!!!!!

這是什麼!!講這、講這種話叫人怎麼不愛他啊!哪裡來的那麼優的異男啊我要融化了啊啊啊啊啊!!

嗯咳,嗯,好。身為一個嗯,啊,ㄟ……老,嗯…同,搞異男忘真的有這麼不堪嗎?(有。)我的李姓朋友很過分,我不過就跟他說了這個故事順便發了一下異男花痴,他就說我很low,都老妹了還來這套,賤爆了!他都不懂當德國異男那樣子跟我說的時候,在我內心深處的少女魂整個從墳墓裡驚醒爬出來,就像王子給睡美人那一吻,就像發功的幻海婆婆,一下子從六十歲變成十六歲,垂死病中驚坐起,笑問客從何處來,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也就是從那天起,我每天都想著德國異男(心)。

有一天我們在地鐵上聊著畢業後要幹嘛,我說如果我回台灣然後中國把台灣統一的話我就會變成中國人了耶,他說噢不要變成中國人啦,我說不然你娶我啊,他說好。我聽了超─爽─的─,但於此同時也警覺到,應該把這個異男的講話當放屁,聞香一下就好了。又有一天他問我,你喜歡班上的XX嗎? 我說喜歡XX的是OO啦,我比較喜歡你,他說:我好像知道這件事。

在台灣那頭,另個捧由最近不知開了什麼竅或卡到什麼陰也是紅鸞星動,就越洋跟我online update兼哭哭(覺得我是好姐姐的請按讚好嗎),總之因為先天環境限制加上後天發育不良造成他對感情沒什麼自信,他說他其實沒什麼期待,我想說你吃屎,沒期待還要跟我venting venting喔(當然我沒有這麼跟他說啦,我是好姐姐嘛),我說那就享受一下啊,不覺得現在這種輕飄飄的感覺很不錯嗎?(顯示為吃吃的笑)

後來,我是這樣看待關係的。在關係中,就問四個問題:你要什麼?你能給他什麼?他要什麼?他能給你什麼?每個問題的答案都只是另一個問題的答案,比如說回答完「你能給他什麼」之後,得看的是「他要什麼」,人家不要你一直給不是很偷賊嘛!浪費時間浪費錢又傷心是不是,如果你都知道了人家不要還是忍不住想一直給,「我就是笨──」,對,真的,但不要這樣惱羞成怒也不要這樣貶低自己,每個人都需要尊嚴,有尊嚴的人才會活得有價值,所以人家還沒吐你槽的時候不要就先把自己的尊嚴放在地上踩,習得無助是小問題,自殘才是大問題,這樣不好,後遺症很大,(而且其實會被討厭,因為很麻煩),笨沒有關係,誰天生聰明是不是?重點是承認自己笨(對,你已經承認了,很多人是不認輸的),然後從這裡開始,去了解自己為什麼這麼笨啊。這樣一直給,你到底想換什麼呢? 你想換到的東西是他可以給你的嗎?說穿了只是合併成兩個問題:你夠不夠了解自己,還有夠不夠了解他啊。

那是愛嗎?那是喜歡嗎?回到關係的現實裡,不要被名詞侷限啊。

有時候真的太難,也太辛苦了,我是說關於承認自己在現在這個當下於情感層面什麼都沒有,或是承認在現在這個當下自己想要的就是要不到,而且往往當人生中終於好不容易承認這件事的時候,還得附帶的把過去好幾年的空白與失落一起認一認,太辛苦了。而我只是覺得,承認自己現在的空白難道會比說服或假裝自己不想要難嗎?而且認知到自己的空白才會去抓一些實在的東西填進來不是嗎?(沒有雙關。)(絕對沒有!)

就讓那樣的情感停在那樣的狀態裡吧,虛幻的蔓延的腦補想像才是戢害自身與社會的毒瘤,比如說人家抱了你幾下就好心動的開始想啊啊他是不是喜歡我(沒有沒有,這種狀況通常是你喜歡他,不是他喜歡你。他只是對你好而已,他沒有喜歡你),或是看到有地震或颱風就說是上帝在懲罰同性戀遊行(啊,我忘記要尊重他人的信仰,對不起),對我來說,異男那樣跟我說的時候我就真的覺得很窩心嘛,啊人家也表明了他是異男我也沒預期要發展什麼那人家釋出的善意可以讓我猴嗨桑幹嘛不要?雖然還沒到嗟嘆人生苦短的年紀,但生活中要抓住可以讓自己快樂的時光嘛,不然隨便看幾條台灣新聞就看得歸覽趴火是不是….

我們擁有的,多不過付出的一切。

異男忘不忘不是重點,跨越那些虛無的想像,忘了也好,記得,也無所謂。

meimei詹美美

我覺得自己戴墨鏡的時候真的很帥,呃……我是說跟沒有戴墨鏡的時候比起來。

剛過三十歲,但其實沒有很在意,因為重點真的不是活過幾年,而是經驗過什麼及如何詮釋與反思那些經驗,這件事情會耗去一生。但我也得承認當我看到別人得知我實際年齡時的吃驚表情時,內心仍不禁升起一股抑制不住的暗爽。

人生目標是溫柔、優雅、不卑不亢。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