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書寫, 生活

2015 New Year Resolution

E是我認識十多年的圈內好友,趁著回台灣的機會相約吃飯,餐廳裡冷氣轟隆轟隆,我跟E相對而坐,正在互相更新朋友圈裡感情跌宕的近況,面前一杯冰紅茶上濃濃的鮮奶油已經半融化,E 突然丟出一句

「何不食肉糜」

「蛤?」我嘴巴張大一臉呆滯看著他

「我說,妳這種說法,就是何不食肉糜」

「蛤?!」

我跟E重疊的朋友圈裡全是LGBT

— c是典型的火山孝子踢,總是交”out of her league”的異性戀女友,美麗女友都不願意上c的破機車,c就出錢讓她們搭計程車,美麗女友規定在街上不能牽手,c就乖乖裝路人兩手提包包,美麗女友在交往前中後都堅稱自己是異性戀,c就當個隱形情人無怨無尤….

我聽到c的故事大喊「這些瘋子踢可不可以找個婆啊? 幹嘛整天繞著異女打轉?」
E於是冷冷地看著我,說「何不食肉糜」

身為一個資深同性戀,身邊愛上異女/異男卡慘死的故事聽了不知多少次,因為家庭等種種壓力而「回歸」異性戀一夫一妻軌道的朋友兩隻手數不完,從一開始感同身受一掬同情淚,到後來只會翻白眼罵句髒話,好像自己聽多了就能夠對朋友的苦無謂一樣。

就算談過很多次戀愛,聽過很多故事,也不代表發生在這個人身上的苦,他所感受到的痛就能夠減少一點;我老是忘記主觀意識不是客觀事實,忘記即使這個社會對多元愛欲顯得越來越包容,還是有更多的人徘徊在認同之間,更多的人抱著希望愛著絕望的對象,而面對做出(我主觀認為)「不夠明智」選擇的人,我根本沒有資格去評斷他們的選擇。

Photo by M. Eller CC 2.0
Photo by M. Eller CC 2.0

就算愛上異性戀又怎麼樣呢?就算知道最後這個人也許會選擇異性婚姻又怎麼樣呢?能夠有選擇是幸福的,但即使是有選擇而不選的人也有愛的能力,一個人因為種種原因而進入/ 離開圈子,並不能用任何價值觀去歸類,搞得好像堅持當LGBT比較高級,說出愛無性別之分就是政治正確,以前在圈內後來離開就是罪該萬死這樣….

當我跟情人走在街頭能夠大方擁吻,我不該忘記在這個世界上,有人沒有這樣的特權,而我要盡己所能去爭取所有人都能有不受歧視的環境,這叫做運動。

如果有人可以跟情人擁吻而選擇不,或是因為種種理由而選擇看來好像輕鬆一點的路走 (問題是異性戀婚姻根本沒有比較容易啊 (菸)),我也要盡己所能去理解他們的選擇,這叫做友情 (誤),這叫做包容。

我不會包容走出埃及試圖矯正同性戀的扭曲做法;但我會理解我的朋友c,如果他就是愛美麗嬌縱的異性戀女孩,那就去吧,如果那些異性戀女孩們願意在人生裡有過一段c的陪伴,那也沒有什麼不好。我不該覺得c就是應該選擇一個只愛女人的女人去愛,不該認為只愛女人的女人才能夠給c想要的愛情。

喝光鮮奶油紅茶以後,我跟E說, 2015年,我期許自己成為一個更溫柔的人,面對發生的事情除了正確與不正確,能夠用更多愛的眼睛去看。

一直很喜歡金庸小說《白馬嘯西風》的結尾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