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家庭

那天與媽媽的對話

在朋友的臉書聽到一首歌:『時間都去哪兒了?』感動的很嚴重。頓時間,媽媽的臉跟我們相處時的畫面,一一浮現腦子。雖然是對岸同胞的歌,但卻也深深的勾起我與父母的互動以及思念。

那天,一個父親朋友的孩子來工作的地方找我。一年前她的母親意外身亡,所有親友都無法接受,她更是走不出來。我們談著談著,她眼眶紅、我也紅。我只能拍拍她、對她說:這是我們都會遇到的、只是妳早我先遇到。

孩子跟父母,似乎是ㄧ種難以言喻的情緣。我尊敬、佩服父親;我更是疼惜、不捨母親在工作上的勞碌。想了想,很久沒聽到媽媽的聲音、我想她了。於是打了Skype 給媽媽-

photo by 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CC 2.0)
photo by 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CC 2.0)

(不好意思、雲林人都澇台語!)
我: 媽,哩勒無營喔?(台語)。
媽:嘿啊、勒看匯率。。$@$& (開始講起著這星期匯率變動。)
我: 哩無厚無?
媽:今厚啊,咖無贏、公司咖無贏!
我:無贏厚啊、探吉啊!啊身體勒?賀無?
媽:賀啊!今正常。打剛ㄟ夾ㄟ睏。
媽:Nike 勒、伍厚無?
我:厚啊。伊嚨今照顧我、嘎哇款厚厚、哩免歡漏!
媽:哩無照顧伊?愛呷瞎密要買來呷,賣省、呷吼歡喜。(媽媽應該很久沒見我了、她都不知我真的ㄧ直吃的很歡喜)

我:媽、哩甘災我和Nike 不甘啦只是朋友?
媽:啊無?
我:溫作伙甲顧啊、今嘴年啊!(我們在一起很久、很多年了)

媽。。沈默ㄧ下、跟我說:哩係供電視勒演ㄟ: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
我:嘿啊、啊無累。哩衣爲我勒和哩虎爛喔!(妳以為我在跟你話虎爛喔)(南部人講台語真的有黑道Fu~)
媽:驚戲郎!唉、哩歡喜丟厚啦。人生嚨是安捏,阿無ㄧ定愛結婚嘍。不ㄧ定厚。

就這樣,我媽知道了,我也鬆了一口氣。好幾次回台灣,都想提起勇氣告訴她,總是話到嘴邊,又收回去。想不到這次,因為對媽媽的想念,讓我再也不想對她隱瞞,希望讓她知道,我對她的愛,是毫不保留的!

聽到這首時間都去哪了,我想起媽媽、和我跟她出櫃的點滴。感謝她如此養育我,更感激媽媽接受與包容我的一切,她絕對是獨一無二!

2 Comments

  1. 超感動的出櫃:) 原PO跟媽媽都很可愛
    越洋出櫃不容易,我出櫃後卻麻煩了跟家人同住的妹妹處理他們的情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