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4性/別新聞回顧(上)

是,我知道你要說甚麼:都幾月了才在寫去年回顧?但反正農曆新年還沒過(我寫下這句話的時候確實還沒過XD)而且我不寫出來就好像便秘一樣,既然大家農曆新年除了吃睡也沒別的事幹,就和我一起來回顧一下去(2014)年幾則比較令人印象深刻的性/別新聞吧。

1. 名嘴、學運、性

去年三月爆發了後來人稱「太陽花」的反服貿運動,抗議者佔領立法院長達將近一個月,雖然支持者眾,但也不乏許多支持服貿(或反對運動,這兩者並不一定相等)的媒體、名嘴想方設法找出抗爭運動的「汙點」。其中中天電視台的節目「新聞龍捲風」就是一個例子,主持人戴立綱與名嘴彭華幹找出了抗議現場蓋著棉被親密相擁的情人和穿著短褲的女抗爭者的影像,大肆嘲諷、意淫。節目一播出,引起了許多抗議,有人認為兩位男性物化女性,有人認為兩人「抹黃」學運。然而讓我不舒服的並不是兩人如何意淫了畫面中的女性,而是兩人如何一邊意淫,一邊卻又扮演著家父長的角色,在喊爽之際,同時呼叫著電視機前的父親們,快點把小孩帶回家管教。在展演自己的性欲的時候,卻妖魔化影像中的女性的性。

另一方面,為何抗爭一旦與性相關,就是被「汙衊」了?這豈非再次強化了「性」是下流、不登大雅之堂的保守價值?事實上,自這兩年台灣社會社運風起雲湧,而年輕領袖紛紛出頭之際,各種與社運參加者的性相關的話題早已成為各種流行的小道與獵奇,成為「不能說的秘密」。然而這種將性視為不可言說的態度,卻是讓性一再從公共空間被排除的原因,也讓各種不夠「傳統」的性實踐成為被攻擊、嘲諷、甚至是懲罰的對象。許多人認為彭戴兩人的言行舉止不恰當,但在批評兩人的同時,或許我們必須思考,又有多少人的出發點是深信性是骯髒的?有多少人的目的是把所有公共空間裡的性都消除,讓性成為永遠的禁忌?

延伸閱讀:《太陽花何懼抹黃?》

 

2. 受損的是台鐵,還是自由的性實踐?

或許還有人記得2012年的台鐵性愛趴事件,儘管當時主辦人與參加者包下了整節車廂,若不是遭媒體爆料,完全沒有「公然」的風險,儘管主辦人蔡育林只和參加者酌收了每人八百元,用來支付相關費用,僅在最後以少數盈餘舉辦了慶功宴,最後他仍然被以「意圖營利媒介性交猥褻罪」遭到判刑六個月。此外,台鐵更對蔡育林提出民事訴訟,「稱性愛趴導致其商譽受損」,要求蔡育林登報道歉。2014年五月,新北地方法院一審宣判台鐵勝訴。針對這個結果,蔡育林表示會繼續上訴。

荒謬的是,台鐵多年來早已經因誤點、售票系統和過勞工時而損傷自身的名譽,而性愛趴對台鐵非但沒有負面的影響,反而增加了營收。台鐵的告訴,顯然並非由事實出發,而是仰仗著社會對於不同的性實踐的獵奇和鄙夷,才讓台鐵得以堂而皇之的以「道德受害者」的身分出場。正如聲援團體所說,此例一開,「未來所有大眾交通工具甚或其它公共空間裡任何人的性活動、性互動,都可能面臨更綿密的監控與懲罰。」

圖片作者SSR2000,来自维基共享資源,根據CC BY-SA 3.0授權
圖片作者SSR2000,来自维基共享資源,根據CC BY-SA 3.0授權

3. 選舉與女人(1)-女人的能力

2014年最熱鬧的事件,恐怕就是九合一選舉了,而在這場選戰中,也出現了不少與性別相關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發言。首先,當時還是市長候選人的柯文哲在南下為涂醒哲站台,提到對手陳以真時表示,「年輕又漂亮,坐櫃檯差不多……做市長,我看還是算了……」此話一出,有人同意,認為年輕的陳以真確實沒經驗;也有人憤怒,認為柯文哲此言歧視女性。

柯文哲的這句話,一方面複製了對於女性的刻板印象(才貌難雙全、有長相的必定無腦),所以才會認為,年輕又漂亮的陳以真,想必沒有勝任市長的能力。另一方面,這句話更展現了對「櫃姐」這個職業的不以為然。就算陳以真做不了市長?難道就確定能夠勝任櫃姐嗎?櫃姐難道不是一種專業,不也仰賴一套專門的技巧和知識嗎?更進一步來說,柯文哲的發言貶低了「櫃台服務人員」這個長期以女性為主的職業,認為這樣一個長期以女性為主的職業想必不需要太多專業門檻,因此任何一個「年輕、漂亮」的女生都可以勝任。因此,如果我們要說柯文哲的言語有歧視之意,那也不是因為「叫人去當櫃姐」本身是歧視的,而是他先認定了市長和櫃姐兩個職業上有優劣之分,再認為年輕女性只適合當位階沒那麼高的櫃姐,而無法剩任位階較高的市長。

4. 選舉與女人(2)-女人的身體

去年選舉另一個與性別相關的熱門話題,是女性的身體和情慾如何地被當成羞辱的工具,我們的例子就是陳以真蔡依珊,前者的宣傳照被網友改成露乳照,後者則和連勝文一起被改成了色情片的封面照。這兩起例子說明了,女性的身體和情慾,如何成為攻擊她們的工具。

有些辯解者說,這不過是惡搞而已,是女人自己歧視自己,才會覺得被歧視。然而,不管是陳以真還是蔡依珊,難道改圖者的動機是讚揚兩個女人嗎?這兩張圖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的社會仍舊相信把一個女人放到性中,不論是讓她展露性徵或是讓她從事性行為,就是對一個女人最狠的羞辱、最大的打擊。當男人的性器官被視為一種雄偉的象徵,女人的性與性徵卻從來都是骯髒、見不得人,是羞辱的工具,是道歉的原因。面對這些奚落和消費,許多女性被迫收起自己的身體和情慾,被迫義正嚴詞,讓自己在公領域裡看起來不再像女人。然而我們必須發展出更多元的反擊方式,更積極地擁抱自己的身體和情慾,讓這些羞辱失去意義。

 

5.愛滋條例修法

去年,《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在立法院程序委員會排入議程修法。這次修法的重點主要有三,包括在確診兩年後,愛滋治療費用應該回歸健保;增加不需要當事人同意的篩檢條款;以及刪除外籍愛滋感染者必須遣返的規定。雖然肯定衛生福利部計畫刪除遣返外籍感染者的規定,民間相關團體卻對於其他規定感到憂慮,擔心可能損及個人的隱私權和感染者的醫療權益。因此,多個民間團體組成了「愛滋修法聯盟」,推出民間版修法版本。

註:《愛滋條例》修正案於今年初三讀通過,未來台灣境內的外籍愛滋感染者無須再被遣返,愛滋醫療費用將於感染者確診兩年後回歸健保,醫事人員在有暴露風險而有感染之虞的情況下,可以未經當事人同意進行愛滋篩檢。

衛福部公告,圖片來自臉書網友Philip Lo
衛福部公告,圖片來自臉書網友Philip Lo

延伸閱讀:《愛滋條例的進展與挑戰

==

話說到這裡,覺得有點渴了篇幅也不短了,為了不讓讀者們讀得太辛苦,我就先在這裡打住。剩下的新聞,我們下集再聊!

2014性/別新聞回顧(下)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