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4性/別新聞回顧(下)

6. 跨性別變更性別要件

有關跨性別者「性別變更登記認定要件」自2012年就爭議不斷,根據這份內政部2008年所公布的要件,想要更改法定性別的人,必須要拿到2位精神科醫師的評估鑑定書,並施行手術摘除現有性器官。然而這項規定遭到跨性別團體的抗議,認為性別的判定應該跟據當事人的心理性別(gender),而非生理,而強制手術是剝奪當事人生育能力的酷刑,也為跨性別者帶來不必要的生理痛苦。

在長期的討論與協商後,內政部和衛福部在去年年底達成決議,將廢止2008年公布的這起行政命令,廢除強制手術,讓性別變更與醫療脫鉤。然而與此同時,該決議中也提到,未來將成立「性別變更登記諮商委員會」,欲變更性別者必須向該委員會提出申請。有跨性別團體指出這樣決議乃是黑箱作業,而諮詢委員會的設立反而可能提高性別變更的門檻。性別是基本人權,不應該由他人認定。未來性別變更的實際狀況,恐怕還有待觀察,更重要的或許是,我們如何建立一個更性別友善的社會,讓每個人都能以自己感到舒適的狀況,自由的生活?

延伸閱讀:《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回應「跨性別權益團體聯合聲明」──性別自決 政府進步 公民持續監督

 

7. 當偷拍成為正義

去年十二月,壹週刊「爆料」在三月佔領立法院反服貿運動期間曾被媒體封為「太陽花女王」的劉喬安小姐在酒店進行援交,並公開長達八分鐘的影片,劉喬安瞬間成為被媒體追殺、被鄉民獵巫的頭號對象。事後劉喬安發出公開信,表示她是遭到週刊記者設局,週刊記者先以其他理由引她至酒店房間,再以事先架設好的攝影機進行拍攝。

許多觀眾在事件之後,急著想要找出「真相」,好決定自己應該支持哪方,好決定自己是否同理劉喬安。然而我卻覺得,這才是最恐怖的態度。就算今日援交是事實,難道這就合理化了鄉民和媒體對劉的追殺嗎?難道如果劉真的是個性工作者,她的隱私權就不應該獲得尊重嗎?事實上,無論是否援交,無論劉喬安是否曾經說謊,無論你我相不相信那七千字的公開信,我們都應該譴責週刊以這種不合倫理的方式取得新聞,更應該捍衛劉喬安不受任何干擾,行使自己的「性」與「不性」的權力。

無獨有偶的,這兩年我們其實可以看到眾多的跟拍、偷拍事件,這些跟拍事件往往與名人外遇相關,最後總是在媒體日夜不懈怠的獵殺和主角的道歉聲中結束,我們卻忘了質疑與擔憂,這樣的跟拍風潮與對不「正典」的性行為(如援交和外遇)的獵殺,其實是在排擠各種不合主流規範的性實踐。媒體們以「揭密」為由,自以為正義的化身,在各種公私領域裡侵犯個人的情與慾的自由與自主。

延伸閱讀:《大頭小頭,難道不能一起用?

 

8. 公審還是私德?全民的性騷擾創傷

是的,我想大部分的人應該都還對這則新聞記憶猶新。在陳為廷向媒體自陳性騷擾的歷史後,有曾經遭到性騷擾的女性分享受害經驗,有論者以為性騷擾是「私德」,也有論者回應性騷擾是一個公共議題,應該被謹慎對待。有人從心理層面剖析,有人指出性騷擾是權力問題,有人討論如對受害者提供真正的協助,另有人反思所謂的「受害感受」往往不是來自於當下的經驗,而是社會的建構。有評論認為陳為廷應該接受治療,有人則提醒對病理化和醫療化的批判。台灣社會像是上了一堂性騷擾課,學習著種種與性騷擾相關的概念。

面對這麼多不同面向的論述,我並不打算重述,但卻想要指出,在重重討論之中,我們應該要避免走上兩條路。其一是對於性騷擾「受害者」感受的「渺小化」。如論者所述,受害者感受的成立往往與社會氛圍有關,然而我認為在我們檢視這些感受成因的同時,我們也應該尊重當事人對於自身經驗的理解和詮釋,而不是予以否認或貶低。其二是對「加害者」的妖魔化。在強調性騷擾議題應該被重視之餘,許多人不知不覺地把這個案子裡的男主角陳為廷化身為惡魔的代表,對陳進行各種獵殺和驅逐,彷彿只要消滅了陳為廷,就消滅了性騷擾。然而,將問題個人化或是將單一「加害者」妖魔化,並無助於我們看清楚性騷擾議題的結構性位置和因素。更甚者,有些討論還帶進了其他與性有關的汙名-例如一夜情,並且一併進行批判、藐視與掃除。

這次的性騷擾事件給了台灣社會一個絕佳的機會,對性騷擾作為一個公共議題進行了解,然而於此同時,我們必須小心謹慎,區分公共討論與獵巫的差別,並且不讓其他合意的性實踐成為代罪羔羊。

 

9. 護家盟,護得是誰的家?

護家盟(守護家庭幸福聯盟,但這裡的護家盟泛指各種以宗教為建立基礎,以保護家庭價值為名,反對同性婚姻,對多元成家法案提出批評的團體,因為各式各樣的聯盟太多,所以這裡暫不列舉)自2013年崛起,在2014年間可以說是無所不在,搶盡風頭。一下是在電視節目上錯誤引用、詮釋他人的研究;一下是聲稱自己是「中間選民」,以關心兒少、教育議題為名,不斷灌輸與同性婚姻和愛滋的錯誤訊息與刻板印象;一下又是跑到「同性婚姻和同志收養議題」公聽會上,發表了各式各樣令人感到驚奇與不解的言論(例如韓毓傑教授說,如果將來他的孫子不叫他阿公,他會崩潰)。保守勢力如此強大,連大學校園都參一腳,阻礙相關的社團活動進行。因此我想把護家盟列為2014的重要性/別新聞之一,應該是當之無愧。(而護家盟新年更是馬不停蹄,就在情人節當天他們召開了記者會,會好萊塢新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進行宣傳提出抗議。)

不論是Q的作者,或是其他的網路評論者,其實都寫過很多駁斥護家盟的文章了,不論是針對護家盟論述的內容或是邏輯,我也不打算贅述。我只想要提出一個問題,護家盟想護的,究竟是誰的家?護家盟口口聲聲擔憂著兒少的未來,卻從來不見他們在乎人民能不能有效行使罷免權,不在乎我們的肚子被餵了甚麼黑心食品,不在乎從天上飛的地上走的到往火裡衝的在病裡忙著的人人都在過勞,不在乎超高工時使得人們無力經營親密與家庭關係,不在乎房價高漲薪資凍漲青年只能看見貧窮的未來,不在乎家務分工不平等等等議題,卻只在乎別人在臥房裡做了些甚麼。這到底甚麼道理呢?

延伸閱讀:《護家盟震驚全台:反同的七個超爛理由

 

10.  不一樣又怎樣?婚姻平權法案首此實質審查

面對護家盟的來勢洶洶,支持婚姻平權的陣營也沒有閒著,在去年一年舉辦了許多行動,例如彩虹圍城邀請同志伴侶集體現身戶政事務所要求登記結婚。在2013-2014年間招開了多場公聽會後,去年隨著支持婚姻平權的尤美女當上司法法制委員會的召委,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人稱婚姻平權法案)終於首次在立法院進行實質審查。可惜的是,國民黨立委表示反對,而法務部更在書面報告中,以「同性婚姻法制化目前社會尚無共識」為由,不對婚姻平權法案表示支持。

從撰寫法案、蒐集連署、將法案送進立院到實質排案審查,婚姻平權法案也已經悄悄地過了幾個年頭,然而卻還是受到許多的誤解、汙衊和反對。儘管社會大眾對於同性婚姻的接受度已經提高許多,保守團體卻利用各種政治經濟勢力,阻礙法案的通過。有的時候會感到很挫折,但更多的時候我會提醒自己要保持鬥志,因為如果你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問我關於同性戀結婚的事情,我一定會不敢置信。但是今天,婚姻平權是全國最多人討論的議題之一。

最後,我還希望提醒所有的讀者,在支持婚姻平權的同時,不要忘記了多元成家法案中的另外兩法,因為如果婚權是一扇門,除了想方設法讓想婚、可婚的同志們擠進去外,我們更該思考如何讓這扇門鬆動,甚至倒塌,因為婚姻不是家庭的唯一組成基礎,因為成家,不是特權。

2014性/別新聞回顧(上)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