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客座】性、騷擾和放大鏡

文/逸鴻

日前陳為廷因襲胸事件宣布退出苗栗立委補選,在媒體大肆報導、護航和批判此聲浪都尚在大鳴大放的期間,我只有三個疑問。

其一:性騷擾固然不對,但對於一個挺身要為鄉親服務的政治人物,到底私德是否該成為被檢視的面向之一?但是,性騷擾這是私德嗎?

其二:道德和私德,到底差別在哪?

其三:十二月份有兩件跟性、公眾人物相關的事情,一是「人稱太陽花女王」 的劉喬安賣淫。二就是陳為廷自爆襲胸因而退選。一男一女,都跟性和德有一定的關聯,但,怎麼大家反應差那麼多?

其實已經有很多思路比小弟縝密的人和相關解釋去解答或論述這些事情了,小弟也就不再長篇大論,僅談談自己所看和自己所感。

陳為廷的事情爆發之際,臉書上一直充斥著一種言論是「我不能也無法支持陳為廷了。某某立法委員去薇閣(或是某市議員情比金堅上摩鐵)至少是兩情相願,但性騷擾不對就是不對!那是一種對女性的不尊重!」

其實我也覺得性騷擾就是不對,對被騷擾者也很不尊重。但是上述的前段的上賓館兩情相願論,就有些荒謬了。畢竟,幾時護家盟宣揚象徵著傳統文化的傳統家庭觀和讓他們代表全台人民表達恐懼的「毀家廢婚」,可以這麼輕易的在這種比較的情況下就被接受和原諒了!(酸溜溜的語氣)

實際上,已婚偕妙齡女子上摩鐵和在捷運摸胸騷擾,是兩件事情,根本不能如此輕易地連結在一起。我要強調,在這種公私不分或是看似模稜兩可的狀況上(因為很明顯的,部分社會氛圍覺得外遇和襲胸是私事,但需要被公開檢視),如果聚焦在公共人物上,這些人確實要為他們這樣的行為做足了以後要被批判的心理準備,還有,就是他們到底願不願意去反省和負責。

台灣的社會很習慣公、私不分,我的認知讓自己很輕易地承認,這是歷史文化發展留下的痕跡展現,很難快速地去打破。而且也讓性別平等和性騷擾防治不易落實,因為太多的矛盾和縱容。何況,今天浮上檯面上的事情,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牽涉到了政治角力,所以讓事情更趨於複雜和兩極又不理性的護航、謾罵。

私德和道德,表面只有一字之差,然而意義卻大不相同。道德所講述的德行呈現,乍看是可以跟公共議題重疊的,因廣義的道德是社會氛圍的共同期待。而私德,卻是個人在私領域上的德行呈現。德這個字在文化脈絡上,是很容易被濫用的;同前面所提,這大是社會普遍對「完人」的期待,小至牽涉到一個人的價值衡量觀看事情的思維、態度。

每個人的尺不一樣,但都反映了社會對每個人的影響。在處理性騷擾這件事情前,已經道德、私德傻傻分不清楚,又過份的放大並使用德來當標準。並且不自覺的把性和騷擾,分開了。

photo by BurnAway (CC 2.0)
photo by BurnAway (CC 2.0)

小弟可以很明確的表示,性騷擾,絕對是公共議題,因為這不單單只是關在家裡會發生,這是在辦公室、教室和大眾運輸上,隨時隨地會發生的事。只是台灣對於跟性有關的議題,長期以來就是處在一個由私至公的過渡期。很不幸的,只要談到性,傳統的價值觀會覺得是貞節、神聖不可侵犯、傳宗接代(敦倫或是最近流行的「盡孝道」)、不能公開談論,如果一旦爆出性醜聞,就要被鄉鄰做道德性的撻伐。

坦白說,這跟現行的性騷擾防治,完全是脫節的。而且這些相關的懲罰,在歷史的演變中,曾經都是針對女性居多,還跟現今大家加以撻伐陳為廷和劉喬安一樣類似(差在我們沒有動用私刑洗門風浸豬籠)。只是,這次是不分男女,而且思維,明顯是讓性在法治、文化和人性上,繼續被過渡著。而且很明顯的,是把兩件截然不同但都跟性沾上邊的事件,全然用一個過時的道德準則來指責、縱容,完全漠視了劉喬安是個被媒體非自願的公眾人物。讓這一切關乎於性騷擾和賣淫的謾罵中,都顯得有些沒邏輯可言。

其實這樣的氛圍對女性還是不友善,因為有人會說「我又沒要看你的自白」,但骨子裡還是他就是要給社會交代,然後不忘說她就是個賤人。而陳為廷還是有不少人出來護航,甚至搬出了上述提及的矛盾言論「這是私領域的事,不宜放大」。

簡單的來說,這些事情的關鍵字就是:

「陳為廷、太陽花、性、騷擾、該退選或年輕該原諒」

「劉喬安、賣淫、假清純、參與過太陽花」

然後延伸為

「搞學運、暴民、私德不檢點、女的是妓女、男的會騷擾」

仔細一看,挺沒邏輯的,但就是輕易的被綁在一起聯想。也突顯了立意良善且符合時代的法治和觀念,其實在既有還未全盤進化的社會思維中,變成了某種程度上的新瓶裝舊酒。

台灣對於性的禁忌和恐懼,多少造就了這樣對性躍躍欲試或是對自己慾望性別的人不尊重的事情發生。也是成就了那些恐懼欲望對象是跟多數異性戀不一樣的人存在原因之一。同時也是讓男性似乎可以用好奇和年輕氣盛為由,請求多一個機會,但女性仍然是要被指責的原因所在。假設真的要有全面的改變落實,不是只有要女生在捷運站上被摸要大喊有色狼,是我們要對於性,不要在那麼多重標準和感到忌諱。

簡言之,陳為廷需要負責。而社會,不應該對一個會性騷擾的年輕男性,做出更多無理的寬容。

作者介紹:

逸鴻‧一猴

即將從菸酒生邁入社會新鮮人。

悶騷、孩子氣、自稱是個T,希望用光影紀錄性別。但,是T?是女同志?還是跨性別?認同還在這三者間游移中。矛盾的嚮往著在花東定居,卻沒有想過太安逸的生活。

花東縱谷的歷史研究生。擅長也立志做性別、影像、歷史和微型的社會實踐。在這待了快要九年的系所,拍紀錄片說故事,期待在歷史人文普及,能走出一條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