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生活, 身體

少女安魂記(上)

我想念傑瑞。

我要跟大家說一個故事:中學時代的美美是很少女的。

美美會在沒事的時候若無其事的走過喜歡的人面前,但其實心眼屁眼跟馬眼都在看他。美美會在發全班考卷的時候把其他人的考卷都丟在該排第一個位置,然後拿著他的考卷親自走到他的位子,如果他在睡覺,就輕輕的塞在他的抽屜裡,順便看他抽屜裡有什麼新東西;如果他問了「幹嘛特別走過來」,就說「順便去上個廁所」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出教室;如果他不在,就等到他回來再拿給他。

美美會在假日一個人到學校閒晃的時候,坐在他的位子上讀書,但多半會睡著,然後睡醒的時候幫他整理抽屜,擦擦他的桌子,掃掃他的地,有時候就順便整理教室了。美美會在有一點冷但不穿外套也沒關係的天氣裡,把自己的外套先藏匿在社團辦公室,然後跟他說「欸好冷喔,外套借一下」,有時候還會穿回家抱著睡。美美會在他打完球回教室換衣服時情不自禁的頻頻回首,當他拿著換下的溼透的制服蓋到美美頭上時,美美必須適時的發出覺得噁心的抗議,但心裡想的其實是「啊,快把我包起來吧!」

事過境遷,時往事移,這些事情美美可能再也不會做了,畢竟人生再也沒有白紙黑字的考卷可以發,生命也不再被禁錮(或「保護」)於同一個教室裡的同一個位子,而汗濕的制服,倘若不是早已送進回收廠,便是漂洗乾淨,收納在衣櫃深處一個再難翻動的角落。沒有青春制服的加持,少女只是一個不合時宜的產物,一縷永遠畢不了業的地縛魂。

有些事情,你知道自己再也不會做了。

Photo by Tirzah (CC 2.0)
Photo by Tirzah (CC 2.0)

春末夏初之際去了一趟地中海,度假。

是前年年末,當我離開倫敦的時候,有個同學登高一呼,說我們去地中海度假吧,一時間萬人響應,大家紛紛訂了機票,這趟就這樣成形了。本來有十幾個人,但後來因為各種天災人禍個人考量,最後只剩八個人。我覺得這八個人的組合很好,雖然我也無從預期如果是原本的十幾個人,故事會變得更有趣或是平淡。

一團八人,共三個GAY一個BI兩個異男兩個異女。其中一個異男就是德國異男,如果有人忘了或根本沒follow到德國異男的話,請容我在此稍稍前情提要一下。因為「德國異男」四個字有點長,我們這次就把他簡稱為「德異」好了。

OK,在那個漂啊晃啊盪得讓人頭暈的地中海邊待了一周,發生了很多事,我們講重點就好。

首先,同行的兩個異女們疑似都對德異有好感(對,他很紅),發展到後期德異的確跟其中一個有怎麼怎麼,但到什麼程度我就不知道了。但他們是異性戀耶,誰管異性戀啊,跳過。

我們去了一家超優的夜店,音樂空間裝潢都優到炸,堪稱我目前玩過最奢華且紙醉金迷的夜店。但因為店內酒水昂貴,所以我們的計畫是先在旅館裡喝到醉再過去,八個人擠在一個房間裡喝酒聽電音跳舞猴嗨桑,儼然是個溫馨小轟趴啊!這一天太值得紀念了,這一天是我這一趟旅行日記裡最精彩的一頁──

第一個故事。

整團人就在這種每個人都醉到快茫掉的情況下從旅館出發前往超優夜店,德異站在房間門口,我走過去跟他說話,而我既然忘記我走過去跟他說什麼,想必就是一些不重要的話,但他忽然看著我說”do you want me to kiss you?” (蛤?)我一時沒聽清,要他再說一次,然後他說”no, it’s too late.” 我三秒後才意識到他講什麼,然後我說”you would only do this to me when you’re drunk”,並啄了一下他紅潤的嘴唇(噢耶!)

這男人,有愛玩的野性,尤其在喝醉的時候。

好吧,事情是這樣的,當天稍早,已經開喝有醉還沒茫的時候,他不知道是哪根左邊的神經突然連結到右邊或是上面的神經突然連結到下面,他跑來找我講話,其內容重點一:他覺得我很特別、他覺得我很優、他覺得我很帥、他、他到底哪根筋不對蛤?(但不管,這是重點!)重點二:他暗戀班上一個女生,這讓他很困擾,因為他有個交往數年的女友,而且他覺得他跟他女友沒啥問題,不知道為啥自己漆笑突然crush on someone,又因為是班上同學,所以他也不能跟其他同學說,所以就跑來跟我說──我由此發現我有樹洞的體質。但那天之後我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因為旁邊就都是同學啊=__=
(而且不要忘記唷,那一團的異性戀們還在發展他們的小故事唷)
(這樣說起來德異好像是個賤貨喔呵呵呵呵)

但回挪威後,我扎扎實實的寫了兩封上千字的信給他,分析他的狀況、闡述我的想法,作為一種情感支持。莫名其妙就變成情感諮商了,哎唷我寫那個信的時候真是步步為營,掙扎再三啊!因為一旦彼此涉入對方的內心世界到某個程度,就很難發生單純的性關係了,可是我真的很想跟他打炮一次啊嗚嗚,然而我最後還是想說交朋友比打炮重要,而我也評估我大概是他少數可以講的人,所以最終就發展成這種情感諮商模式了。(立馬晉級成好朋友)

但我不會忘記,這男人,有愛玩的野性,尤其在喝醉的時候。只是下次再有這種天時地利人和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打炮也是需要時機的啊。

第二個故事。

讓我們先倒帶一下,回到抵達地中海的第一天。我們一行人到旅館check-in分房,兩個人一間。大家曉
得,在這一趟之前,德異一直是我的少女花癡兼性幻想對象,所以我滿心期待這一趟可以跟德異同房,但大家也知道,我本人生性淡泊不強求,所以德異就跟我的好朋友強國基同房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正因為如此,我才可以跟傑瑞同房,也才有接下來叫我難以忘懷的故事。

(待續)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