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生活, 社會

當這世界沒有人在乎他/她的市長是不是同性戀

當這世界沒有人在乎他/她的市長是不是同性戀,那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呢?這件聽起來很夢幻的事情,其實沒有我們想得那麼遙遠。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美國加州長灘市(City of Long Beach)市長Robert Garcia(羅伯.加西亞)的故事。特別提醒一下,長灘是Long Beach,不是小S傻傻分不清楚的Long Island長島冰茶調酒喔。

康熙來了。小S問來賓會不會調Long Beach雞尾酒? Credit: Youtube
康熙來了。小S問來賓會不會調Long Beach雞尾酒? Credit: Youtube

羅伯.加西亞市長,gay,今年37歲,秘魯裔。他於2014年被選為長灘市市長,成為史上最年輕、第一位拉丁裔、男同志的三冠王長灘市市長。長灘市對於美國南加州經濟十分重要,位於洛杉磯南側,為全美第36大城市,人口約47萬,擁有極為繁忙的貨運港,來自亞洲的貨物多藉此港進入美國。

去(2014)年11月,我有幸在學校的午餐活動見到加西亞市長(注音輸入法一直幫我選成「家吸雅市長」,未免也太符合大家對gay的期待)。當我收到校方活動email,看到「the first openly gay mayor of Long Beach」這行字,立刻報名!加西亞市長受邀至敝校分享他對於市政與領導的經驗和想法。活動需事先報名,現場學生們加上幾位教授,約25人,大家拿完午餐後自由入座,圍著一張大圓桌,與市長近距離接觸,一邊吃著午餐一邊舉手發問,十分溫馨。

系上寄出宣傳午餐活動的E-flyer

加西亞市長首先介紹了他的成長背景。他是第一代拉丁裔移民,五歲時隨父母移居南加州。他成長於一個低收入、共有八位家庭成員的大家庭,全家人一起在美國求生。他成為全家第一位念大學的成員、更進一步成為家裡第一位念碩士、教育博士的孩子。之後,他意外開啟參政的路,一開始他只是想為了社區發聲,卻當選了長灘市政委員(city council member),之後更意外選上市長。

加西亞市長大學時即出櫃,他沒有特意隱藏自己喜歡男生,很自然地,校園裡每個人都知道他是gay,因此他參政的時候,大家都曉得他的同志身份。我舉手問他,他的同志身份,在選舉時帶給他正面、負面、或中性的效果?大家覺得他很包容、邪惡、或根本沒人在意他是不是同志?他回答,其實他覺得他的同志身份沒有在選舉期間帶給他太大的影響,的確有人寄信給他,說「不同意他的生活型態(disagree with his lifestyle)」,或者在路上遇到不願意與他握手的民眾;但另一方面,LGBT選民也給了他非常大的支持。基本上,他的身份與立場本來就很左派,同志、移民、拉丁裔三合一,他本來就不會獲得保守選民派的支持,所以他對於持反對聲音的選民也不特別放在心上。

很有趣的是,現場大部分的聽眾也完全不在乎他的同志身份,九成的問題都繞著他的年輕資歷(例如缺乏經驗如何服眾)和市政想法打轉(教育議題、社交網站應用等)。偶而兩、三題問到關於他的同志身份與認同,市長看起來就是一副「等這種問題等很久了、但偏偏大家都不問」的樣子,總是非常興奮地講很多 XDDD 我猜或許跟他年紀尚輕有關(低於四十歲),他一直很想分享他跟他的伴侶(partner)認識與交往經過。哈哈,有夠可愛!

就讓我來成全一下可愛的加西亞市長,在這裡告訴大家他的戀愛故事吧 XD (經本人口頭同意,可在Queerology高調公開)。

加西亞市長與他的伴在酒吧相識,至今已六年。他認為他很幸運,在當選為長灘市政委員前即認識他的伴,他認為成為公眾人物以後將更難交男朋友。他的伴是一位政治學博士生,目前正在撰寫博士論文,是市長最好的政治顧問,總覺得加西亞市長不是在從事真正的政治,他本人才是 XDD(我也是博士生,完全被這種關於論文的nerdy笑話戳中啊)。市長也談到他的政治生涯如何影響個人生活。他解釋,gay的社交活動就是去gay bar或drag bar,與朋友們一起喝喝酒、跳跳舞,但從政後,有時他在gay bar裡遇到人,他們很驚訝地問他怎麼在這裡?好像市政委員來gay bar是一件很不恰當的事情,他只好減少去gay bar的次數。

關於市政部份,市長談到雖然他年紀輕、資歷淺,但也因此他的思維(mind set)與50多歲以上的政治人物不同,他對於社交網站與社交媒體十分瞭解,運用起來也很自然,他的幕僚經常告誡他不要在大家還沒討論前就擅自回應Facebook上的公開留言,「但是看到很想要順手回啊」,他略帶抗議地說。

整體來說,加西亞市長非常有親和力與活力,對於市政與同志身份有滿滿的熱情。我在加州求學多年,一個美國數一數二自由、對同志友善的地方,經常我忘記「一個對同志友善」的環境有多麼難得。更甚者,我身處大學校園,那是一個比「對同志友善」更好的環境——這是一個「對同志無差別」的環境。大家聽到你是gay、妳是lesbian,也沒什麼特別感覺。聽到你出櫃,卻只問你工作上如何、對於市政有什麼想法?在工作場合,同志身份不是重點,沒有人因為這樣歧視你或捧高你。大家只在意你的工作表現、在意你為這社會帶來什麼貢獻,大家不在意你回家跟同性睡或跟異性睡。天啊,這是一個多美好的世界!

小插曲,我到活動結束後才知道負責主持的教授也是gay。我在學校快四年了,從來不知道他是同志。當天他主持餐會時也完全沒提到gay的相關話題,只非常專業地討論當天的主題:公共政策與城市治理。有興趣觀看可愛男同志市長講起話來究竟什麼樣子或整段午餐活動的錄影可按此

加西亞市長與Bostic教授 Credit: Youtube
加西亞市長與Bostic教授 Credit: Youtube
與親切的長灘市市長合影

台灣離這個「不在乎市長或政治人物是不是同性戀」的世界,似乎還有一段距離。最近台北市有兩位女同志宣佈參選明(2016)年1月的立委選舉(松山信義區呂欣潔、文山南中正苗博雅),她們不是台灣第一位出櫃同志參選人,但台灣至今仍未有公開出櫃者當選。誠然,如上所述,選人不是選性傾向,我們沒有一定要因為她們是同志就一定要投給她們。但是,大家可以一起來關注她們的政見與發言,以她們的出身背景,相信對同志與弱勢族群議題多有關注與瞭解。身為選民,我們一點一滴,慢慢把台灣推向異同不分的美好未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