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認同

【客座】異男忘?

文 / Corner

圈內流傳一句話,每位男同志的生命中都有過一段「異男忘」,我當然也曾有類似經驗,只是至今仍不清楚那是否為「異男忘」,而且無法驗證。

那已經是超過7、8年前的往事,大學時期的我們,總是會與臭味相投的人聚集在一起,我所屬的圈圈是超過10人的「大團體」,不曉得從何時開始,開始習慣一大群人行動,就連學弟、妹們入學後,也要舉辦所謂的「聯合家聚」,而我跟團體裡S的關係,隨之趨於緊密,產生異於朋友之間的情愫(?)。

之後有段時間,我跟S幾乎天天膩在一塊,上課時旁邊的座位一定專屬對方,放學後要一起吃飯或閒晃,即便那時我偶爾要打工,下班後的首要動作仍是察看手機裡的未接來電或訊息,然後乖乖地前往S指定的目的地會合,沒有怨言。

那時我們都選擇外宿,住家的距離騎車大概需要半小時,常常玩太晚就理所當然地互相在對方家裡過夜,加上他的租屋處是套房,比我住的3坪小雅房大得多,所以又以我住S家的頻率較高,曾經一度覺得我跟S乾脆同居算了。

每個同住的夜晚,其實很平常,由於S是電視兒童,又是夜貓子,所以我們總是看綜藝節目或DVD到三更半夜,然後隔天一起遲到,或索性一起蹺課。夜晚,我大膽地擁著他入眠,不知道他是睡著沒知覺,還是乾脆順著我,S從來沒將我推開,等到早上醒來,S才會輕輕將我的手拿開,起身去盥洗。

記得某次過年,都不是台北人的我們返回家鄉,某天晚上我跟S講著電話閒聊,覺得過年實在沒意思,他突然開玩笑地要我下南部找他,我笑笑地回他,如果他願意幫我付一趟車錢,我就下去,沒想到S欣然答應。(其實恨不得飛奔,但卻非要找其他理由掩飾,裝作半推半就的樣子,或許是少女的矜持?)

就這樣,當晚我風塵僕僕地趕往客運站搭夜車南下,甚至還忘了帶錢包,好在身上有剛領的壓歲錢應急。抵達S的家後,S跟我說,他明天想燉雞湯給S媽喝,要我隔天跟他去市場買食材,覺得孝順的男人真有魅力,那是我第一次跟家人以外的人去傳統市場,也搭了順風車,第一次親口嚐到他煮的菜。

在南部跟他共度的那幾天,是我那時有史以來感到最幸福的時光,我們的關係,也因為一次意外,產生了小小的質變,更成為我事後懊悔的根源。

那天已是接近中午時分,我們在床上賴著,明知該起床了,卻誰都不願意主動起來,眼看窗外的豔陽在呼喚著,我決定率先發難,推推身邊的S,督促他趕緊起床,於是就上演我推你、你推我的戲碼,剎那間,我跟S像2個小孩一般,在床上嬉鬧翻滾了起來,期間不乏肢體碰觸與拉扯,然後我成功制伏了S,笑。

畫面是這樣的,S正面朝上呈現「大」字形,兩手的手腕被我的雙手控制著,我的身體整個壓在他身上,頭對著頭,下面對著下面…沒錯,這裡的下面指的是老二,俗稱屌,更驚異的是,我們的小老弟都呈現「立正站好」狀態。

我跟S彼此對視,雖然只有短短一分鐘,卻感覺有一萬年那麼久,沒有人有下一步動作,就只是看著,即便我有多想吻S,但沒有,後來我放開了S。

Follow Your Own Rainbow by Purple Sherbet Photography (CC 2.0)
Follow Your Own Rainbow by Purple Sherbet Photography (CC 2.0)

那時我還沒正視自己是同志的事實,與S之間的情慾流動,在友情與愛情之間拉扯,深怕若主動親下去,可能會破壞我跟S的關係,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事後我時常回想,如果當時的我選擇主動,我們會不會出現不一樣的可能?

回到台北後,我跟S還是每天打鬧著,形影不離,下班後就被呼喚到他家報到,甚至連S的女朋友都開始吃醋,笑著質疑我跟S的關係非比尋常。沒錯,前面沒有提到,S其實跟我們團體裡的一個可愛女生在交往,是個非常友善、熱情的好女孩,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大概就是我跟S剛開始熟識的那些日子。

後來我終於承認自己已經無可救藥喜歡上S,但因不想破壞S跟女友,開始找藉口疏遠S,漸漸減少簡訊與電話聯絡,下班後也直接回家。S發現了,某天晚上他直接殺到我家,決定跟我談一談,S到我家樓下的那一刻,我正在跟好友訴苦,即便通話中不斷出現插播聲,我還是沒理會,就這樣讓S苦等了半小時。

下樓後,S坐在機車上,我站在他旁邊,像個做錯事的小孩等著他的詰問,在外人眼中可能像對正在談判的情侶。S責備我近來為何疏遠他們,當下我沒有老實說已愛上了他,但著實也忘記給了什麼理由,只記得我們談了很久,直到午夜,我的說法可能不完全可信,但S接受了,而我也說,會努力回到從前的狀態。

事實是,我對S的愛快要滿溢,逐漸無法接受他跟女友在眾人面前的情侶樣態。我開始生悶氣,跟S在一起時面無表情地不說話,S不懂我究竟怎麼了,只能一再主動討好,卻時常碰軟釘子。爭執、和好,爭執、和好,終於他累了。在我跟S幾乎徹底撕破臉的同時,S也突然跟女友分手了,原因不明。

過了些日子,即便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前去找S示好,可是S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像是說著,一切都回不去了,故事終究不是Happy Ending。

S曾說過,等我生日時要帶我去海邊看海,後來,到了我生日當天,只有我自己蹺課出發了,還不是去真正的海邊,而是跑到了淡水。一個人坐在岸邊,看著不是海的淡水河,我想起跟S相處的時光,無論是深談到天亮的掏心掏肺、寒冬中S用吹風機為我熱棉被、看著當時我們都還不懂的「花樣年華」到睡著,或是在漆黑的電影院裡,我偷偷將頭靠在S的肩上,抑或是換他累了靠著我補眠,點點滴滴浮上心頭,在飄著細雨的淡水河邊,卻僅有一根根香菸陪我度過。

學會抽菸也是因為S的關係,S曾對我說,如果在無風、安靜的環境下抽菸,可以聽見菸草燃燒的聲音,燒出來的煙也會自然向上呈現一直線,那時靜靜注視煙灰缸上香菸的我們,或許沒人想過,我們的關係最後落得如此局面。

之後每當我想起S時,總習慣點燃一根菸,用指尖感受我們之間曾存在的熱度。

從來沒問過S對我們這段關係的確切想法,但依稀記得是我一廂情願,與S走到盡頭的我總是反覆聽著五月天的「牙關」,或許是因為歌詞已為我的疑問下了最佳註解,「如果你,愛過我,你不會就這樣走,就這樣,丟下我,和那些天真承諾;如果我,再也不,不能再更多的承受,痛哭之後,卻又咬緊牙關。」

大學畢業後,我們各自找到嚮往的工作,卻從此斷了聯繫。我交了幾任男朋友,開始體驗新的感情問題,S逐漸從我的腦海中淡去。只是,偶爾走過跟S一起嬉鬧的街頭,或是在僅有香菸燃燒的深夜,仍會憶起這段往事,即便我根本未能從第三人那邊獲得S的最新動態。相信沒有我的日子,你應該過得很好吧?

我想,每位男同志都有一段「異男忘」的過去,但那終究是我們不該碰觸的愛情。

Corner Corner

男同志,喜歡旅行、攝影、電影、各國影集,執著於性別議題。已達而立之年,還有未竟之夢。

5 Comments

  1. 沒有抓住的真實和曾經有過的溫度,都會在心中深深烙印;
    溫暖絕對不只在你的心中,對他來說一定也是一段很特別的回憶。

  2. 異男忘對每個人來說或許不見得是最美的回憶,但幾乎都是最難忘的回憶
    那種一點點辛酸與幸福感交雜的情緒,有時會讓你魂牽夢縈、久久無法自己…
    很棒的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