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如果你可以選擇自己的小孩未來會不會是同志⋯⋯

大家應該都明白以「如果⋯⋯」開頭的假設性問題通常都需要小心應對,比如說有時候明明一切就好好的,女朋友一邊挽著你的手一邊逛臺北公館夜市,前一秒鐘你還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下一秒她卻突然轉過頭來問你:「那如果我跟你媽同時掉到水裡,你會先救哪一個?」

不過我覺得有時候這種天馬行空的假設性問題,反而可以逼我們突破日常思考的框架,進一步反思自己持有的價值觀或是道德觀是不是真的那麼理所當然?比如說敝人十歲那年不小心看了一本現在也忘了是什麼書名的書,裡面就充滿了各式各樣這種挑戰你的道德極限的問題,像是:「如果現在給你台幣一萬元,讓你將一隻蝴蝶的翅膀活生生地撕掉,你作還是不作?」接下來下一頁就是「那如果現在付你一樣的價錢,讓你踩死一隻蟑螂呢?」接著我就為自己好像可以為了台幣一萬元就踩死一隻蟑螂的心情難過了好幾年,又渡過了青春期,最後長成了一個憤世嫉俗的青壯年還上看中年。所以養小孩除了在家裡要注意藥品啊、刀具啊、打火機啊要放在小孩子拿不到的地方,像這種偏激的書也絕對不要放在書架的下層啊!

好的閒聊完畢。雖然一開頭我就說以「如果⋯⋯」開頭的句子常常是個假設性的問題,但是今天想要跟大家討論的「如果你可以選擇自己的小孩未來會不會是同志⋯⋯?」卻並不只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而已

今年的四月三號,美國《科學》雜誌刊載了一份包括兩位諾貝爾獎得主在內,一共十八位科學家的聯合聲明(”A prudent path forward for genomic engineering and germline gene modification“),呼籲各界開始重視並開始討論對基因工程技術的規範,還有對人類目前已經擁有能夠修改人類生殖細胞的技術提出警告。

我知道上面那一段從「呼籲⋯⋯」開始到「⋯⋯警告」看起來明明像是中文但是怎麼唸起來像火星文,所以不如我就簡單地用《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在 2015 年 3 月5 日出版的特刊標題來解釋好了:

打造完美寶寶(”Engineering the Perfect Baby“)

是的,在大家還在幹譙驚歎於 Apple Watch 的價錢以及隨之而來的技術革命的時候,這幾年生醫界已經默默地爆發了一場堪比核融合或是網際網路那樣,足以永久改變人類社會生活形態的重大技術革命。就是聽起來不是很入耳,但事實上的確有人就是這麼叫它的「基因矯正」(gene correction)技術。

就像原子彈一樣,一開始這個技術的發明也不是為了打造如星際大戰 Star Wars 裡完美的複製人大軍,或是洛基恐怖秀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 裡的完美情人 Rocky。一開始當然也是為了能夠治療那些大大小小包括愛滋病在內的許多疾病,但沒想到這個技術實在是太厲害,讓許多原本以前人類作不到所以也不需要思考的「假設性問題」,現在可能只需要一個夠瘋狂的科學家嫁給比爾蓋茲(比爾蓋茲躺著也中鎗),然後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在 1932 年所發表的《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人類胚胎經由科學優生學掌控品質而誕生的「高度文明社會」,就不再只是一本小說,而是成了如《推背圖》一般的預言。

(所以科學家的心理健康實在是太重要了,大家要多多關心身邊的博士生/博士後啊!)

我們美麗新世界要慎選,好嗎?

 

其實過去這幾年來常常有異性戀朋友私下跑來跟我說:「如果我的小孩是同志,我一定還是會非常或是更愛他,不會強迫他要當個異性戀,跟他說沒關係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爸爸媽媽希望你能夠開開心心的,會永遠支持你。」當下我也覺得是不是人生沒有白活這一遭(但其實到底是關你屁事)。但每當我們站在麥當勞或是清心福全的櫃檯前面的時候,「有時候沒有選擇比較快樂」的老生常談就又會在耳邊響起,既然我們已經不能再用「啊~這不可能啦你想太多了」來回答「如果你可以選擇你的小孩是同志異性戀或是跨性別/左撇子還是右撇子/身高多高⋯⋯?」的問題的話,未來有一天當你和你的伴侶有 10 個胚胎可以選擇,而且你已經知道哪一個之後會有超過 90% 的機會成為同性戀的時候,在 10 個胚胎的未來健康狀況條件都相同的狀況之下,你難道會為了政治正確硬是要選擇那個未來有 90% 會是 gay 的幸運寶寶嗎?

說真的,我其實也不會呀。

雖然說如果你問我「如果這輩子再讓你作一次選擇,你還要從小就當踢嗎?」我也是會說「開什麼玩笑要當也要當婆啊,婆這麼搶手我覺得我很幸運從小就體認到自己屬於一個弱勢族群,跟身邊的人與眾不同,讓我比一般人更早開始努力上進,更能有同理心,更能吃苦,也更加惜福。」但是心裡只要一想到如果自己的小孩還要跟自己受一樣的苦,雖然我一定會比任何人都愛他、更懂得怎麼保護他還可以從小就傳授把妹經驗,還是會不禁希望如果你能跟主流一樣,就還是跟主流一樣吧⋯⋯。

想到這兒,你會覺得我懦弱加鄉愿,覺得人性無奈,覺得科學家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或是覺得難道我最後的結論是要說同志運動只是鏡花水月的幻覺,同志本來就應該要被淘汰,阿 Jo 你最近是被哪個異女 straight 狠狠地甩了嗎?

74cff11ed15bfc0c12e135b3fdd76c61

好啦,雖然覺得有點對不起,但就讓我把這個答案揭曉吧!其實我認為「如果你可以選擇自己的小孩未來會不會是同志⋯⋯?依舊還是只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為什麼呢?因為即使大家時不時就會看到什麼「發現同性戀基因」的大紀元或是東森新聞報導,但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已經說了兩次(美國心理學協會的網站小冊子所以我在這邊要幫它說第三次:「同性戀傾向並沒有固定成因,而且也沒有任何令人信服的科學證據顯示這跟基因有絕對關聯」。所以既然看起來沒有所謂的「同性戀基因」,那當然也就沒有什麼可以被矯正的東西可言。大家可以放心回去繼續開開心心地愛自己的同志小孩囉!(咦)

(是說我也是不明白為什麼有人非要找到同性戀基因不可,把力氣花在尋找「白目」基因是不是對人類社會貢獻還比較大一點哪?)

好啦,所以繞了這麼大一圈,在最後上幕後工作人員名單之前,今天這個假設性問題帶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呢?敝人覺得至少可以有如下兩點:

1. 平權尚未達成,同志仍需努力。

如果今天把這個幸運寶寶改成「90% 的機會會是左撇子」的話,搞不好很多人(包括我其實也對左撇子有不正當的幻想)(掩面)會興高采烈地把他捧回家養因為這樣以後打大聯盟薪水會比較高啊。足見同志平權不只是法律上的平等而已,法律或是制度只是基本,真正的平權如同現在女權、種族和外勞議題一樣,還包括了消除種種社會偏見的壓迫,只要我們一天忍不住都還是有「身為同志很辛苦」的想法,就表示我們真的作得還不夠多啊。

2. 是時候該坐下來討論基因工程的道德問題了。

也不只是選擇性傾向的問題,那麼我可以選智商嗎?可以選身高嗎?眼睛顏色?怎樣叫做無病無痛,怎樣叫做健康?健康和強壯的界線在哪裡?過去人類由於飲食習慣的改變、醫療科技的進步,因而壽命大幅延長,身高也逐漸增加,你能說利用科技延長人類壽命或是改變體質是不道德的行為嗎?如果我們在出生時已被國家醫療體系「預設」要讓每一份人力都能夠壽比南山,那麼我們是否又該保留讓自己的生命在該結束的時候結束的選擇權?

是不是應該明文禁止某些胚胎實驗?在現在只要花個台幣兩三千塊就能得到自己所有基因體資訊的年代,我們該如何保障基因的隱私?如果有黑市我們管得到嗎?⋯⋯以上種種我覺得都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不只是科學家,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會因為這個技術而受到影響,或是價值觀受到挑戰。是說我前一陣子才感慨自己也已經到了有同輩的朋友出來選立委的年紀了,誰知道哪天那個「如果⋯⋯」的如果,突然之間就變成了現在進行式了呢?

所以我們每個人實在都還是應該要好好準備一下「那如果我跟你媽同時掉到水裡,你會先救哪一個?」的答案,比如說回答:「其實我不會游泳⋯⋯。」然後趕快轉移話題!或是歡迎在本文底下留言大家一起集思廣益吧!XD

Photo by Lily Gicker (CC 2.0)
Photo by Lily Gicker (CC 2.0)

 

One Comment

  1. 我其實也很受不了一天到晚強調”性傾向是天生不能改變的”這個論調
    就算是後天的又怎麼樣?

    話說, 如果可以選, 我會希望可以選拉拉當女兒耶…
    因為如果是男的, 我怕我會想染指 (先衝一個性解放好了)
    如果是女孩, 感覺異女太多社會羈絆過得不自在, 女同志好了 X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