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當我最愛的人有恐同症

我曾經以為自己這麼認真的看其他Q作者的文章,要是有人對我說了任何反同的言論,我都有辦法一一擊破,我可以很尖銳的指出這些反同言論的矛盾,辯到對方說不出話來(或者變成各講各的,完全無法有交集),但是這件事情如果是發生在自己身邊親近的家人和好朋友身上,好像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Photo by Olivier Ortelpa

也許是我的個性比較傾向避免衝突的關係,如果發現自己的好朋友經常說一些反同志或歧視同志的言論,我只會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慢慢的變成兩道平行線也好;會覺得有點遺憾沒有辦法繼續當朋友,但也不想花時間去解釋什麼,尤其是因為宗教原因歧視同志的,我真的覺得沒有半點溝通的空間。我真的很敬佩那些願意不斷對護家盟溫情喊話的人們,我認真的覺得護家盟要好好愛惜這些還願意跟你們對話的人們,我是真的很厭倦你們那一套論述。

女友的母親來美國探望他時,都把我當自己的女兒看待,我很慶幸多了一個媽媽,在他來探望女兒的這段時間,還能再度享受到一回到家就有熱飯吃的幸福,也讓我自己也開始思考,如果我跟我媽媽出櫃,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也許他會傷心到好幾天睡不著,告訴我說同性戀不正常,或許媽媽會擔心女兒被其他人歧視,覺得還是要有個社會期待的家庭會比較好….

面對媽媽說出的反同言論,我大概無法用自己知道的論述和他爭辯。我知道被歧視不是我的錯,是社會上有人會因為別人跟自己不一樣而歧視別人,但是這個「人」是自己最親近的家人的時候,繼續說下去可能媽媽會更傷心,還是別說好了…

仔細想想,媽媽會有這些想法,也是因為他的出生環境一直教育他小孩長大就是要有一個異性戀家庭,我憑什麼想要一夕之間讓他們改變呢?我不是也在剛開始發現自己有可能喜歡同性的時候,覺得自己「不太正常」,經過好多年,才慢慢敢在朋友面前出櫃,怎麼可能在一瞬間就要媽媽接受自已有個同性戀女兒?

面對社會的評論,我早就養成不在乎別人說什麼的習慣,但是上一輩的人大多按照社會期待而活著,理所當然的覺得自己的子女也該如此,對於小孩要做出這麼和大部份社會上的人不一樣的事情,多少也有一些壓力,像是害怕其他親戚朋友的眼光和言論….有太多太多的東西他要去處理、去思考了,我能做的也許是給他一些時間,也許最終他還是無法接受,至少我也盡力做了我該做的了‧

這些反思,讓我更覺得,自己在跟任何人談論LGBT人權的時候,如果能夠更溫柔,更有耐心就好了。通常我只要一聽到恐同言論,就下意識的立刻武裝起來,瘋狂地用我所知道所有的辦法來攻擊對方,覺得對方的思考很誇張、很沒邏輯,我卻忘了,絕大多數有恐同症的人,都一直被教育著這個世界上只能有異性戀的家庭,他們的生命中,看不見同志的家庭、同志的朋友、同志的鄰居…

我能做的也許是收起我的武裝,給他們一點時間去處理這件非常挑戰他傳統觀念的事情,讓他了解同志的家庭和生活,無論和他的家庭背景一樣或是不一樣,都對他的異性戀婚姻沒有任何的威脅. 而且同志真的沒那麼神通廣大,真的沒有那個雲跟霧可以把異性戀變成同性戀啦!

延伸閱讀:對瘋狂的恐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