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同運, 社會

A foreign affair : 一位真正的彩虹「大使」

泰德歐修斯 (Ted Osius) ,五十三歲的他,是美國眾多駐外大使的其中一員,始於去年十一月起遣派於越南。他乍看單純的政治身份,卻因其某項個人特質引起媒體關注 – 是的,他的性向。然美方政治人物出櫃,已不是件多讓人詫異之事,但有趣之處在於歐修斯不僅僅是位外界所冠予的「同志外交官」,他大方地「攜家帶眷」前來上任,將已婚同志的形象植入對同志議題一向不怎麼友善的東南亞,已讓他的影響力逐漸自外交領域,擴展至社會層面。

11015104_357719034414980_4688150360882481514_n(泰德歐修斯 (左) 與丈夫克雷頓龐德以及一對子女)

而就在本週,彭博新聞網 (Bloomberg) 進一步直接點名歐修斯與其相守十年的夫婿克雷頓龐德 (Clayton Bond) 為東南亞最具權勢的同志伴侶,而同日英國的每日郵報 (Daily Mail),也詳述了歐修斯與龐德及兩人領養的小孩,將如何促進越南乃至東南亞的同志人權發展。歐修斯一夕間成為了全球LGBT焦點人物,不只是因為他對性向的開誠布公,而在於他如何果敢地向全世界、以及同志婚姻仍尚未正式進入合法化程序的駐在國,積極傳遞同志伴侶共組家庭的正面形象,儼然是不折不扣的彩虹大使。他帶著亦為外交人員的龐德出席所有公開場合,主動向各界人士、政治人物引薦夫婿,更在個人臉書頁面秀上兩人與孩子的親密合照。而光是他以美方外交大使身份,攬著伴侶與小孩現身於本月初舉辦於河內的越南同志大遊行 (Viet Pride) 各項活動,並在臉書上屢屢po文分享一事,即展露出他那於政界極端少見的同志驕傲。

5D8TQJFN1V9BUBL7-rsz640x400-cp0x40x640x360(歐修斯與龐德兩人一同出席越南同志遊行相關活動)

早在出任駐越南外交大使前,歐修斯即戮力於美國政府外交圈LGBT人士的整合,盼其齊於世界各處爭取當地LGBT族群的權益。他更共同創建了「外交事務單位的彩虹驕傲」(GLIFAA) 此非營利組織,匯集美國各駐外單位的LGBT人員互相交流,並確保其於工作領域的權利,免其於任職期間遭受歧視 (歐修斯與夫婿龐德便是在GLIFAA的活動上相識)。因此當90年代以降即活躍於同志平權運動的歐修斯,以外交官身份任職於越南,其透過個人生活的透明化,於當地積極宣揚同性婚姻正當性之舉,也似是理所當然。事實上,當前美國已有歐修斯在內的六位駐外大使表明其同志身分 (包括澳洲、丹麥、多明尼加共和國等)。甫於同志遭迫害相當嚴重的肯亞,為當地同志人權發聲的歐巴馬,便曾表示這幾位公開性向的外交大使「將輸出我們平等與容忍的價值觀」並「倡導正義的無疆界」。儘管這番言論聽來或許太過樂觀,卻也再度彰顯歐巴馬政府爭取同志平權的努力,以及其欲透過外交管道將同志平權議題滲透於各地的野心。畢竟在1997年駐盧森堡大使詹姆士荷梅 (James Hormel) 成為美國第一位出櫃的駐外大使時,仍因有共和黨保守派的參議員堅決反對而引發了軒然大波。彼時不可明言者,今日已蛻為向外傳播人權自由的新聲 。

John_Berry_and_Wally_Brewster_and_Rufus-Gifford_and_Daniel_Baer_and_James_Costos_and_Ted_Osius_insert_c_Washington_Blade_by_Michael_Key(當前六位已出櫃的美國駐外大使,圖片轉自Washington Blade)

而歐修斯與其他「同儕」相較,是唯一也是第一位於亞洲地區肩負了歐巴馬上述「使命」的外交大使。當然越南若與其他周邊國家如馬來西亞、新加坡相比,已對LGBT族群相當友善,更於今年一月廢除同志婚姻的絕對禁令。只是同性間婚姻在當地傳統仍被視為不吉利,迷信者認定其將禍及家人及自身健康。歐修斯偕其丈夫幼子出席各活動的身影,無疑為同性間婚姻在越南當地去污名化,並為越南的同志平權運動與同性婚姻推動做了最好的正面宣傳,甚至可拓及鄰國與亞洲地區。

歐修斯對於同志平權的積極關切,與對同性結縭的主動示範,亦將政治人物、特別是外交人才的出櫃與否,帶入了另一層討論。回溯至2009年,德國前自由民主黨主席基多威斯特威勒 (Guido Westerwelle) ,成為歐洲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外交部長。身為難得一見的同志外交首長,他在公開場合也與伴侶米歇爾莫隆茨 (Michael Mronz) 出雙入對,無畏恐同人士可能的攻訐,算是政府部門首長出櫃、並向外引介親密愛侶的先河。

然而威斯特威勒一直以來對於性向抱持的是不隱藏卻也不明說的態度,亦鮮少正面談論與莫隆茨的關係。當時曾有媒體護航,認為政治人物最終看重的是其執政能力及政績,而性向乃屬私人,只要公開出櫃一事不扼殺其政治生涯,政治人物並不需過於著墨個人關係。也因此威斯特威勒便順勢成了一名「碰巧是gay」的外交部長,而其任內的政績也少與同志權益相關,除了他曾對德國法律尚未給予同志伴侶領養權一事公開表達不滿外。對比起歐修斯,威斯特威勒在位時呈現的是個較為「消極」的同志政治人物姿態 – 儘管兩者職位所在與服務對象迥異。

歐修斯雖然也曾提過自己碰巧是個gay (happens to be gay),但他「由內而外」打造同志家庭幸福形象,並藉由社群網路推展,的確耳目一新地展示了一種軟性「彩虹外交」的可能性,以自身的伴侶關係為典範,向同志人權仍待改善的邦交國催請其同性婚姻法案的擬定。亦已出櫃的駐丹麥大使路福斯吉佛 (Rufus Gifford) 便曾在訪談中表述 : 「當你出任美國駐外大使時,有件事很少被提及 – 那就是你身為怎麼樣的人是舉足輕重的。你的言論很重要,你的個人故事也很重要。」

歐修斯雖不等同於東南亞地區的LGBT運動代言人,但他的「個人故事」確實能夠鼓舞東南亞甚至整個亞洲地區婚姻平權的發展,而他的政治影響力及其在公開活動的發言,也多少能左右其駐在國保守勢力對於同性婚姻的負面看法。歐修斯的另一半龐德即表示: 「人們看到我們時,看到的是一對為國服務的公開同志伴侶,我想這是很激勵人心的。」

41-41249139(前德國外交部長威斯特威勒與其終生伴侶莫隆茨)

當然歐修斯任內還有各項外交事務待其解套,特別是美越這兩個國家從歷史來看,關係特別枝梧複雜,但歐修斯與夫婿好比已為兩國首先巧建了一座彩虹橋樑,至於這對「同志權勢伴侶」能夠帶給亞洲同志人權發展上如何的刺激,則尚待觀察。

或許我們也私心想見到更多政治人物能夠聰穎地藉由「放閃」,來向保守勢力證明同志如何能共組完美家庭,並藉由其政治影響力真正為LGBT族群不斷發聲、爭取平等,而非只噤聲將「性向」與「從政」兩者清楚分野,特別是影響力可擴及國際間的政府外交人員們。

當英國還出現了外交大臣菲利普韓蒙德 (Philip Hammond) 禁止英國駐外使館,不得於駐地舉辦同志遊行期間懸掛彩虹旗的情事,我們更希冀美方真有發展彩虹外交的氣魄,無論是不是一廂情願,都能以自家的同志婚姻合法化革命為榜樣,透過外交手腕,讓各國漸地重視LGBT族群權益與同性婚姻平權。

Urk2eeYd(歐修斯與龐德及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共同出席越南當地政治活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