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同志、開放式關係、以及音樂錄影帶

大家好!又到了「○○、○○、以及音樂錄影帶」的時間了!(這是甚麼時間?)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MV是美國歌手Andy Grammar(以下簡稱文法先生)今年初發行的熱門單曲”Honey I’m Good”。
image

本來我是覺得,這首鄉村味這麼重的歌(真的,只差沒有U Lay E Lee而已),MV應該是來個牛仔帽、西部靴、揹吉他之類的(刻板印象對不起),但是MV一開始你就會發現,這支MV是由一堆(應該是歌迷)的情侶/夫妻 自拍的對嘴短片剪接而成(據報導總共有一百對,包括文法先生與他的太太),就在我想說「喔就這樣喔,那可以關掉」的時候,從第五秒開始,你看出玄機了嗎?

是的!同志伴侶也不缺席的出現在這個MV裡面,而且男的女的、胖的瘦的、老的少的,跟影片裡的異性戀一樣,形形色色。注意到這件事後,我忍不住連著重看了三遍,興奮地試圖辨認數算出每一對同志。

這件事多傻啊,已經幾歲了,怎麼還像青少女時期一樣,為了能夠見到活生生的成年同志而興奮?

可是我喜歡這支MV裡面對待同志的方式,就是,沒有甚麼特別對待的方式,就跟其他異性戀伴侶一樣,看到好玩的片段,就剪進來。喜歡的,覺得欣慰的、覺得舒服的,大概就是這樣,在不需要「不等者不等之」的時候,同志就跟大家一樣,就好了。

 

***

啊,你以為這樣就寫完了嗎?怎麼可能~~我這麼多話怎麼可能六段就寫完一篇文章,我為了文章充實,還想來講一下關於這首歌的內容。

“It’s been a long night here, and a long night there
And these long long legs are everywhere
(hold up now)
You look good, I will not lie
But if you ask where I’m staying tonight
I gotta be like oh baby, no baby, you got me all wrong baby
My baby’s already got all of my love
So nah nah Honey, I’m good
I could have another but I probably should not
I’ve got somebody at home, and if I stay I might not leave alone
No, honey, I’m good
I could have another but I probably should not
I’ve got to bid you adieu
To another I will stay true”

簡單說,這大概就是一個男人在夜店長腿妹環伺的情況下全身而退的故事。但是跟一般宣稱「一夫一妻」、「忠貞」的通俗歌曲稍有不同的地方是,文法先生在歌曲中絕不假裝輕高、假裝聖人,而是很坦率的承認「你很正」、「我其實還能喝」、「如果我現在不走,我可能就不會一個人走」,但他最後還是決定乖乖回家,因為據說「我的愛都給了我的寶貝。」

這首歌的態度,正好道明了在強調身心靈絕對忠誠,並且附帶有懲罰機制的一對一關係、以及開放式關係的中間,一條曖昧不明的界線,雖然在真實人生中,這種情況可能才是最常見的真實情況,但是大眾文化的再現毋寧是更傾向呈現一種「消毒」、「淨化」、「單純」、「絕對」的版本,在這個版本裡,完美的伴侶不只是個柳下惠、更是個離開伴侶3公尺以外,就會有眼不能視、有耳不能聽、性器跟審美觀接一併失靈等症狀產生的奇怪生物,

然而,當看見、承認、並接受這個真實的存在了之後,無風帶以外便是開放式關係的廣漠天地,承認了「欣賞一下之後乖乖地回家,也不會少一塊肉」之後,那麼可不可以只是調情兩句,然後回家呢?如果言語可以交鋒,那麼身體可以交鋒嗎?差異在哪?如果可以承認欣賞視覺上的美麗,不過是一般日常的真實情況,那麼偶爾需求已經無比熟悉的老夫老妻所無法提供的新鮮感、張力,難道不也是漫漫的日常生活中,不能避免的正常嗎?界線在哪?

某次在車上,隨著這首歌開心的哼哼唱唱的時候,我有感而發的說:「能這樣坦率的承認不是很好嗎?」

然後,彼時還是新婚,剛從外地出差回來的太太笑著接話:「其實我一直覺得,這首歌表達的,就像是我對你的感情,還有我們的關係。還挺有趣的。」

我們都知道,這首歌相對於我們對伴侶關係的設定,與其說是轉述、不如說指喻一個更寬闊的界線:如果想玩,就去玩玩,玩完了,記得收拾乾淨,最後記得回家。

「別喝太醉,我可不會深夜出門,滿人行道上把你撿回家啊!」

你如果要問我,關於開放式關係這件事情,我的規矩是甚麼,我會覺得具體是甚麼,很難說,不只是各人有各的命,更是因為我覺得沒做之前很難說得準,如果是比自己想像中的開放,當然比較沒問題,如果比自己想像得在意,那前面協議再久也還是要重新談,對我來說,可能只能且戰且走,尊重自己說出來的話、在考慮、行動的時候照顧對方的感受,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怎麼維持這一段關係的品質,不然綁貞操帶也維繫不了一段感情。

當然,我們這裡談的是那種,還是有一段主要的關係,搭配一些不搶主調的花邊,這種類型的開放式關係,至於多人關係,那就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了。

***

「啊你上次出去開會的時候,在酒吧喝酒,碰到來跟你搭訕的那個,結果怎麼樣?」

「阿就一個出差的經理啊,如果是喬治‧克隆尼(註一),那我再考慮一下。」

「喬治‧克隆尼咧,你少臭美了。」

「……」

「話說回來,如果是喬治‧克隆尼的話,打給我,我飛去!」

「你先搞清楚他跟他老婆是不是開放式關係先吧你!」

 

註一:關於這個哏,請見電影「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