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身體

東正教神父脫下了衣服,PlayBoy卻穿起了衣服。

進入正題之前,先說明一下,這篇文章會含有一些尺度比較大的圖片,應該不適合在工作場所閱讀(NSFW)。

咳,好的進入正題,今天的主題是想要提醒大家,我們又到了年底的東正教猛男月曆時刻(喂)

這本月曆想必前幾年也有不少人聽說過,東正教、同志情慾、裸體照片這些關鍵字加在一起,確實很引人注目。而今年據說尺度空前未有,究竟有多空前,我們先來看兩張再說。

Orthodox-Calendar-Press-Release-9

Orthodox-Calendar-Press-Release-6

 

 

 

 

 

 

 

 

 

 

 

 

 

 

 

這份2016年的月曆,已經是系列第四彈,主題訂為 Sancta Paraphilia(大致上可以翻成倒錯的聖堂性慾),希望能呈現慾望和誘惑沒有性別、性向、性別認同、膚色、政治立場、信仰、能力、年齡、國界或任何的分別;而所有不同都只是所謂正典的、通俗觀念之外的其他可能。

很多人想必都聽說過這本月曆,但並不清楚這本月曆的由來。發起者是一個六人的創意團隊,六個人主要來自於信仰東正教的歐洲地區(前蘇聯國家),並且多數成員也信仰東正教。他們認為東正教在近年來,壓迫藝術家的表達自由、散播恐同訊息,有許多應該被質疑的作為,因此以攝影創作諷刺東正教教會的方式,希望作為全球第一個對抗東正教恐同的組織。

以2016年的攝影來說,諷刺對象包括曾經主導反同法案的俄國神學政治家Vitaly Milonov,故事把他設定為一位同名羅馬尼亞的東正教神父 Vitaly Milonov,經常到西方世界旅行,熱切的想要探索被俄羅斯東正教牧首(類似天主教的主教)基里爾一世,稱為邪惡、變態的各種多元的慾望。對這名神父來說,同性戀或是性慾倒錯這些字詞,既不骯髒,跟他的宗教信仰也沒有扞格。攝影照片中也有普丁和基里爾一世舉行婚禮的諷刺畫面。

攝影故事裡的東正教神父 Vitaly Milonov想透過拍月曆的這個計畫,提醒這個世界,在廣義的所謂東正教地區和西方世界的衝突中,基里爾一世和他在克里姆林宮裡的那些「朋友」,才是罪惡源頭的一方;這些人利用恐同心理,警告人們不要屈從西方的變態文化,但其實是為了讓東正教國家統一集中在克里姆林這艘將沈之船。(簡言之,性少數是被犧牲的假議題,這只是透過宗教和政治讓社會團結於和西方的對立與恐同之下)

根據他們訪問台灣,在熱線舉辦座談時聊到的內容,這個六人創意團隊,是把東正教教會的恐同作為,作為他們創意的來源;透過惡搞諷刺,去呈現其中的恐同荒謬。而雖然這幾年此一創作計劃曝光不少,但是最初在羅馬尼亞完全沒有媒體報導、遭到封殺,他們開始向外發展,在西方媒體獲得大幅版面,才從海外紅回羅馬尼亞,開始在東正教世界裡逐漸有能見度。(以上座談內容感謝熱線阿球提供筆記)

雖然這幾年拍攝裸體月曆對抗恐同的企劃並不少見,像許多大學裡的運動隊伍都有發起過類似活動,但東正教月曆(Orthodox Calendar)是第一個,也是目前東正教世界裡,唯一一個抵抗恐同的組織;今年我第一次認真了解他們背後的用意與動機,在俄國反同形式逐漸嚴峻的情況下,我覺得透過購買月曆來捐錢支持這個團體滿不錯的。(當然猛男跟禁忌主題很養眼也是真的啦(啊嘶))

他們的月曆寄送到全球各地,包括台灣;今年一共有三個版本:Holy、X、Classic;Classic 的內容屬於普遍級尺度,Holy跟X兩個版本都屬於限制級尺度,主要差在圖片張數(X Version 有13張圖,Holy Version 有27+ 張圖)

加上今年有不少套裝商品,價錢其實比起單買一本划算,比如有一個Colloctor Pack,可一次得到13, 15 和今年兩個版本的月曆。

Orthodox-Calendar-Press-Release-5

Orthodox-Calendar-Press-Release-3

 

 

 

 

 

 

 

 

 

 

 

 

 

 

 

好的,口水跟鼻血都流得痛快了,筆者終於甘願來談一下今天文章標題的第二部分——PlayBoy。PlayBoy 在最近有一項驚人的宣布,該刊物決定自明年三月起,不再刊載全裸照片;作為當年身體情慾展現的媒體先鋒,這項決定讓很多人跌破眼鏡。

PlayBoy表示,因為時代改變了,他們認為裸體已經對社會沒有什麼衝撞,而他們的讀者並不單單是因為裸體照片來讀他們的雜誌,因此決定停止刊登全裸照片。

但是時代真的改變了嗎?裸體對社會已經沒有什麼衝撞了嗎?剛剛提到這幾年有不少倡議透過裸露身體來進行,反恐同是其一,性別、工運、劇團募款也都有,相信這是因為裸體被認為是有效的策略、對社會依然有一定衝擊,所以依然被採用。

而雖然裸體跟情色或色情並不能直接劃上等號,裸體帶來的衝擊,很多時候卻正是因為被跟情色/色情連結在一起,所以可以衝撞一個忌性的社會。

個人認為,PlayBoy 說裸體對社會已經沒有什麼衝撞,其實只是一種託辭,做出這樣決定的最大原因,在於各類軟性情色(soft porn)的增加,使得 PlayBoy 刊載裸體不再具有獨特性。

所謂軟性情色,是指一些非以情色/色情為主要目的,但是運用性感、裸露、性誘惑的媒體內容;像是一些廣告和商品照片。由於軟性情色的增加,讀者對 PlayBoy 的情色內容的需求下降;但即使 PlayBoy 除了裸體以外也登載許多其他內容,由於一直以來的品牌形象,使得許多人依然不敢/不願公開看 PlayBoy,也限縮了未成年的潛在閱眾,因此PlayBoy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宣布以後不刊全裸照片。

想必有人會問,軟性情色增加,難道不是社會對裸體漸漸持開放態度的表徵嗎?一方面來說,當然是,但這只是表面,嚴格來說,社會深處的忌性依然沒有被撼動,只是接受了(當然也還有很多地方不接受)某些特定的裸體和情色/色情的運用方式,比如說:商業。

當然商業也不是唯一模式,進一步來說,甚至不少裸體的使用、出現是因為被作為某種「倡議」,才被接受;也就是說,社會只是片面接受裸體「有原因」的出現,而這個原因裡面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什麼正當什麼不正當,絕大多數還是被用「性」一刀切。

解放乳頭運動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最早露出來的那些乳頭,不是以情色/色情為主要目的,但是由於女性裸露胸部的圖像直接被跟情色/色情劃上等號,因此遭到刪除,接著才有了解放乳頭運動(甚至在解放乳頭運動裡,為了運動而露的那些乳頭,我們也沒有少看到不能接受的評論)。解放乳頭也同時反映出社會對待裸體不僅稱不上開放,還對不同性徵的裸體,有不一樣的審查標準。

讀到這邊,可能會有人想:那反恐同議題常常採取拍裸體月曆這樣的做法,會不會對這個看到裸體就開槍的社會其實是反面效果?關於這一點,我是這樣想的:反對裸體的人不管是什麼樣性傾向的人拍裸照,他們都還是反對裸體,但是不到社會全面理解的那一天為止,同志的性、小眾的性,可以被呈現出來,以致於有被理解的可能,這正是裸體的意義。也因此,如果讓我說的話,我比較在乎的是,希望各種身體、各種性別的身體、情慾都可以被展現,而不是像現在主要限縮在男性身體和男男情慾上。

同樣的理由,近年來世界各地都有對同志遊行是否需要繼續舉辦,或是同志遊行是否應該禁止裸露的討論,我的答案是,重點不是露不露,而是想露就露,不露就不露,盡情打扮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明天一起上街去吧

圖by 拉裘立蓓爾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