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認同, 身體

【客座】裝扮遊戲

《裝扮遊戲》(Tomboy)是2011年獲得柏林影展泰迪熊獎評審團大獎的法國電影,導演是Céline Sciamma,當年在台灣的金馬影展也有上映。

通常劇裡有陽剛氣質的生理女性角色的電影總是比較吸引我,沒錯,我就是喜歡看T、看FTM,沒有他們的拉片就好像抄手沒放辣、涼麵沒有芝麻醬一樣。但因為宣傳海報上小主角的樣子看起來是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小孩,片名又有一種扮家家酒的氣氛,我以為這是一部青春(幼兒)成長笑中帶淚之類的片子,比較適合拿來當影展開胃菜的那種輕鬆小品,大概不適合我長到這麼多歲、酷兒電影也越看越重鹹的口味。

所以雖然我家附近的DVD店有一整架放的都是影展片,每次去店裡看到片盒上這可愛的小小T,都還是提不起興趣租來看,直到上周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終於租了它回家。(是的今年2015,就這麼過了4年,本人剛剛算了一下也是很吃驚)

結果周末晚上一個人在家把它看完,發現這部電影根本完全不是我原先想像的樣子。首先這小T主角在片裡已經小學五年級了,大概是10歲到11歲左右吧,完全脫離幼兒階段,這點很重要,表示這劇情絕對不只是天真的幼兒不喜歡穿裙子而已。

——以下全篇爆雷慎讀——

再來這劇情一點都不輕鬆,講的是這個臉上有雀斑、長得帥帥、手長腳長、因為才10歲所以身材還停留在扁扁平平看不出性別的小T,在夏天學校快要開學之前搬家到新社區,第一次在家樓下見到可愛鄰居小女生的時候,小T向她介紹自己的名字叫米克(Mikäel),而不是自己的女生本名——洛兒(Laure),接下來的暑假裡,一群鄰居小朋友完全以為洛兒是男生,大家一起踢球、游泳、在樹林裡到處跑。

接著洛兒開始試著學別的男生打赤膊踢球,當然在決定這麼作之前也焦慮了一陣子,像是關在浴室用鏡子仔細研究自己沒穿衣服的上身會不會被看出來是女生、跟大家去湖裡游泳的前一晚,在房間把紅色連身泳衣剪成三角褲,還用黏土作了一個假小雞雞塞進去,再度用鏡子確認是否天衣無縫。不得不說裝得還真像,但看到他們開心跳水的時候,我真怕那黏土雞會突然掉出來被發現。

Laure你真的不需要擔心會被看出來是女生啊…
合理懷疑法國小孩都營養不良…

不意外的,可愛鄰居小女生很快就對小T洛兒(或是小跨米克)有好感,還說他和其他男生不一樣,然後她們就在一起了~(青少年時期的T好像特別容易受女生青睞,原來在法國也一樣…)

總之,這個假扮男生的心路歷程緊張又刺激,有時候焦慮(比如說在鏡子前喬假雞雞的時候),有時候放心(打赤膊沒被發現是女生的時候),有時候開心(踢球得分別的男生跑來和他擊掌的時候)、有時候腦中一片空白(被可愛鄰居小女生親嘴的時候),有時候緊張害怕(躲開其他人到樹林裡蹲著尿尿的時候)。

但暑假總有過完的一天,開學前幾天,小女朋友問他為什麼在班級名單上沒有看到他的名字(因為名單寫的是Laure 不是Mikäel),小米克又開始焦慮,接著媽媽很快就發現她在外面假裝成男生,於是強迫她穿上洋裝,要親自帶她到每一個朋友家解釋。對小T小跨來說,這簡直是恐怖片的情節,比災難片還要災難,大概就是害怕到會祈禱地球突然爆炸或立刻來個大地震震垮一切就可以逃過一劫了的地步。

講到這我雷也爆得差不多了,但還是很推薦各位去看這部片子,不僅小主角演技驚人,每一個臉部特寫的表情都可以感受到小米克或小洛兒的情緒,導演對劇情的安排也很細膩,包括主角還有一個長得甜蜜蜜、個性也甜蜜蜜還會幫姐姐剪短頭髮並且保守秘密的小妹妹,一雙大眼睛翹睫毛和長長捲捲的頭髮和姐姐形成強烈的對比。(而且姐妹兩人感情超好,洛兒會講故事給妹妹聽,妹妹還會為了安慰姐姐擠到姐姐床上一起睡覺,有些畫面我都快要期待發展成手足戀了……)

小洛兒在片中展現出的焦慮,源自害怕被發現自己其實是女生,而比較不像是不喜歡自己是女生,這一點可以從最後一幕,可愛小女友知道米克是女生以後,像是和解一樣的再問小主角一次:你叫什麼名字?而洛兒這次嘴角微微上揚的回答:我叫洛兒。一方面是高興對方釋出善意,一方面也代表就算對方知道自己是女生,也仍然願意重新建立關係(不論是延續先前的親密關係,或是轉換成友情),從這裡可以看出洛兒其實並不完全討厭自己的女生本質,只是他比較喜歡自己的穿著打扮和行為偏像刻板印象中男生的樣子。

這種感覺對我來說很熟悉,不同於有些T在被認成男生的時候會感到不高興或不舒服,或是剛好相反,被誤認的時候反而有點開心,我在被誤認成男生的時候並不會特別感到開心或不開心,但也不會多花力氣去澄清,不過如果接下來必須要和誤認的對象相處一陣子的時候,我就會開始感到焦慮和擔心,原因是怕對方突然發現真象,而我不知道別人會有什麼反應。

舉最近的一次例子來說,前兩個星期的周末,台北風和日麗,於是我決定去艋舺晃晃,還特地鑽進龍山寺和剝皮寮之間從沒走過的小巷散步。巷子大概只有四五公尺寬,兩邊是低矮的水泥老房子,走到一半突然瞥見窄窄的鐵皮屋簷下有一位打扮光鮮亮麗、稍有風塵味、身材豐滿的中年大姐,她和背景很不搭嘎的翹著腳坐在板凳上對著小鏡子撲粉。

大腦還沒反應過來她就朝著我抬了抬下巴,瞬間我明白她是在招攬客人並且把我誤認成男的了,當下我的反應是非常緊張的轉頭加快腳步往前走,並且把原本當外套穿的襯衫扣上兩顆扣子。原因當然不是怕她對我作什麼,而是怕她仔細一看就會發現我不是男的,而接下來這位大姐就算只是表情稍微顯出驚訝,都會令我感到不舒服。

令我出乎意料的是,當兩位外表偏婆的朋友聽說我被拉客的這件事,都覺得這實在是很有趣的經驗,問我怎麼不去和那位大姐聊聊天。我才知道原來這種"真實性別被揭穿"的焦慮,並不是每個人都熟悉,或是能夠容易的被理解。

我想,對某一部份游移在T和跨之間,或是心理性別曖昧不明的人來說,自己的真實性別到底是什麼並不是問題的核心,重點其實在於能不能自由的展現出自己想要的身體樣貌或氣質,以及人們,特別是自己在乎的人,在我們決定坦承一切的時候,是不是會無論如何,都能接受我們真實的樣貌。

這就是為什麼在《男孩別哭》裡,FTM主角Brandon急著要和趕到警局來保他的女朋友解釋自己為什麼關在女監的時候,女友Lana那句 ”Look, I don’t care if you’re half monkey or half ape, I’m getting you out of here.” 當年感動了多少T、偏T、類T、FTM。(這句台詞真是經典中的經典,Lana根本可以榮登酷兒電影最佳女朋友的寶座)

《男孩別哭》裡,Lana捏著Brandon的臉(大概是說著山盟海誓之類的)

最後來看一段《扮裝遊戲》電影剪輯,裡面有主角穿衣服的樣子(XD),還可以看到甜蜜蜜小妹本人。

https://youtu.be/TAsopt_eEG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