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社會

終結世紀黑死病之名 — 舊金山的愛滋經驗

(按:以下資料均由從最近四篇紐約時報的愛滋採訪報導中摘錄翻譯整理,原始文章連結附於全文最後)

去年秋天我終於有機會造訪親朋好友人人都說好想住但都住不太起的舊金山,滿懷期待的我第一天早上的第一個行程當然就是到傳說中的卡斯楚(Castro)街朝聖一下。卡斯楚街,舊金山的知名同志區,美國第一個出櫃的政府官員、同時也是電影《自由大道》(”Milk”)的主人翁 Harvey Milk 發跡之地。

IMG_4284

不過也許是因為當天不是週末假日,又是早上,我並未見識到卡斯楚街想像中的風光熱鬧百花齊放,反而有一股衰敗冷清的氣息,經過書上推薦的花神咖啡館 Cafe Flore,我好奇伸頭往裡面瞄了一眼:即使牆上的花草綠意繽紛,今天早上的生意卻是門口羅雀。我收起踮著的腳,轉頭望見人行道上坐著一位白頭髮白鬍子散亂在臉龐四周的老街友,也瞄了我這只需半秒鐘就可以被識破的觀光客身份一眼,我們相望默默無語,他對我的來歷沒有興趣,正如我也沒有追問他一生是否曾與卡斯楚街一起在 70 年代的時候站在同志運動最前線,風光無懼,在 90 年代愛滋疫情爆發的時候絕望驚恐,而在 21 世紀的此時,看著一對對拿著處方簽,開開心心走出 Magnet Clinic 診所的男同伴侶們,是否又領悟到世事無常,而轉角總有著希望存在,只要我們找對了路。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由於當時軍隊不容許 gay 在軍中服役,因而將被發現是 gay 的軍人在舊金山就地解散解職之後,他們逐漸聚集在當時有許多吉屋出售的卡斯楚街,使這裡成為美國最早開始發展的同志社群之一。但在 90 年代愛滋疫情大爆發時,卡斯楚街的居民也受創最嚴重,如果你曾看過去年 HBO 的自製電視電影《常人之心》(”The Normal Heart”)的話,大概已經略知一二。作一個也許有點殘忍的想像力練習:閉上眼睛,用你的想像力把你現在認識的同志朋友全部都聚在眼前,現在你眼前所看到的人,裡面至少有 20 甚至超過 30 個人在未來一兩年之內,將會一個接一個死於愛滋,全世界的醫生們都無能為力,因為無藥可醫。這,大概就是那年代長大的人所經歷過的事情 [1]。

但就如同我有時會跟朋友說的,回頭想想,我們這一代真的也是經歷了好多人類歷史的重大轉變。比如說在愛滋疫情肆虐最嚴重的 1992 年,光舊金山一個城市就有 1,641 人死於愛滋,但在 2014 年,HIV+ 感染者的死亡證明只開了 177 張,而且大多數的人其實並非死於愛滋,而是死於隨著年紀漸增而出現的癌症、心臟病等等老年疾病 [2]。世界衛生組織在 2015 年 9 月針對愛滋病發表的新版準則裡,也提到在舊金山和溫哥華等地的抗愛滋成效足以讓全球借鏡 [3]。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過敏與感染症中心(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的 Dr. Anthony S. Fauci 則說:「如果舊金山繼續這樣保持下去的話,我有強烈的預感他們將可以成功地終結這場大流行 [2]。」

通常一向保守的流行病學家或是免疫病毒學家會說出這麼大膽又自信的預測,有部分原因也是由於在今年 9 月,舊金山的最大健康保險公司 Kaiser Permanente 提出最新報告:他們有 657 個愛滋感染高危險群客戶,在過去的兩年期間裡,每天服用一次一種叫 Truvada 的預防愛滋新藥,目前並沒有任何客戶從 HIV- 變成 HIV+ [4]。

大家看清楚了嗎?因為我本人也是看了兩次。657 個人裡,沒有任何人感染愛滋。如果我的小學數學老師是對的話,每日服用 Truvada,預防愛滋的成效是 100%,看起來是比百分之百柳橙汁還純的百分之百預防感染率啊!

(2016.2.25 更新:根據 BuzzFeed News 報導,一位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男子雖然定期服用 Truvada 兩年,但還是感染了抗 Truvada 的 HIV 病毒株,所以在這裡跟大家說 Truvada 也並不是神丹妙藥囉!另外根據這篇 BuzzFeed News 的報導,目前定期服用 Truvada 而保持 HIV free 的人數已來到了 1,400 人。)

如果你還想知道更多背景資料的話,這 657 個人裡面,只有 4 人不是男同志,其中 84% 的人在這兩年之間有多重性伴侶。另外,在開始進行這種被叫作 PrEP (pre-exposure prophylaxis)的預防方法之後,有半數的人感染了梅毒、淋病或是披衣菌 [4],通常都是因為戴套作愛的頻率下降所致⋯⋯。不過還好以上這幾種性病都是可治療也可預防的。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Photo by Sham Hardy (CC 2.0)
Photo by Sham Hardy (CC 2.0)

舊金山成為世界第一個提報 Truvada 驚人成效的城市並非偶然,這個因為鄰近矽谷,而在過去十幾二十年蓬勃發展,成為美國科技跟新創產業重鎮的城市,不僅樂於擁抱網路科技,也勇於破除對愛滋的過時成見,投入公共資源積極嘗試新式的愛滋療法。

早在 2010 年,大家還在躊躇不前的時候,舊金山就已經推行 “test-and-treat” 的政策 — 以往總是等到血液內免疫細胞(CD4+ T cells)的數量低到某個程度時才開始採用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ntiretroviral therapy), 但舊金山政府官員決定一旦有人被檢驗為 HIV+ 之後就立即開始投藥 [2]。而也有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顯示,這種療法能不僅能夠延長被感染者的壽命,無套性愛的感染率也大幅降低,透過無套性愛感染性伴侶幾乎是不太可能(highly unlikely)的 [3]。今年世界衛生組織將 PrEP 和 test-and-treat 一起列入新版抗愛滋準則裡,就是因為參考了像舊金山或是溫哥華這樣的城市經驗。

但「舊金山經驗」並不僅僅如此。醫療公衛相關從事人員可能都想過,如果藥發明之後就會自動飛到每一個該吃的人的嘴裡的話該有多好。再者,有藥沒錢買也是一大問題,即使現在抗反轉錄病毒療法和 PrEP 的學名藥已經到達一年各只需花費美金 70 元的水準 [3],但在美國如果你的健康保險沒給付,光看個醫生可能就可以讓你傾家蕩產。更不用提失業人士,光三餐溫飽就成問題,還吃藥勒,吃藥有比西北風飽嗎?(好吧可能有一點)但舊金山的市政府跟社工們並沒有因為這些人的一時失志就放棄他們,如果你沒有保險,沒關係,舊金山市政府幫你保。

舊金山市政府這麼阿莎力某部分當然也是有點天時地利人和 — 由於矽谷的快速發展,舊金山多出了一批富豪,市政府的年度預算也從一年 50 億美金將近翻倍,變成了 90 億美金。在聯邦愛滋防治預算被大砍的狀況之下,舊金山依然能夠有充沛的金援資助愛滋防治。前述私人公司 Kaiser Permanente 的 657 人 Truvada 實驗,便都是透過舊金山市政府的支持讓這些人可以獲得免費的 Truvada。如果你覺得你有可能感染愛滋,只需要一通電話,就會有醫生幫你開處方,甚至是來診所看醫生的計程車錢都可以幫你 cover。

舊金山的公立小學甚至在 9th grade (相當於國三)的性教育課上就開始提 PrEP 對於防治愛滋的重要性。

好吧好吧,我知道這一切對還在台灣水深火熱的同志朋友們來說,都和跟張孝全上床一樣 too good to be true ,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但「舊金山經驗」或是如果有人能夠來稿談談的話,「溫哥華經驗」的成功,的確算是為男同社群打了一針強心劑。如同現年 53 歲,HIV+ 的 Paul ,在跟小他 20 歲,HIV- 的伴侶 Bradley 受訪的時候說:「在 70 年代長大的我,當時不曾感受過恐懼;90 年代長大的人,他們總是擔心受怕;而再看看現在這一代正在長大的人,他們已經不再害怕了 [2]。」

舊金山的成功經驗正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告訴我們對抗和預防愛滋的傳播,有效的藥物已經不再是一個門檻跟問題了,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夠如何整合社會資源,對抗愛滋的污名和對感染者的歧視,更重要的是,對安全性行為的正確認知和教育不能再等,羅志祥跟郭采潔不要再逃避當性病防治的代言人了。社會風氣和觀念的改變也許需要 10 年甚至 20 年的努力,但若沒有前人的勇於承擔我們有怎能有今日超過 50% 的同志平權支持率。好消息是跑在我們前頭的人已經有捷報傳來,告訴我們走這條路總是錯不到哪裡去,我們剩下要作的,其實也就只是堅持到底這樣而已了。

 

[1] “Where Homosexuals Found a Haven, There’s No Haven from AIDS.” Jul. 15, 1987. New York Times.

[2] “San Francisco Is Changing Face of AIDS Treatment.” Oct. 5, 2015. New York Times. 在爽歪歪上可以看到完整的中文翻譯

[3] “Millions More Need H.I.V. Treatment, W.H.O. says.” Sep. 30, 2015. New York Times.

[4] “Insurer Says Clients on Daily Pill Have Stayed H.I.V.-free.” Sep. 2, 2015. New York Times.

p.s. 特別感謝 Nana 惠賜標題X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