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自由的信念=壓迫弱勢的權利?

去年6月美國的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合法,而如今不到一年,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和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雙雙通過對同志充滿歧視的法案。其中,密西西比州的法案以「宗教自由」為由,7月之後,任何執業的老闆可以開除同志和跨性別傾向的員工,或是店家可以因為客人似為同志和跨性別者而拒絕服務。也就是說,這個法案一過,任何店家和機構都可以拒絕同志和跨性別者,包含醫院。

而北卡羅萊納州的法案禁止跨性別使用與個人性別認同相符的洗手間,並在反歧視法中刪去了同志和跨性別者相關的部分。所有在這兩個州生活的 LGBTQIA盟友們都無法享受「人皆生而平等」(註1)。

目前這兩個州都還在接受聯邦的調查,視法案是否違背聯邦法案,如果這兩個州被判決違背了聯邦的「不歧視」法案,州政府將失去每年十幾億美元的補助金(註2)。幾間大公司像是:IBM 、Disney、Toyota、Nissan 都發表了聲明抵制反同法案。IBM聲明「對於州政府充滿歧視的新法案十分失望」,密西西比州的製造業工會也聲明抵制這個法案,認為「這個法案對於未來的經濟發展不利」(註3-4)。甚至著名的色情網站 XHamster 也以禁止該地區瀏覽的方式,加入抵制北卡羅來納州的歧視法案:「我們將持續支持平等」(註5)。FunnyorDie網站甚至為了這兩州各製作了一段諷刺意味極重的觀光宣傳影片(註6)。


美國是個多元的國家,每個州的風土民情差異極大,很難想像同一個國家有著極度開放的加州以及保守的密西西比。前陣子我偶然旅行至德州的鄉下,我在路邊的小店採購點飲水時跟收銀員寒暄了起來。她指著我脖子上的埃及神像項鍊說,世界末日快到了,要趕緊信主,不然會無法得到救贖。兩天後我旅行至三千公里外的舊金山,看著把斑馬線畫成彩虹以及穿著後空內褲散步的老先生。

celos_041016_1

同一個國家,同一種語言,同樣對於「平等」的信念,為什麼可以孕育出種族歧視的 Donald Trump、性別歧視的 Ted Cruz 以及重視所有弱勢族群的 Barack Obama?同一個國家,同一個人種,同樣對於「自由」的信念,為什麼可以孕育出充滿歧視的基督教徒和關心自然的薩滿?

這讓我不禁想著,我從來沒有聽過信佛教的政府官員說吃肉的人不能投票,但是為什麼基督教徒可以用「宗教自由」為名迫害人權?到底人與人之間為什麼這麼不同,可以互相為敵?

為了了解他們的想法,我走進了天主教的彌撒,也參與了基督教的禮拜,試圖從最基本的角度去同理他們的做法。其實每個宗教的最核心的教義都是相同的,要愛人。但是在每個教會的解釋下,都加入了「人」的自我,連帶的以神之名傳播仇恨和對立。我想起一個很好的朋友曾經說過:「我信神,但是我厭惡所有的教會。」本來善的神意在教會的人性曲解下變成得利奪權的工具,一心想向善的信眾變成武器。在每一場對立的衝突中,得利的永遠只是挑起戰端的人,而把每個人的距離拉得更遠。在對立立場的人,也越來越沒有辦法溝通。

celos-041016-2

其實每個人的成長背景都不同、信念不同,帶著一點自傲一點自卑,矇著眼揮著刀行世。而要真正「自由」以及「平等」,每個人都該有勇氣把臉上蒙眼布拿掉真正去認識每一個與自己不同的人。

備註: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