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家庭, 生活

生小孩不是件容易的事

自從和另一半有共識要生養小孩之後,我們開始學習如何在洛杉磯當地尋訪適合的醫生做試管嬰兒的手術。除了停下手邊的工作,也開始改變飲食習慣,增加運動的頻率。由於我只在乎孩子的健康快樂所以對於捐精對象的挑選,我僅關心了家庭病史和健康報告,其餘的都交給另一半,連照片我都說了千萬不要讓我看到!

小時候很傻的覺得能住院吊點滴坐輪椅是件很酷的事,這回做取卵手術需要全身麻醉,看著比捐血時還要粗的針頭戳進手臂,頓時全身僵硬,麻醉師倒是為了確認藥效,很盡責地與我談天,直到我眼前最後一幕是天花板的日光燈、然後再也沒有回答她⋯結束後我昏睡了一天,當時雖能自己行走、在回家的車上和另一半對話,卻記不得當時說過了什麼。

當實驗室的胚胎醫生在用顯微鏡培育受精卵的同時,我已經開始拿著功課表,學習吃每顆藥的間隔時間、塞劑的導入方法,還有最棘手的打針。

Getting pregnancy

記得第一天帶著大把的針筒和藥劑回家,晚餐後我照著護士的指示,撕開膠膜,用酒精棉片擦拭過藥劑瓶和針筒背蓋,拉動推桿讓藥劑進入針筒,然後再用酒精棉片擦拭皮膚,準備打針。大概丟了五組酒精棉片,我的手還是在抖,腦子裡冒出無限的負面想法,一向害怕打針的我,為何伴侶不在身邊、而我能夠獨自打完接下來的幾個月嗎?

好在這樣質疑自己的心情沒有持續太久;一個半小時後我終於把針扎進了肚皮,接著每日照三餐,持續了個把月。

如果你/妳/們能夠健健康康的長大,我願意自己扎針到你/妳/們出生。

可惜老天沒有給我這個選項,五週時抽血的數值顯示植入的兩顆受精卵只有一顆著床;當時以為這是世界上最壞的消息了,殊不知接下來的幾週雖然藥照吃、針照打、數值都是正常,胚胎寶寶卻沒有長出心跳。

也就是說有胚胎,但沒有寶寶。反覆幾次的超音波後醫生平靜地告訴了我這個結果;可能是太驚嚇了,以至於隔天做了三個小時的流產手術雖然沒有接受半身麻醉,我竟也神色自若。護士拉著我的手說妳怕打針卻很能忍痛啊,我笑了但心裡很清楚這算什麼更痛的是心哪。

回到家後的日子更是折磨。雖然母親每日都來關心探望送餐,為了不讓她擔心,我反而需要大力安慰她,並且展現明亮健康的模樣,其實常常夜半被失調的荷爾蒙擊倒,然後跟遠在他鄉的伴侶大吵。

一段時日之後累積了些許能量,我才有勇氣查找資料,除了接受這樣的結果不是自己的錯,因為每個胚胎有10-20%的機率可能萎縮或發育不全,就像醫生說的只是運氣不好,只要身體健康、心理調適合宜,未來還是有機會的。現在我們計畫休息一段時間,讓身心都調整到更好的狀態,再來重新挑戰,希望下回能有更好的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