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社會

妳叫什麼名字?

阿嬤家來了一個新的家庭看護越南阿姨,個性很好,總是笑笑的,但是幾乎不會說中文。

我想多認識她一點,所以跑去問她,阿姨你叫什麼名字,可是她聽不懂。我看到桌上有一本仲介給的中文教學手冊,心想太好了,趕快翻開第一頁,可是沒有看到「名字」這個字。我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有煮飯、打掃、數字、問候、照護、醫藥、家庭成員相關單字,20頁左右近千個單字。近千個單字,卻沒有教他們怎麼說,我的名字是什麼。(註一)

難道是越南人不習慣介紹自己的名字,或用名字打招呼嗎?可是不對啊,裡面還有泰文跟印尼文對照,難道泰國人跟印尼人也都不說名字的嗎?其實我知道的,對台灣的勞力市場她們的存在只是功能,她們沒有名字也沒關係。其實我是知道的,可是我不死心再翻幾次手冊,還是沒有,沒有名字。

仲介提供的中文教學手冊內頁。照片:missR
仲介提供的中文教學手冊內頁。照片:missR

對大部分雇主來說,取一個方便叫的、最好是聽起來乖一點的名字最好;或者以年紀來分,年紀大一點的叫「阿姨」、小一點的叫「妹妹」,這樣就夠了。我們家來來去去了好幾個外籍看護,第一個越南來的阿順阿姨在阿嬤家待了好多年,跟阿嬤還有我們感情都很好,後來阿姨離開後,來了一個年紀很小的印尼妹妹,我都還來不及問她的名字她就離開了。她在阿嬤家的期間,大家還是用阿姨稱呼她,因為「阿姨」是一個功能代稱,誰放在那個位置誰就是阿姨,你是誰,真的無所謂。

既然移工中文教學手冊裡沒有教,我就自己上網查了「你叫什麼名字」的越南語,查到後,我跑去阿姨那裡,拿著手機一邊看著一邊念:

Xin hỏi, chị tên là gì?

她看著我笑得好開心,大概是我念得太爛了吧,然後她說,A-xuan。然後她指著我說了一句越語,我意會大概是在問我的名字,我說,A-qin。A-qin,她復述,然後我也再念了一次她的名字,A-xuan。然後我跟她說gam on,那是越語「謝謝」的意思,是以前阿順阿姨教我的。可是其實我並不知道阿順是不是她真正的名字。

我想到我每次教英文文法時,說到詞性和句子結構,我總說,每個字都有一個詞性,就像你有名字一樣,你就是你,不管到哪裡都不會變。可是句子的結構就像在一個家庭或一個公司,有各種位置,什麼詞性可以擺在句子的哪裏,就要看他的功能。把句子拆掉後,每個字還是保有自己的詞性,那是拿不走的,那是自己。(註二)

可是我們要移工沒有自己,只需要填滿「看護」「幫傭」「粗工」「下人」等功能就好。當功能取代了身分,這個人就不再是一個完整的人,也就便於你物化他、使用他、歧視他、侵犯他。沒有名字,沒有身分,罪惡感也沒有對象。不管是帶著什麼期待和什麼情緒,他們遠離了自己的家鄉,到了這個不過就是幾個小時的飛機遠、卻有可能一來就好幾年走不了的臺灣,盡量安靜地來,安靜地待著受著,只期望安靜地走,不帶來名字也不留下樣子。雖然移工在臺灣受到的歧視和對待,並不會因為他們有了名字就會改變,但是如果要尊重而非施捨或憐憫,那麼我們至少可以從把對方視為對等的人開始,從知道彼此的名字開始,從一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開始。

圖片來源:移工故事認養計畫 https://one-forty.org/2016/03/07/mlc_1/
圖片來源:移工故事認養計畫
https://one-forty.org/2016/03/07/mlc_1/

A-xuan 阿姨一邊拖著地板,新聞裡一邊報導著華航罷工的事件。勞動條件極差移工們,若有一天想群起反抗惡意資方和仲介,卻連自己的名字也沒有。沒有名字的他們,面孔也全都模糊在一塊,糊成那外勞的模樣。然後看到了新聞台在被華航罷工的事件轟炸的時候,還是百忙之中抽空報了一則「正妹拜拜遺失手機,男警銷假火速尋回」的新聞,內容就是有人手機掉了,到警察局報案,然後警察幫忙找回,但是報導卻不斷塑造「警察阿宅看到正妹連放假都不要了」的故事。我看得火大,怎麼會有這麼這麼無聊的新聞?到底是想要說什麼?

其實我們都知道新聞到底想要說什麼。可是我們一定要聽這樣的故事嗎?連華航罷工都要講成一樣的故事,美女、香香的、顏質高。華航罷工這次的性別議題很多人都說得很好了,附註有幾篇連結(註三),我就不再多說,這裏儘引用Nana的一段話:「我排斥的,是我們不論何時何地都容易往外表去評論的反射弧。我想到以前讀過一篇文章,講說小女孩被稱讚時,最常聽到的都跟外貌有關,她的個性、特質卻很少得到注意。我想其實跟性別有關以外,跟我們看待小孩的方式,還有容易往外表去下評論的習慣也很有關。」

當外表取代了身分,功能取代了身分,被丟掉的是什麼,剩下的又是什麼呢?

「歧視」這個字的定義,簡單來說就是只用某一個片面的資訊來概括一個人、然後基於這片面資訊來對待一個人,而這個片面資訊會加深這個族群的刻板印象。如果用這個定義的話,就算說「空姐就是正」、「外勞就是耐操」這樣看似正面的話語,不也是一種歧視嗎?(對於歧視,朱家安有簡單明瞭的解釋

許多學術研究也發現,當一個人被視為一個完整的人,而非「只是」某個身分時,人際關係和自我身分建構的結果都比較好。例如,在醫療場合,當病人覺得被醫生視為一個人(完整的人),而非一個病人時(一個片面或暫時的身分),會認為受到了較好的醫療品質。其實不需要學術研究也可以從每天的生活經驗理解,當你不被看成一個完整的人的時候,那感覺肯定不好吧?

我也不知道這麼龐大的歧視結構和物化系統,何時能解,可是或許在面對他人的時候,提醒自己每個人都是一個完整而複雜的個人,學著問一句你的名字是什麼,這樣會不會讓這個世界變得好一點點呢?嗯,不過有件事一定可以讓世界更好,那就是支持取消移工三年出國一次的規定。

「Xin hỏi, chị tên là gì? 」
「khun chûue à-rai?」
「Namanya Siapa?」
「Ano ang pangalan mo?」
「你叫什麼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呢?

看更多有關不公平的移工三年出國一日規定:www.storm.mg/article/138144
看更多有關不公平的移工三年出國一日規定:www.storm.mg/article/138144

 

 

 

 

註一:不是每一本移工中文教學手冊都沒有「名字」這個單字,但是我們家使用的仲介公司提供的教學手冊裡面沒有。

註二:英文字有些有多於一個的詞性,這裏指的是大部分的單字。

註三:華航罷工裡面的性別議題
【罷工或是飛機上,都不是你們選妃的地方】
Nana的評論
別再說「史上最香的罷工」了
「我們擅於挑戰階級,卻很少翻動性別」:學運中的女性歧視,是整個台灣的問題

註四:一些越南語學習資源:
【越說越好】陳凰鳳越南語電視教學節目
台灣人學越南語
和越南做朋友吧

2 Comments

  1. 好文一篇!最後還附了越泰印三語的「你叫什麼名字?」
    可惜漏了菲律賓語~呵呵
    這邊幫您補上:Ano ang pangalan mo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