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社會, 身體

健身房裡的空間就是性別

《空間就是性別》是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老師的作品,一直是我心中的神作,這篇文章是我對於審美/空間/性別的雜感,所以借用了畢教授的書名。

2008年剛搬到美國生活的時候,受到很大的文化衝擊,其中之一就是年輕女孩的審美觀。

當年台灣的審美主流是美白,精細妝髮,追求骨感(但要胸部大);來到加州,發現在主流文化下認為是美麗的女孩們熱愛戶外運動,曬出小麥膚色和鍛鍊肌肉線條,妝也不像台灣女孩那樣精緻白皙,而是性感嫵媚款(但還是要胸部大)。

東西方的黃金交叉點果然還是在胸部必須大呀。(無誤)

黝黑性感的梅根福克斯,2008 FHM 全美最性感女人排名第一

 

白皙優雅的林志玲,2008 FHM 全台灣最性感女人排名第一

在美國住了一陣子之後,隨波逐流的我開始固定上健身房練肌肉,把梳妝台上雪肌精全丟了,每年夏天都要把自己曬得皮都脫掉一層,就為了聽身邊女孩兒驚嘆:『噢~妳的tan (黑皮膚)好好看~~』(台灣來的阿姊虛榮心很重)

家附近有一間很大的連鎖健身房,下班以後常去運動,寬敞明亮的落地玻璃門進去,可以直接看到裡面一排一排的腳踏車機,跑步機,踏步機; 各種有氧器材後面是重訓機器,用一根棒子插入鐵塊中調整重量(這句話怪怪的…..),機器旁邊是兩排房間,有壁球房,游泳池,團體教室,籃球房,可以在房裡面盡情流汗(羞),健身房的最裡面是自由重訓區,標著不同重量的圓鐵餅,任人自由拿取訓練。

根據我有一搭沒一搭去健身房的經驗,最後面的自由重訓區是生理男性密度最高的區域,而且很高比例是超級壯碩兩手肌肉大到無法平貼身體的男子!像我這種瘦小亞洲女子,每次想要去自由重訓區都要觀望很久,比方那裡有一台我喜歡的練大腿機器,是背跟地面平行,腳朝天花板踢重量的訓練,我會等到附近沒有人的時候,去機器旁邊一塊一塊把鐵餅搬下來,從前一個人使用的250磅搬到剩40磅才是我能承受的重量,但是在搬運的過程中,偶有壯男經過跟我說:『噢妳練完其實不用把重量搬下來,下個人可以繼續用啊』我只好尷尬地說:『我根本還沒開始練喲』(兩個人都好尷尬啊啊啊啊啊)

整個自由訓練區常常散發一種我(瘦小亞洲女子)很難靠近的氛圍,並不是裡面的壯男們拒絕我進入,而是在周圍都是非常強壯,非常硬蕊的訓練裡,自然而然讓身體狀態不如他們的我難以接近。

不知道健身房這樣配置器材的方式是否有特殊用意,最外面是健身門檻最低的腳踏車機,再來是跑步機(起碼要站起來),再來是重量用棒子調整的重訓機,最後才是要自己搬來搬去的自由重訓區。由簡單到困難的配置可以理解,在這樣的空間安排下,常常是越走到後面,男女性別的比例差異越大,儘管在健身房裡沒有遇過有人嘲笑弱小的人,我卻會因為搬運鐵餅的重複動作感覺不好意思(下一個人又得把我搬下去的重量再搬上來) ,因此放棄使用自己喜歡的機器。

我去過的健身房只有8間(認真算了一下),所以經驗偏頗的機率很高,  不過觀察各種空間裡隱含的性別是挺有趣的事情,像是服飾店裡的男女比例和衣架擺放高度的關聯,百貨裡女廁的和男廁的豪華程度差別,硬蕊型越野車(例如悍馬車)的買家性別組成…等等。

空間就是性別,畢老師在2004年出版的作品,一直都走在前方啊。

Photo by Monika Hoinkis(CC)
Photo by Monika Hoinkis(CC)

One Comment

  1. 商業取向的健身房通常會順應大眾想法(包括性別、運動能力),以安排器械、更衣室位置或動線,所以將跑步機等有氧訓練放在入口明顯處,應該是為了吸引更多人走進健身房,以達到商業利益。以使用人次非常多的有氧訓練設備來說,把跑步機放在最明亮處也是應該的。
    在台灣,我是不算瘦小的女生,有一搭沒一搭的混健身房已二十多年。我認為如果有喜歡的壓腿機放在自由重量區,就不要在意身材的懸殊,就去運動吧!這個世界需要我們自己去改變。而需要把槓片搬下來並不是你的問題,也不要擔心造成別人麻煩,因為去自由重量區訓練的健身者,是不能在意自己得搬槓片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