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 身體

【客座】性/別/流/動

客座作者/髒酷子

身為一個做過性別再賦手術(俗稱變性手術)的跨性別雙性戀主體,在演講分享的場合上常常會被問到的幾個問題:

「你覺得當男生好還是當女生好?」
「跟男生跟女生做愛的高潮有沒有不一樣?」
「如果你是雙性戀,你怎麼決定你喜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

其實這表示我的分享很失敗,聽眾還是被鎖在男/女二元的框架裡在思考性/別的互動模式,但,打破性別二元真的這麼容易嗎?即使對我這樣一個試著要操演性別氣質流動的實踐者來說,也依然不容易,連我自己都還在摸索,又怎麼能妄想坐在台下聽了幾十至多一百二十分鐘的聽眾,就能立刻跨越這道性別的藩籬。

性別無所不在

一個人出生時就會以這個嬰兒的生理性器官決定性別,即便是特例的兼性人(俗稱陰陽人),通常家長會在醫師建議下直接在孩子未成年前就在小時候幫主體決定其中一種性別,能尊重孩子到能自己做決定再選擇的家長畢竟是極少數。而性別決定後,就開始依照社會上對於男/女應展現的性氣別質刻板印象開始,從日常用品、玩具、個性依其對應的方式給予教育。

blue-pink圖片引用出處:你是否幫孩子貼上了性別標籤?誰說粉紅是女孩,藍色是男孩?

及至稍長,大從團體生活及學校教育,小至媒體傳播內容到生活訊息也依著性別二元的分工在運作。還好如今的小朋友不需要再看早期的可怕刻板內容。比如現在開放民間編譯的課本,雖然還是需要送國立編譯館審核,而當中也的確還是存在不少性別刻板印象的版本,但百花齊放總是好過獨家一言堂。即使如此,以下這個版本的課本還是一直沿用到了2000年初期。可以想像一下從家庭到學校到社會,整個氛圍都在告訴你男女有別。

textbook圖片引用出處:教課書展(三)

性別氣質不過是一種表演

因此在這樣的氛圍下成長的我們,自然而然的對「性別本來就只有男女」不會感到懷疑,甚至像我們這樣的跨性別者往往想的也是怎麼成為另外一個性別,而不去思索有沒有跨在中間的可能性。身為跨性別雙性戀,不知該說是一種上天的祝福還是開了個更大的玩笑,在我決心要上手術台,並且手術更換身份証後,我依舊可以喜歡與我法定性別相同的人。如果對方能接受我的身體樣貌還好,若對方希望我表現得稍微像異性一點,以免走在路上引人側目呢?也許會有人說,那對方不適合你,找一個可以完完全全接受你所有樣貌的人。其實這道理說來容易做來難,有時候感情就是這麼一回事。而且在我的觀念裡,性別既然是社會所建構,那麼它不過就是一種表演秀,對我來說既然男與女都是可以表演的,那麼為了我所喜歡的人演一場戲又有何妨。

4dimensions圖片引用出處:從兩性到性別—開啟你的多元視野

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性別氣質、性傾向四個象限間彼此拉扯,雖然每個都可以獨立來看,但卻又相互影響。以我自己來說,可以為了想要成為另一個性別學習模仿另一個性別的氣質操演,甚至手術去改造自己的身體以符合法定資格變更出生別(性別)。但如今卻可以因為喜歡上法定性別相同的人,再試圖操演回原本的生理性別氣質。而動機,不也是社會建構的一環嗎?我們希望自己再高一點、矮一點、胖一點、瘦一點,哪裡膨一點,哪裡凹一點,都是有動機的,而動機會受到許多的社會觀點所影響,畢竟我們與這個社會息息相關,有時候很難真的只活在性別政治正確的論述裡。

當男生好還是當女生好

被問到這個問題時,以前我有個制式的回答:「只要能當個接受自己的性別的人就好。」我接受自己是一個做過變性手術的中性人,雖然會覺得如果我沒有做手術的話,是不是跟伴侶在相處上就不會讓對方有同性戀的出櫃壓力?在性愛上就能使用我的原生性器官讓我的伴侶更快樂些?但我知道我其實很接受自己現在的法定性別身份。

變性手術不能改變原生性別(註一),但因為性器官的重建符合台灣或其他可變更法定性別的國家社會觀點,所以得手術後才能在法律上變更成為另一個性別,不過這樣不就掉入符合二元性別的社會建構中嗎?為什麼不能又男又女、可男可女、亦男亦女呢?我想男生時是個男生,我想當女生時是個女生,甚至我就是我,我不是男生也不是女生。

所以現在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應該是:「我覺得都很好也都很不好,但可以問問你自己,你覺得當男生好還是當女生好?為什麼?那有沒有可能在不變更性別的情況下把自己塞進那個對好的想像?」

Gender Fluidity Pride Flag By McLennonSon - Own work, CC BY-SA 4.0,
Gender Fluidity Pride Flag By McLennonSon – Own work, CC BY-SA 4.0,

男生的高潮跟女生的高潮有什麼不一樣

其實這問題問我不準,因為男生與女生的高潮生理機轉原本就不大一樣,但如果是問一位跨性別性在性別再賦手術後,人造的性器官高潮跟原本的性器官高潮有什麼不同,這個問題我的確可以回答。

不論是男變女或女變男,性器官的再造都是使用原本的性器官當素材,目前基因複製培養器官還多停留在理論實驗階段,要實際應用在醫療或美容產業還有一大段路。因此與男生做愛也好,與女生做愛也好,性高潮與原本手術前的高潮經驗是有絕對關係的,只是在手術期間,醫師的施術方式、手術時間等技術會影響到術後的體驗感,因此慎選醫師以及與醫師討論施術方式都很重要。找對醫師可以讓你術後在性愛上一樣上天堂,但找錯醫師可能是直接上天堂,不過有時候個人運氣也很重要,即便是對的醫師也會因為個人體質與術前的高潮經驗所影響,每個人都還是有差異的。但如果問我喜歡跟男生做愛還是跟女生做愛的話,我會說我喜歡跟女生做愛,但也享受跟男生做愛的感覺(笑)。

我怎麼決定喜歡男生或女生

人近中年,加上接觸了些許的性別論述,我一直覺得我找伴侶一定要找個價值觀接近的,男女不拘,相處愉快最重要。不過目前的伴似乎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啊(笑)。外型也不是我的夢想大菜,就連價值觀也差了很多,只能說人在感情大神的跟前很渺小卑微啊,而且為了配合現在的伴侶期待,我也試圖從性別論述雲端回到主流性別二元的地面,人生其實真的很戲劇化啊。如果再把我的基督教信仰扯進來,我教靈恩派的弟兄姐妹可能會說:「主啊,感謝祢醫治了這名迷途的羔羊,讓他從撒旦的陰謀中脫離出來!」我成了「後同」了,哈利路亞,你們快說「阿們」!但我的法定性別是女性啊,你們錯不錯亂啊?超級啊,難怪這些護家萌萌們超討厭我們這種跨來跨去的跨性別,比討厭同性戀還多(燦笑)。所以,我想不是我決定怎麼喜歡男生或女生,我不大受到外型上的吸引,主要是從實際的相處而來。應該說誰願意讓我賴在身邊,我就有很高的機率喜歡上誰吧。

 

註一:性別的基因是不會改變的,性別再賦手術也無法讓受術者可以在術後擁有生育能力,因此生理性別是不會變的。

註二:後同一詞主要從香港基督教界提出,主要論述是從酷兒論述提到所有的性/別狀態其實都是選擇,因此成為「後同性戀者」(不想再過以前的同性戀生活)也是眾多選擇中的其中一種。

 

髒酷子

性/別流動實踐者,生理男性,目前是法定女性,喜歡男也喜歡女,或者不男不女、亦男亦女的泛性戀。雖然沒有性別學術背景,但從自身經驗出發,加上偶爾會「路過」性別圈,是個街頭性別實習作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