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 社會, 身體

殘毒餘生 Strung out

殘毒餘生是一部黑白記錄片,原文名叫做Bat Zona,從希伯來語直接翻譯的話,意思是「妓女的女兒」。會取這個名字的原因,是因為導演 Nirit Aharoni 本人就是一名妓女的女兒,她在寄養家庭長大後,找到了她的生母,並用鏡頭帶所有的觀眾去看眼中的母親以及她母親的妓女朋友。

電影一開始介紹一個在以色列 Tel Aviv(特拉維夫)的基督教社福組織 Door of Hope,這個組織提供簡單的床和盥洗空間,讓這些社會底層的妓女們能休息梳洗。但是因為經費不足,這個組織能提供的有限,雖然明白這些女人沒辦法在街上安身,還是沒辦法提供她們更多的幫助,只能再讓她們回到街上。

影片裡訪問了很多海洛因成癮的妓女,問她們是怎麼走上這條路的,以及對於自己的過去和未來有什麼想法。有些人是因為被兄長陷害染上毒品,有些人是因為旅遊染上毒,從此之後再也回不到原來的生活。為了支付毒品的費用,在傾家蕩產之後,只能在社會底層用著最原始的方法出賣身體掙錢。

strung-oug
電影截圖

儘管她們的生活很辛苦,也因為毒癮和賣淫讓她們的身體心靈變形,但她們也仍然是人,而不只是一個「毒品上癮的妓女」。 透過鏡頭,我可以想像導演為了要拍攝這部影片經歷過多少拒絕和挫折,但是她還是用著愛心和耐心去接近這些受訪者,讓她們感受尊重放下心防,進而跟她分享很多自己的事情。讓觀眾真正去看到這些人。越看這個影片,越覺得自己跟這些女人很近,然後會因為自己原來的刻板印象感到罪惡。讓鏡頭下的她們不只是一個標籤,她們是活生生的人,有恐懼,有夢想。

毒品跟賣淫就像電影裡提到的,是張「one-way ticket」,沒有回頭的機會。這些在社會底層的女人們,為了維持活著,只能用藥物或是毒品解除痛苦,但是也因為使用毒品,也因為沒有好的社福機構,她們只能一天過一天。因為賣淫而生下的小孩也會被人領養走,因為她們沒有能力照顧孩子。但是 The Door of Hope 不是勒戒所,需要幫助的女人們也得不到相關的幫助,只能繼續沈淪。

strung-out-2
電影截圖

這個影片讓我想起前陣子顧立雄推動的毒品除罪化,他的主張是:「希望能讓這些單純施用毒品的藥癮者在進入司法程序之前,先按時到醫療機構接受藥癮治療的計畫,如果能夠順利完成治療程序,就不用被送入矯正機構而中斷他原本的生活;反之,若無法完成治療程序,仍然要依照現行原有的司法程序,進入矯正機構接受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等司法處遇。」

顧立雄認為應該把吸毒者列入醫療前置程序,從根本減少吸毒者。我覺得他的想法很好,台灣目前對於吸毒者的處置就是扔進監牢裡,沒有提供完善的醫療處置,也沒有完善的勒戒措施。但是臺灣社會對於更生人並不友善,許多從監牢裡或是勒戒所出來的癮君子,往往因為不被社會接納,或是沒有得到完善的醫療處置,又再度開始吸食毒品。這只是一個惡性循環,只是給需要幫助的人一張單程車票,送到社會底層去。

顧立雄
顧立雄立委

我們這些可以看電影有網路的人,其實都是有能力可以幫助這些藥癮者的。有機會看見這樣的一部影片,和我們所擁有的許多東西其實已經是特權(privelidge),希望這部影片,能讓我們有更宏大的胸襟去接納並扶持身邊的人。

我們該相信每個人都有第二次機會的,我們該認識每一個人的內心而不是標籤 。

strung-out-3
電影截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