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

親愛的妳

我記得差不多就是二十年前的這個時候,妳第一次發現自己對好朋友的心思超越了友誼,下課十分鐘的混亂中,窗框中擠進來她的笑臉、怎麼說都說不完的話、佔有慾、還有放學後漫長的不忍分別,最後離開前在彼此臉頰上留下的一個親吻。一般的朋友之間不會這樣的吧?不是一直以來好像都有喜歡的男孩子嗎?對她巨大的慾望應該怎麼辦呢?二十年後的我雖然好像多讀了很多的書,但很多時候我跟你一樣,仍舊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事情。

二十年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你會想要預先知道嗎?我不大確定,從小你就不大相信任何形式的占卜或預言,閱讀星座和血型只是想要多了解自己一點,為什麼你這麼喜歡多了解自己一點呢?有時候我會覺得這是一個祝福也是一個詛咒,如果不是從小被允許追根究柢,被縱容執拗,你或許不會這麼忠於自我,但或許也就不會選擇走上一條這麼艱難的道路──是的,二十年後的我還是相信是不是同性戀也可以是選擇的(你的個性就是這麼一成不變),情感和悸動也許是發自內心而非大腦,但是人可以選擇趨避痛苦和汙名甚於選擇愛,也可以選擇為了捍衛愛而站在大街上抵抗甚於選擇一個安全的暗巷(喔,順道一提,其實暗巷從來也沒有比較安全)。

Photo by Altug Karakoc (CC 2.0)
Photo by Altug Karakoc (CC 2.0)

七情六慾誰都有(大概幾年後你會開始看到神父跟牧師也有情慾的電影,這不算是太嚴重的劇透,所以我想可以先告訴你),但我們最終是因為我們的選擇而成為不同的人,而慢慢你會學會理解沒有甚麼選擇是錯的,只有一些選擇是會讓自己疲倦和傷心的,這太重要了你知道嗎,關於「理解」這件事情,這世界有時候真的是充滿了惡意,但是你必須阻止自己降低到跟惡意一樣的水平。

你很快將會做出選擇,我想你其實心裡隱約知道你會怎麼做,因為你一直都是這樣,害怕和恐懼的時候偏偏要抬頭挺胸大聲說話,久了頭破血流的傷口會結疤,然後你就會變得皮粗肉厚。還好你一直很喜歡笑,容易覺得快樂,痛楚過去以後,你會忘記傷痛,還是會覺得這個世界對你真好。

這個世界的確在各方面都對你很好,包括讓你擁有「容易快樂」這樣的品質這件事,但是有很多人過得沒有你這麼舒爽,所以你要好好的為這世界上其他過得艱苦的人再努力一點,加油,好嗎?──這一切聽起來真像是說教啊,現在的你應該會有一點憤世嫉俗地「嗤」我,我本來希望自己不要那麼倚老賣老,但是除了因為說教是一種職業病以外,我必須跟你說真的:偶爾想到你,你的中二也讓我挺覺得汗顏的,所以你還是盡量聽一下吧你。

Photo by torbakhopper (CC 2.0)
Photo by torbakhopper (CC 2.0)

我記得現在的你應該是還相信努力付出跟回報之間的關聯性的,這樣很好,幾年之後你會開始參加同志運動(這件事情應該劇透也沒有關係,我想你也會覺得這是順理成章的事情,雖然現在你還對這件事情一點理解都沒有)、還有談戀愛、還有為了談戀愛和失戀沒有認真對待學業──這個我想想,決定不做白工多說甚麼了──

你有時候會受傷、有時候會覺得有志者事竟成這句話根本就是唬爛,但是就長遠的來看,台灣的同志運動還成功的維持著這個「努力─回報」之間的關聯性,這不得不說也是世界少數的溫柔之一,大概是因為我這一路認識的同志運動志士們都是太好的人了,流下的眼淚和血都可以灌溉出溫潤的小白花來,過去這周末有一場很感人的集會,從天空看下去,總統府前像是開了滿山遍野的白花,非常漂亮,在1996年的你一定沒辦法想像的漂亮,哼哼,為了看到這一天,盡量多努力一下吧,很值得的。

所以我想我就差不多講到這裡了,我想了又想,覺得自己並不想真的去改變你甚麼,或告訴你什麼預言或道理讓你的人生容易一點,畢竟我是一個相信回到過去亂來會改變未來的科幻小說讀者,總覺得劇透太多我會不會就邊寫邊蒸發了呢?(如果可以邊寫邊長肌肉的話倒可以多寫一點……)

更重要的是,因為你未來的人生中痛苦和快樂的比例,以及在痛苦和快樂之間的掙扎造就了今天的我,或許這世界上有更好的人生,但是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是最好的安排了,所以你就乖乖的去經歷吧,當一個同性戀或者是其他,流眼淚大笑抽菸喝酒讀一點聖經佛經做一點瑜珈跳一點舞或者是其他,讀一點女性主義酷兒理論但又不求甚解或者是其他,我會幫你收爛攤子的,趁董氏基金會還有一些保守的基督教團體都還沒有越管越寬之前。

對了,下個月天氣很冷、然後又經痛的時候,記得要讓她陪你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