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書寫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也許每一個生長在台灣的同志,永遠都忘不了2016年末,這些日子以來我們所經歷的事情。曾經不對「結婚」懷抱希望的我們,在這些日子裡,隨著議題的推進而起伏,我想大多數人或許不是真的需要結婚,而是希望一個平等的權利。結婚,是給同志的一個訊息:你不是次等人,你的愛和他人沒什麼不同,你有資格抬頭挺胸地活下去。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超過二十五萬人走上街頭,表達對同志婚姻的支持。作為志工,在台前待了九個小時,現場真的洋溢著愛與和平的氣息(超不習慣同運場合如此PEACE~抖)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應該是接受了台上主持人的邀約,看見萌萌不要嗆聲,要跟旁邊的人接吻給他們看,但是要記得問一下隔壁的人願不願意跟你接吻啦),情侶只要發現自己出現在大螢幕上,就會熱吻起來。

有一對拉子COUPLE入鏡時,其中一位低頭用手機,另一位發現兩人出現在鏡頭上,就扳過女友的肩頭,來了一個令人暈頭轉向的霸氣之吻(回家要跪算盤了你知道嗎XDDD);當然也有閉俗害羞款的COUPLE,在大螢幕前面面相覷,尷尬不已(逢場作戲懂不懂嗄~)

說來有點不好意思,這些熱吻的時刻,竟是整個活動中,我最感動的時刻。

在大庭廣眾下牽手、接吻、求婚、接受眾人的祝福,對異性戀而言,這都是如此普通的事情啊!而這是我第一次,在如此公開(現場二十五萬人外加各頻道直播的眾目睽睽)場合,展現同性之間的愛。同志朋友們要的就是這麼簡單:讓我們的愛,在陽光下燦爛閃耀。

Photo by torbakhopper (CC)
Photo by torbakhopper

每一次都會想起那些畫面:葉永鋕媽媽在公開場合所說的話:上天創造你們這樣的人,一定有他的目的,你們要勇敢作自己,不要害怕。我們要向著陽光,爭取屬於我們的權利。屏東兩位女學生自殺,完成了「跟自己這輩子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伴侶走完人生的路」的心願。鷺江國中楊同學在遺書中留下的字句,「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這些年,過去了。每一個同志,都背負了沈重的生命,我們在意識到自己異於多數人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明白,這個社會的本質不適合我們。小同志們隱藏自己,在異性戀的世界裡默默地長大,直到有一天,他們有能力抵抗無所不在的惡意,勇敢的作自己。

同志們的需求,其實很簡單。

如果有一天,小同志們不再害怕與他人談論自己的戀愛情事,不再擔心家人會不會因此把自己趕出家門,不再揣想朋友們會不會因此與己斷絕往來,不再憂愁主管同志因為自己的性向而投以異樣目光。

如果有一天,同志們可以結婚,是不是他們的處境都會好些?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向「不見得有惡意」的他人心平靜氣地談論這些。因為要背負著那些已經死去的他人,以及差點死去的自己,已是不可承受之重--我們要向著陽光擁吻,讓世人明白,我們的愛,沒有不同。

誰都有資格平等的活著。我們都要活著,見證曙光在台灣升起的時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