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認同

我的同志身分是個選擇,感謝這個選擇。

嚴格說來我並非單性戀,但交往對象目前是同性,於是在廣義中,是個同志。

最近婚姻平權各種公開大型活動在法案出委員會後暫告一段落,但話題正熱時傷人的豈止有盟盟而已,在各條新聞話題下都可以看到指責裸露、多人性交、多重關係等等的發言,其中不乏同為同志的同志。

前些日子同志大遊行中,一名女子上空宣揚身體自主,自然成為新聞焦點,新聞下面大家罵翻,除了衛道人士,也有許多同志認為這種時候為什麼要如此“模糊焦點”,落人口實,我不禁回想起剛開始參與同志運動時。

已經是十幾年前的模糊記憶裡了,記憶裡有很多尚未出櫃,不能被媒體拍到的臉孔,大家走完遊行,還得心驚膽跳地跟家人在晚餐時間共賞新聞畫面,不像現在為了婚權可以萬人早上九點集結,讓媒體拍出個浩浩蕩蕩,就算沒出櫃的人在電視上被看見,推託“我有同志朋友所以一起去支持他們”,多半都還能被政治正確的免死金牌護著。可是在大家多半還見不得光的年代,陪著同志走上街,出錢出力出人的,就是一些同樣在雞蛋這邊的弱勢團體,性權、妓權、BDSM…,也因此接觸到好多沒想過的話題,看見好多沒體會過的痛苦,就這麼一天,被社會壓抑著的人們,因為把所有撐一口氣還未死絕的力量集結在一起,大家不悲不苦,招搖過市。

攝影:Satie
攝影:Satie

後來習慣在遊行新聞裡搜尋這些盟友,有些還是老面孔,也有很多新朋友,同志大遊行除了同志外,也兼容並蓄了各種少數,為各種汙名提供發聲平臺,每一個人在生命的某些片刻,可能都會猛然發現自己背負著一些汙名,從性別、性向、性癖好,到工作成就、婚姻家庭。看見大家依然站在一起,對抗這個世界,總讓我覺得好安心,雖然有些苦痛我或許還不懂,有些訴求與倡議我可能了解的不夠深入,有些表達方式我可能自己做不到。

除了是個同志之外,我絕大多數的生活面都很幸運,家境不差、學歷尚可、工作能糊口,也應付得起一些娛樂和興趣。基本上我就是個該死的中產階級,除了傷春悲秋,需要煩惱的不多。如果我不是個同志,或許也會永遠抱著既得利益者的優越,覺得別人是不夠聰明、不夠努力、自甘墮落。

因為生命好運而平面,要失去同理心實在太容易了,那些穩穩紮根在土地上的人,又怎麼能理解海上飄搖的恐懼呢?所以本被視為異端邪教的天主、基督信仰,成為主流之後打壓異己不遺餘力;在光譜裡被看見被肯定的陽光幸福同志,深怕落回汙名,想甩開其他不被看見的少數。

從那個大家難相處地要命,卻為著命存一線,擁抱取暖的年代走來,我很感謝我是個同志,我的同志身分,是一種選擇,這個選擇裡有各種私人情感與理由,這個選擇的後果,則因為所有並肩走來的大家,讓我在面對惡意之時,得到許多沒有預期的善意和同理心,那些出櫃後依然愛我的朋友、那些明明是異性戀,卻比我更用力的戰友,那些有宗教信仰,卻沒有歧視眼光的教友…,也希望得到了善意,因而能更理直氣壯面對這個世界的大家,不要忘記那些被同理的時刻,感受到他人苦痛的時刻。

不要因為戰勝了怪物,就變成怪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