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社會

【客座】容許記憶的出錯

客座作者/monster

前陣子蔡英文總統會談婚姻平權正方,而殘酷兒的Vincent因在臉書上轉述蔡英文「你這一生不一定等得到同志婚姻」一言引發爭議,隨之,未待媒體採訪,總統府發言人即速發聲明稿,使得輿論壓力往Vincent身上壓,當中亦不乏一開始便相信Vincent的群眾,甚至有人聲稱Vincent因說謊而拖垮同志運動的形象。

該事件已有〈無聲的逐字稿與眾聲喧嘩的認同政治〉一文非常透徹的整理與分析,因此這裡僅以一些自身觀察到的社會脈絡發表看法,以及對於記憶的錯誤,我們應當如何對待?

資訊爆炸的洪流

首先在整起事件中,最值得注目的地方就是「事實」。相信我們都同意「資訊爆炸的年代」這句話,它也足以當成我們所處年代的標誌,現今電子媒體的發展,使得資訊能夠在數量與速度上搶進,而我們常常有這樣的經驗:各大媒體為了搶快,呈現出多元卻紛雜的訊息,誰呈現了「事實」常常是閱聽人篩選資訊的重要基礎,也是挑戰,因為有太多資訊等著求證,當資訊的洪流將我們推移得無所適從,便容易讓自身經驗先行,判斷誰講的才最可靠。

並不是說這樣是錯誤行為,畢竟在充滿不確定的環境中,人的心力確實有限,並且整個環境迫使人們需要時時接收新知、不斷調整自己的思考路徑,同時也不允許眾人在一個點上停留太久。媒體看似提供了自由的選擇,事實上,人們依舊不自由。洪流太過湍急,早已快過日常生活的軌道,以往威權時代至少尚有清楚的「選擇」,但現今雖有多樣化的選擇,卻也同時晦暗不明,難以安身立命的人,會做的,必定是抓取浮木,也就是看起來最具真實性的資訊來源。

總統府在洪流當中的位置之所以關鍵,是因為不管從歷史或現實的角度來看,它都具有穩定的權威性,也掌握了許多層面的詮釋權,同時它也駕馭了資訊的速度——迅速發逐字稿、迅速原諒一個人的作為,如此不待人細想的速度。儘管訊息的選擇變多、我們對權威的想像也已有了質變,但眾生喧嘩的氛圍卻也引發了整個社會的不安感。誰才是可信的?這個問題許多人心中早就預設好了答案,否則總統府的澄清不會如此重要,甚至得以在關鍵時刻服眾,並不僅僅因為蔡英文是當事人。

如上述,我們對於權威的想像已有不同,甚至有多個權威並存的狀況,因此反觀同運,雖然運動容許多元意見,但Vincent同時成為了一個仿若權威者的意象,因而被認為需要為整體同運負責。既然承擔起了這同運權威的意象,也就不得不走進好同志與壞同志的框架。

過往由情緒與歷史沉積而成的脈絡反而退位為後景,又新又快並且看似「可靠」的資訊,成了最重要的前景。

Photo by IK’s World Trip (CC)

記憶的差錯

那麼,Vincent有沒有說謊呢?由於沒有參與當下的情境,加上府方因保密協議不便公開詳細對談內容,這仍然是一個身為旁觀者無法商榷的問題,然而這邊想提出來的是,記憶也會出錯。

記憶或回憶往往被認為是對事實的呈現,而有了正確與否的問題,然而,記憶裡的內容並不是客觀時間上的「過去」,它所攫取的內容是「現在」所感知到的狀態。

但這並不意味著記憶與既存事實是兩件迥然不同的事,後者還是以前者為基礎,並非憑空想像,而Vincent的記憶所容納的,或許更多的是一個人由過往受迫經驗所堆疊而來的生命。我雖不是他,但相信很多人都同意,受迫的經驗對Vincent而言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否則他大抵不會在總統面前現身。Vincent後來的道歉,修正的是他與我們之間的話語關係,話是說錯了,但痛苦能錯嗎?事實必定等同於「可見」嗎?

或許這也是我對Vincent的「超譯」,但容許記憶的出錯並不意味著Vincent就必然無辜,恰恰相反,我無意走進對與錯的兩值評判,也同意說話者必須負起背後所乘載的全責,不然只會淪為「相忍為同運」。只不過,在這裡仍是想提醒,當我們在觀視真假之辯的時候,也必須想到議題底下是活生生的人,無可計量。記憶會出差錯,但那些差錯是因為有些事情、有些人,儘管環境瞬息萬變,仍無法跟上時間的推移,以及權力的走向。婚姻平權就是很好的例子。

美國經濟學家Paul Krugman曾言:「政治決定誰擁有權力,而非誰擁有真相。」(Politics determine who has the power, not who has the truth.)倒是替我們的社會脈絡下了一個註腳,掌握資訊洪流的人即掌握權力,而這權力、這清晰可辨的浮木,顯然不足以等同真理或事實,要不然政府也不需要人民監督、批判。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們都不能等,但還是先停下來吧,停下來看看可見的文字所帶來的侷限,停下來看到更多不可見。

停下來注視那些被洪流沖淡的臉孔。

Photo by Sarah Le Clerc (CC)

 

monstermonster

愛男人的陰柔男,但拒絕男同志的身分政治與婚家意識形態。

某些情境下會認為自己是異女。過去受規範投射,一直處在「成為異男」的過程,形塑出(據友人說)特殊的性別氣質,變得真gay假gay莫辨。

因此比起gay,更喜歡自稱que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