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有稿來Q】新聞主播的美貌神話

投稿作者/魏子林

在網絡搜尋「台灣新聞主播」,首先出現的關鍵字是「美女圖集」。前香港女主播方健儀曾經在訪問中說:「…老師說過,電視新聞是一個show business(娛樂性行業),傳統來講,做主播要靚(編按:意指好看),起碼要眉清目秀。」[1]

在電視的鎂光燈下,觀眾想看「得體」的新聞主播,她們自然要打扮。例如前香港女主播高芳婷曾說:「…觀眾不會想看見一個披頭散髮或蓬頭垢面的主播。我們細心整理儀容,是出於對這份工作的基本尊重。」[2]

不過,「得體」的準則又是什麼?這種外表的規範是否理所當然?《美貌的神話》(The Beauty Myth: How Images of Beauty Are Used Against Women)的作者娜歐蜜・沃爾夫(Naomi Woolf)提出,社會對美貌的規範其實存在著性別差異,新聞主播亦鞏固了社會對女性美貌的神話。[3]

Photo by Hope (CC)

美貌神話的雙重標準

無可否認,不論性別,新聞主播的外觀都要符合某些規範:他們的打扮不可令觀眾分散注意,影響他們接受新聞資訊。但男女主播的打扮準則明顯存在差異,女性需要下更多功夫在打扮上。曾經有澳洲男主播穿著同樣的西裝一整年,也沒人關注,但他的女主播同事一旦穿錯了顏色,便會受到責備。他發現大眾會品評他的幽默、訪談素質,但評核女主播的表現時,則看她的衣著服飾。[4]

有美國女主播的硬照(編按:宣傳照, 指為雜誌或工作專門拍攝的照片。 )被公司「改圖」,但男主播的外觀從沒受到同樣的指指點點,而該電視台因此被批評雙重標準。[5]

在香港,簡單如眼鏡,男主播可以架起一副眼鏡報新聞,但戴眼鏡報新聞的女主播寥寥無幾。前女主播高芳婷亦撰文:「女主播一星期出鏡五天,每天都有不同顏色及款式的外套。」[6]

看看電視,男主播外套的款式又有多少?如沃爾夫所說,如果相同的打扮準則適用於男女主播,大部分的男主播應該都失業了。

性別歧視抑或市場邏輯?

那麼,這算是性別歧視嗎?且看美國女主播Christine Craft的案例。Craft曾入稟控告其當時任職的電視台性別歧視,指電視台對出鏡的女性施行比男性更嚴苛的標準。據她表示,電視台之所以把她從主播調回當記者,是因為觀眾覺得她「太老、太不吸引,對男性不夠恭敬」。該電視台曾經進行市場調查,發現觀眾普遍覺得Craft外形不討好。最終Craft沒有成功,法院認為即使電視台較看重女性是否符合「柔順」的氣質、更講究她衣著的蝴蝶結、褶邊,這些準則仍符合該電視台所要求的「合專業形象」、並有市場調查根據,而法院並不是一個可以權衡電視新聞形象和內容輕重的合適平台。[7]

「專業美貌資格」

電視台對主播打扮的要求,大多跟從市場邏輯。不少主播亦認為這只是合乎觀眾口味、愛看美女是人之常情。沃爾夫卻對此作出批判:「主播的例子其實象徵和鞏固了整體社會在職場上的「專業美貌資格」(Professional Beauty Qualification)。」從前只有表演的行業講究美貌,現時社會愈來愈傾向將「美貌」界定為一項資格,並廣泛地在不同行業制度化。一般公司當然不會明目張膽地把美貌列為入職條件,但沃爾夫認為僱主愈來愈看重外觀,默默將其視為「資格」,並影響他們對僱員的觀感,尤以女性員工更甚。

Photo by Risto Kuulasmaa (CC)

社會對女性的外觀要求比男性高,女性維持美貌所花的功夫亦更多,從而影響她們在職場上的競爭力。「專業美貌資格」背後極其重要的假設是,任何女性均可以透過努力來獲得美貌--「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些,沃爾夫稱之為美貌的神話(Beauty Myth)。當美貌的神話在職場上被彰顯及制度化成為「專業美貌資格」,這個在香港流行的說法-「你的樣子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也不無道理。

花瓶主播的代價

前新聞女主播陳珍妮曾經說:「身為新聞從業員,卻連自己的髮型亦無法捍衛;每個人,都是「啤膠」(編按:從模子中倒出來)後一切一樣的假象。」[8]

在美國新聞業內,亦有’Anchorclone’的說法-女主播一式一樣,年輕貌美、相似的髮型、厚實的妝容。沃爾夫指,什麼是典型的,什麼就是可被取代的,以美貌為賣點的主播因此很容易被取代。曾有香港新聞工作者撰文〈當新聞淪為化妝〉,慨嘆如今新聞主播只是花瓶、讀稿機器。[9]

但這不代表個別主播本身無實力,反而反映出在現行電視台制度中,主播的發揮空間根本不多。美國女主播芭芭拉·華特絲(Barbara Walters)八十多歲仍然可以在幕前工作,美國觀眾也會因為個別明星主播而收看該新聞節目。但在很多亞洲地區如、台灣、香港等地,莫說獨家訪談,全職主播連實地採訪的機會也不多。行業生態、管理層取向等深層因素皆一同建構了新聞主播的美貌神話。

先是人,再是女人

破除美貌神話能夠為社會帶來好處。因為根深蒂固的美貌神話,在螢光幕上的女主播只能充當符號。符號是靜止的,它會阻礙女主播作為個體的文化表達,她們的吸引力不在於她質疑權貴、問他們尖銳的問題,而在於她的樣貌和身體。如此一來,主播更重要的特質被忽略了,例如新聞觸角、編輯能力、臨場對談能力等等,甚至有可能因此埋沒原有實力的主播人材。如果電視台追求有素質的新聞,那麼培訓名主播比美麗女主播更重要,當然,這前提是電視新聞行業本身能夠穩健發展,並有充足資源吸納人材。

放諸在職場上,「專業美貌資格」的消失不止為某種性別帶來好處。當僱主在招聘升遷「對事不對人」,無論任何性別都可以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當然更有利於社會發展。社會需要破除對女性美貌的想像,女人也應該如男人一樣:先是人,再是女人。女性值得讚美的地方不止是她們的外觀,有權力和智慧的女性也可以具吸引力的。

還記得就讀新聞系時,在新聞主播一課上,老師說:主播的英文Anchor的另一個意思是錨,也就是在船靠岸時固定船隻的工具,主播走在最前,應該是報導的最後把關人,穩住整個新聞節目。我希望,有一天美貌神話破滅,主播真正「起錨」!

Photo by scrappy annie (CC)

[1]「方健儀 揮不去的記者本色」,《晴報》

[2] 「主播高芳婷:主播台的日與夜」,評台

[3] Woolf Naomi, The Beauty Myth: How Images of Beauty Are Used Against Women, P.27-57

[4] ‘Australian TV Anchor Wears Same Suit Every Day For A Year To Prove Sexism Is Going Strong’, The Huffington Post

[5] ‘Female news broadcasters criticize double standard’, Pittsburgh Post-Gazette

[6] 「主播高芳婷:主播台的日與夜」,評台

[7] Christine A. Craft, v. Metromedia, JUSTIA

[8] 「【獨家】陳珍妮《TVB新聞部血淚史》揭秘聞‧爆不公(1)」,《蘋果日報》

[9]天吾,「當新聞淪落為化妝」,立場新聞

 

魏子林

英國劍橋大學性別研究哲學碩士畢業,喜歡媒體和文學,夢想是能夠同時做記者和研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