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身體

艾瑪華生的奶子

浮華世界(Vanity Fair)的最新一期封面是艾瑪華生;就如同一年前引起轟動的「叫我凱特琳」(編按一)的封面報導,這週浮華世界又再度成為新聞熱點,我其實在眾多的時尚雜誌中一直很傾心於浮華世界,每期的攝影和美學都很對我的眼,尤其是各大典禮後的續攤趴(after party),浮華世界每次都晚會包裝盡善盡美又創意無限啊,另外雜誌報導也多琢磨社會議題,誰說時尚不能搞政治?

華生因宣傳迪士尼真人版電影美女與野獸,接受了浮華世界的專題採訪,拍攝了一系列照片,以她真實生活中的演員和社會運動家的雙重身分出發,主題為「反叛的貝兒」;攝影作品和影片奇幻復古,以灰階和大量的白刻劃出似假非真的夢境感(有興趣的請往這裡看浮華世界的完整作品)。

然而這次成為焦點的不是華生在封面上有多時尚,或著攝影水準和造型有多美,而是內頁裡面一張她上半身只穿著Burberry白色鏤空披肩配下半身蕾絲裙的照片。這張照片成為焦點的原因沒有其他,就是華生她露奶了。這件事太重要了,所以平抬再說一次。

花生她,噢不是,是華生她露奶了!

一開始媒體上還沒什麼討論,畢竟會認真翻到內頁看照片的媒體人不多,直到英國一位電台主持人 Julia Hartley-Brewery 在她的推特帳號中轉貼了這張露奶照,並且評論:「艾瑪華生:『女性主義 、女性主義…性別薪資差異…為什麼啊為什麼沒人認真聽我說…女性主義…啊!來看我的奶子』(Emma Watson: “Feminism, feminism… gender wage gap… why oh why am I not taken seriously… feminism… oh, and here are my tits!”)」,這篇推特超過兩萬多人轉貼,支持者和反對者在鍵盤上爭論不休,最後記者將此評論回報給華生,希望她針對此事件作出評論。(編按二)

Copy Right: Vanity Fair (https://goo.gl/aZ2CmO)

華生自從從大學開始就致力於女性平權運動,她以聯合國親善大使的身分致力於落實女性受教權,也是Heforshe計畫的發起人。該計畫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啟動時,她所發表的演說句句動人 、鏗鏘有力,對社會宣揚了她對女性主義的解讀,當年引起了很多共鳴。再加上她工作形象緊連著妙麗,那個冰雪聰明的文青形象,讓人有一種「該女子清新脫俗,怎能隨意在鏡頭前寬衣解帶」的印象?這張照片讓華生當場被人批評書生變婊子,袒胸露乳實在不合社會風俗。

女性的身體自主權一直都是性別運動的主題,封建價值觀下的女體大多二元化的被分類為物化的商品或者道德象徵,妳穿得少就是賣肉的婊子,妳的思想、社會價值和人身安全在裸露的前提下不值得被尊重和保護,這樣的歧視與偏見就是浮華世界這張照片引來批評的真兇。

華生最後在電影宣傳的訪問裡回應:「女性主義是給予女性自主地選擇權,它從來不是一根用來打壓其他女性的棍子,它要求自由、它要求解放、它要求平等。我實在不理解我的奶跟女性主義有什麼關係。」

順帶一提,華生主演的美女與演獸是迪士尼首部有出現同志角色的電影,想當然爾,反同團體揚言要杯葛拒看此片,可以接受貝兒跟野獸談戀愛卻不可以接受同志角色的邏輯,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大家快有空去電影院重溫一下人類與野獸的戀愛故事說不定可以增加對反同人士的些許同理心。

 

編按一:1976年為美國奪下男子十項全能金牌的運動員布魯斯(Bruce Jenner),在以凱特琳(Caitlyn Jenner)的身份出櫃後,登上浮華世界封面。當時的一系列照片也引起女性主義和性別議題的爭論。推薦延伸閱讀:布魯斯的櫃子

編按二:正因為這條推特用了tits這個字,本文作者因此決定用「奶子」這個中文詞彙來對應其中的俚俗意涵。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