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哇,同志婚禮,給你們打八五折!」

沒想到,我也有在台灣補辦婚宴的一天。

籌劃的過程是非常有趣又發人省思的。 可能是因為我們是同性婚姻,在接洽或是計畫時,有些地方都得有點刻意地跟合作對象說:「那個,我們是同性結婚喔。」幸運的是,台灣的公眾空間相對同志友善,我們遇到的都是非常專業的團隊,他們都會很熱情地跟我們說當然沒有問題。

在這個正在進步的社會裡,大家漸漸接受同性婚姻,並表達支持的同時,我們其實從中得到很多的優惠與折扣。例如,有些合作團隊會因為我們是同性couple而給我們的服務額外打折或是贈送禮物。在開心地接受這些優惠的同時,我其實心裡感覺也有點複雜。我會默默地想著,什麼時候,同性戀人才可以跟其他人一樣,普通、平凡,而達到真正的平等?我們得到優惠,可以是因為我們是一對lovely couple,而不再只是因為我們是一對同性couple。

籌備婚宴的過程中,我們雙方的家人都是非常支持,並且都沒有什麼特別意見的,因此我們就完全照著我們想要的去做。因此,我和我爸討論到了喜餅。

在一開始幾次討論的過程中,都是我和我太太很熱絡,放了好多個樣品,想跟全家人討論,經過一番討論後,又都沒有下文。某天,我爸就打給我聊天,聊一聊就說:「喜餅就不用了吧。」我傻眼了一秒,並問了為什麼。我爸解釋說:「因為你們是同性婚姻,不需要這些習俗啊。而且到時候喜餅是要給哪一方的朋友?總不能說你不是女方吧。」

圖片出處:https://www.boitedebijou.com.tw/

說實話,我爸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當下我只覺得生氣、難過跟羞愧。後來自己靜下來想想,我覺得有些習俗也可稱為生命禮儀,其實是讓人們可以在人生大事件發生時,不會感覺無所適從。只要遵循這些習俗,好像就可以完成一輩子可能就這麼一次的大事。每一個習俗,都有其用意,隨著時代的演進,人們也開始用自己新的方式去解讀其意義。

後來,我跟我爸說:「對我來說,喜餅就是一個分享喜悅的方式。我希望可以讓每一個來共襄盛舉的親朋好友都可以感染我們的喜氣。我們不是為了習俗而習俗,我們是想藉由一些習俗來協助我們達到一些背後的目的。例如,我們也想保留叩拜父母的儀式,因為我們想藉此機會,表達我們對父母的養育之恩,而且,我們更想藉此得到父母感性的對我們說話。平常,我們的父母很少對我們展露感性的一面,此時不待,更待何時?」

我爸很快就支持我的想法,讓我繼續朝我夢想中的婚禮邁進。後來,討論的過程中,我媽有感而發的說:「你們都是挑對你們有利的習俗辦啊!」哈,我想這又是在這個時代,同性couple的優勢吧。 前陣子,有個同志朋友跟我們分享一則新聞(註一),是有關一對女同志的婚禮影片。這個朋友瞪著他們西裝與白紗的造型,語帶質疑地說:「這是異性戀婚禮吧?」然而我的第一個反應卻是:「同志婚姻跟異性婚姻差在哪裡?」

圖片出處:https://www.bomb01.com/article/16107

難道同志婚姻一定要被預設是兩個留著長髮又很女生的女生穿著白紗,或兩個很man的男生穿著帥氣西裝嗎?難道不能一對女生couple中,其中一個人就是喜歡做西裝打扮,然後也很想玩過五關很帥氣的做伏地挺身然後勇闖新娘房的遊戲?這樣的成見,是否也帶給同志朋友們另一種壓力與歧視? 同志有何義務去完成他人對同志的想像呢?事實上,讀過Saba Mahmood的人,都會了解Judith Butler的狹隘之處在哪裡。在這個時代,一對同志couple成婚,無論他們作何打扮,他們的生命經驗本就與異性戀不同。並不是因為同志couple身著傳統性別符碼的服飾,他們就應該被質疑只是複製異性戀模式。

這場婚宴籌劃下來,遇到好多困難,我們也吵了好多架,但是,一步一步走著,我們彼此跟家人的感情也越走越緊密,同時我們也成長了許多。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可以遇到這麼好的家人跟我的人生伴侶。我非常期待婚宴那一天的到來,我就是要很帥!

註一:〈女同志情侶結婚影片逼哭網友:「我想跟妳攜手度過下一輩子……。」〉拉拉台。http://ppt.cc/cx9kV(2017年4月4日檢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