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客座】這些媒體行業的陰陽消長(一)

媒體業給人的印象,一直是「陽盛陰衰」(就是有帶把比沒帶把還多很多)。但是,卻也是外傳最「妖氣沖天」和「雷達響不完」的行業。

在這一行其實有很多聽起來不那麼有道理的的警語,是給如我們這群不分性別又想進這行的菜鳥。好比,「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或是「女生當男生用,男生當畜牲用」。然後只要你一進這個行業,在極度高壓的工作環境磨練下,就馬上能體會這個行業之所以被稱為崩盤產業的原因了。但比起這個,媒體業總是有意無意的散發出一種矛盾卻相當繽紛的性別光譜,讓人更覺得玩味。

剛進來這個產業正夯的「新媒體」時,一踏進辦公室,就赫見偌大的辦公室竟然有大半的辦公桌上擺著彩虹旗。這種像家的開心感持續不了多久,身為扛器材的一份子,下一秒就因為身型瘦小在眾多壯漢中堵mic堵不過人家(註一),體驗了另外一場看似生理差異所造成的挫敗。

不容否認,這是我一直很困擾的問題。第一次去現場拍攝時,就定位赫然一見,根本沒有女攝影師,倒是女性文字記者很多。她們有些人很好,願意幫我們這種第一次上工就要一條龍的菜鳥拿Mic(註二)。

但在卡位的時候,就真的是各憑本事了。即便隨著數位化和錄影功能的簡便輕體化,我們還是扛著腳架在人群中擠來推去的。如果身形又是瘦小型的,其實在現場就會被同業大哥們圍起的人牆擋住。

另外,就是長時駐點拍攝時,每當等待時間,各家攝影師幾乎人手一支菸或是嘴上嚼著檳榔。這樣陽氣過盛的場合,多少就不自覺限制具有陰柔氣質的人進入。然後容我更正一下前述困惱的問題,與其說是不容易打入,實際上是很多技術的問題,在需要即時畫面的現場,自身的生理性別,就會成為最淺顯的障礙。尤其是自己還沒有利用優勢去突破這個困境的時候。

然而妙得是,辦公室「妖氣沖天」卻又是不爭的事實。我進來報到的第一天,人一站起來正對面的某線某一整排文字記者的位置上,都擺放著彩虹旗。辦公室即便還是有異男異女的存在,但卻幾乎沒有找到也沒有看到任何一個護家盟。

自己組上的小組長,就說了他覺得圈內人很好,心思總是比較細膩,能察覺每個人的情緒狀態。辦公室同事的男友等來等他下班,他也不避諱的讓我們認識。或是直言挑明了說下班是要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約會,也沒人會攔你,還會助你一臂之力的早點下班。

媒體業無論是傳統電視產業、製作公司,或是現今從網路影音起家的「新媒體」,有一些現像其實還是共通的。畢竟,做這些的人大多都還是從傳統媒體起家,觀念和環境氛圍,多少就複製了傳統媒體產業的氛圍。尤其在新聞碎裂化的當下,消息隨手可得的時代,說穿了,就只是收看的載具不同。這個行業的人,仍然延續著既有性別框架運行著。

只能說,媒體的根本應是打破傳統男女觀的行業,但體系的基石卻是奠基在刻板印象上。(待續)

 

註一。堵mic:形容搶佔好的位置把麥克風「堵」在受訪者面前

註二。一條龍:一般記者採訪是攝影記者和文字記者兩人一組作業。如果遇到只有文字或攝影一個人去採訪時,就要「一條龍」的身兼兩職,同時負責拍攝和提問。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