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身體

【客座】性/工作者的多樣化(上)

客座作者/髒酷子

這次去參加了一個挺有意思叫「夜行林森北 秋季呼喚」的活動。老實說,我自己在八大打工2年半的經歷裡,就有1年半的時間就是待在林森北路的條通裡。不過從勞動者的角度、純粹去玩樂的消費者角度,以及這種體驗營式的「觀光客」角度,多少會有一些差異。

在開始寫「旅記」前,想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採用「性/工作者的多樣化」這樣與內文不符的標題,如同之前提到「每個人都是酷兒」一樣,其實這是職業病啊(笑),我在談跨性別、性工作者時,也是一樣的套路:「每個人都是跨性別者」,「每個人都是性工作者。」而這背後當然有其脈絡,比方馬克斯以賣淫來比喻勞動者與資方的關係之外,也跟張愛玲在她的小說裡提到「婚姻是長期的賣淫」有類似觀點。而香港的邱禮濤導演更是直白地在他的性工作者電影三部曲(註1)中的「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點出:「賣子宮沒有比較高貴,賣陰道也不比較下賤」。因為如果不把視角拉回自己身上反思,我們只會不斷製造出更多的「奇珍異獸」,「他/她們好可憐」已經算是好的較有同理心的反應,「他/她們好噁心」是更常見脫口而出的傷人言語。但拉回我們身上有哪些共同點,更能助於同理在整個大結構下,每個人的不同選擇。

這次去參訪的店家有「日式酒店」、「男同志店」、「女同志店」以及「第三性公關店」。覺得非常可惜的是居然沒有「男公關店」啊!怒敲碗……。好啦,其實大家也可以自己揪團前往就是。

沒落的林森北路條通

談到林森北路大家可能會第一聯想到的是林立的大型台式酒店吧?但其實目前東區的酒店生意可能要更活絡些,不過林森北路、長安東路上的確還有一些酒店存在。

所謂的條通,其實是源自日治時期的大正町中的一條通至九條通,北至現今的南京東路,南至市民大道,東至新生北路,西至中山北路。當時是高級住宅區,居住的都是日籍的行政官員。在國民黨來台後,這一帶改建成許多日式料理、日式酒店。在1950~1970年代因韓戰、越戰的關係,許多美軍來到台灣會到這裡尋歡,渡春宵。到了1980年代,日商大舉至台設立公司,條通原本就是日人聚集密度較高的一帶,於是林森北路的條通也在這時進入全盛時期,一到夜晚人擠人磨肩擦踵寸步難行一點都不為過,與現在三三兩兩的路過客相較起來,實在是有著天攘之別。

這次「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主辦「夜行林森北」活動的其實已經來到第二屆了,上次的「夜行林森北」活動是四月時。班導師席耶娜笑笑說,其實辦這個活動是賠錢的,因為要付店家場地費、飲料(啤酒)錢,若真的依原本店家的收費來辦活動,一個晚上跑四間店,怕金額會高到沒人敢參加,但為了推廣條通文化體驗,這一切都值得啦。

這個有趣的體驗夜晚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如今的條通盛況已不再(攝影/髒酷子)

第一站:日式酒店

其實日式酒店大概分成兩種,純喝酒的スナック(snack)小酒館,或是可以帶出場的CLUB型式。既然這是一個面向大眾的活動,自然是帶我們到純喝酒的小酒館啦。在店裡與公關(服務生)訪談,其實多數的公關都會聊到幾個重點:第一、有機會學日文;第二、以服務業來說,日式酒店的薪水還算不錯,沒經驗的大概三萬多,有經驗的一個月五、六萬也不是問題;第三、家人多數知情。

事實上若稍微有接觸過日式小酒館的家長,大多也會較放心女兒到這種相較其他八大行業(註2)來說環境相對單純的工作場域。以我自己在八大行業待2年半的經驗來講,其中一間日式小酒館的確是我待過單純到不能再單純的環境,媽媽桑(老闆娘)除非是她指示,甚至不讓公關們走出吧檯外,也不需要公關拼酒做業績,只要好好跟客人聊天,做好桌面服務,如倒酒、提供食物、整理等工作就可以。

當然,工作內容愈單純,薪水也就愈少,以我待過的這間單純到極點的小酒館來說,換算成時薪大概只有NTD200,確實不算高。不過通常日式小酒館的工時也不長,平均落在5~6小時左右,因此也成為許多白領族晚上打工的首選。

不過還是要提,雖然這次主辦單位刻意切割與情慾相關的場所,但原本人們會想喝酒,除了放鬆之外,找床伴往往也是一個很實際的需求,出場店公關小姐的收入也較小酒館好,因為面向的是外籍客人,以流鶯的單行情價NTD3000來比較,出場店的公關相對高很多,我之前在出場店工作的經驗就有同事一晚出場四次,一次一萬,那一晚不算工資光出場就賺了四萬,當真是做好做滿。

不過在性/工作者的領域中,SOP及風險的應對,也是有許多專業的程度藏在細節裡,並不是網友們酸言酸語的躺下來兩腳開開就能賺錢。不過若要提性工作者的SOP與風險,只怕要另外開一篇文章來談了。

接受訪談的M小姐,白天自學美甲,晚上到小酒館上班(攝影/髒酷子)

第二站:Gay Bar

離開了小酒館,班導師及助教帶著學員們到GayBar感受另一種氛圍。日式酒店的燈光通常較昏暗(化起妝來顯得更矇矓美?),而GayBar會稍微明亮些,這次主辦單位帶我們來到的店家,整個氣氛更是歡樂到一個不行(笑),就連唱歌用的麥克風都實再太有Gay的風格了。目前的條通內約有20多間Gay Bar,這也是很奇蹟了,在全球的急遽消失的Gay Bar、T Bar現象風暴(註3),條通內的Gay Bar能維持這樣的光景,也許正是一種群聚效益。

Gay Bar店長也向學員們介紹該店的特色,例外他們店就不走個人業績制,而是總體業績制,如果總體業績達標就全體發獎金,而且就他所知道,許多Gay Bar也是這樣做,因為通常台式、日式酒店都是採個人業績制,容易引起店內的公關有派系、勾心鬥角等問題。而他們店的客源則不限,但有些條通內的Gay Bar客源有很明顯的區隔,例如老Gay才會去的店,或是熊族(註4)主題的店。此外,他們店也歡迎女生前往消費而不會加收任何費用。

果然是非常歡樂的風格,再看到這些麥克風,嘴角不上揚都很難(攝影/髒酷子)

(未完待續)

 

註1:邱禮濤導演的《性工作者》三部曲分別為
2007年 性工作者十日談
2008年 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
2015年 雛妓

註2:八大行業原為:「臺北市舞廳舞場酒家酒吧及特種咖啡茶室管理自治條例」中列舉出來的八種行業,大概多數台灣人都去過,只要有去過KTV、卡拉OK、溫泉、三溫暖,就是去過八大場所了。但後來被移指為聲色場所。

註3:同志酒吧消失中?到底問題在哪裡?

註4:Gay會以身材來分,如熊、狼、猴……等,甚至是帶有貶意的豬。基本上熊就是指身壯較壯碩魁伍的男同志。

髒酷子

性/別流動實踐者,生理男性,目前是法定女性,喜歡男也喜歡女,或者不男不女、亦男亦女的泛性戀。雖然沒有性別學術背景,但從自身經驗出發,加上偶爾會「路過」性別圈,是個街頭性別實習作家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