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宗教, 家庭, 社會, 認同, 身體

雜感與《變身妮可》——讓跨性別、陰陽兒及所有兒童,安全自在地長大

攝於高雄雕塑公園(2016年2月)

籌備了七個月的台灣同志遊行落幕了。行至第十五年的遊行,從雙路線升級到三路線,人數也從幾百幾千、如今超過11萬人,然而籌備工作仍由全志工的方式負擔,不少人在上班上課之餘,以零碎時間無私撐起。

遊行結束,自己也從高壓的生活狀態——每天八小時正職外,各種線上線下會議;需要關閉通知、隨時滿載的 FB 和 Line 訊息;人與人、組織與組織之間的聯繫、協調、磨合,充滿張力的節奏中——瞬間舒緩。就像一場情緒熱烈的演唱會過後,一趟揭露諸多問題的田野闖蕩歸來,從喧囂嘈雜中抽身,回歸安靜而孤獨的自己,生命的常態。

其實這半年來,身邊親近的朋友紛紛遭遇人生亂流——從婚姻或長期的情感關係中離開、年幼生命的早夭、重症疾病的襲擊、老來的衰亡⋯⋯面對親密關係的裂變與重組,在高壓忙碌的疲憊中,只能澄澈地關注與咀嚼。夾雜著,是年過 35 歲對生命的惶惑——究竟什麼是值得追求與犧牲的未來?當下的每一步會後悔嗎?我想要的生命意義是什麼?

於是激情過後,帶著更多疑問與感受,回到書本裡充電,和不同的心靈與故事對話、整理,也回到朋友們的身邊——聆聽生命本然的寂寞與真意。

※※※

妮可與哥哥喬拿斯(轉自 https://www.facebook.com/pg/becomingnicole/

變身妮可》(Becoming Nicole-The Transformation of an American Family)是一本紀實的報導文學,作者從妮可一家人出發,參考各種訪談、日記、新聞、家庭影片等資料,以生命故事與科學研究的章節交錯,描述跨性別者妮可,從小到大的家族故事——性傾向與性別認同不僅是一個人的事,如同英文書名所示,這也是一個美國家庭變身並發揮社會影響力的過程

我們的目標是使學校環境足以幫助學生:
相信自己是成功的人;
感覺被喜歡及尊敬;
學習有意義以及值得的事物;
擁有肢體練習的機會及移動的自由;
感覺學校安全且公正。
       ——節錄自奧羅諾中學的入學歡迎手冊(《變身妮可》,頁188)

「安全」正是妮可的爸媽——凱莉與韋恩——最在乎的事。他們是典型的中產階級夫妻:凱莉努力超脫家族的命運,卻也流著德國移民實事求是的血液,經濟自立、尋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韋恩則是典型的美國男孩,在小鎮長大,對家庭與國家全心奉獻,有著安全管理的專業,是共和黨黨員。他們從親戚手中領養了懷特與喬拿斯這對雙胞胎兄弟——懷特就是後來的妮可。

依著時序推移,可以看到倆兄弟從小展現的差異。懷特喜歡美人魚故事,就像小美人魚愛麗兒喜歡每一件人類的器物,那是她無法擁有卻嚮往的生活,同樣地,懷特想要愛麗兒的女人身體,將滿三歲時,他告訴爸爸「我恨我的陰莖」。相比於懷特從小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且是體育好手,哥哥喬拿斯雖然喜歡機器人玩具也安於褲裝,但他的想像力與文學天賦多過體育表現,也不符合同齡男孩的既定印象。

凱莉很早就觀察到懷特的性別不安,基於「讓孩子快樂、自在長大」的前提,她積極面對,查找並閱讀了很多資料,在懷特「可能有跨性別認同」的前提下,希望他能照著自己想要的打扮現身,也謹慎地安排學校生活,並持續與社區和家長溝通——孩子們通常對差異的接受度很高,她擔憂的是社會的敵意與不友善,但在保有隱私權、穩健前進的計畫下,她要全力戰鬥,讓孩子安全、自在地長大。

相對地,韋恩接受兒子變成女兒的過程,速度緩慢許多。一開始,他透過體力發洩來逃避,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處理與既存價值觀的衝突,原本計劃陪伴兒子長大的想像被打亂,更不知如何處理家族與他人的眼光。然而,當夫妻倆走過凱莉罹癌的打擊,看見懷特成長過程中,因為身心不合一導致的焦慮與暴力傾向,加上極右派基督信仰者在校園中,所造成長期的歧視與暴凌、校園主責者的消極不作為,韋恩遂在一路風暴的淬煉中,接受妮可的認同,也更加確認保護女兒的心意。

讀到妮可因為無法以自己想要的性別打扮現身,於是展現出對哥哥的暴力;不斷累積的焦慮,導致類似強迫症的失調狀態。想起自己也曾害怕出櫃與失去友誼,為了壓抑朝夕相處中種種喜歡的情緒,於是對好友不理不睬、冷眼相待,形成一種冷暴力(簡單來說,暴力包括肢體、精神、經濟、言語、性等多種面向,有形或無形的侵害與強制行為)。莫名其妙被無情對待的好友,終於跟我爆發,才察覺自己的殘忍。多年後回頭看,如果從小自己能對性別認同、出櫃多一點了解,並在身邊形成支持系統,也許就不會以暴烈的方式,對自己與他人造成傷害——並且只能從不斷的傷害中學習,在一個又一個的撕裂中,進行長期地縫補與修復。

※※※

美國在公共場所施行的「性別中立」標誌

作者在書中,也嘗試描繪梅蘭森——這位海軍退役的祖父,知道孫子學校裡居然有位生理男性使用女生廁所,怒不可遏,遂要孫子也去上女生廁所,甚至不斷跟蹤、確認妮可「去上對的廁所」。梅蘭森曾隨軍旅到過許多國家,「他是見過世面的人」,同時他對自己的信念,堅信不移,把「對抗九歲女孩使用廁所的戰鬥視為個人使命,彷彿只要這個國家試圖保障特殊族群的權利時,他的權利也跟著受損了。⋯⋯(他)對同志或跨性別者的艱困處境毫不同情。」(頁177)

關於梅蘭森及許多與他有著一致信念的變形盟們,是什麼讓他們將性別二元當作不可變更的信仰,卻不去看見性/別研究近幾十年來的進展?是對失序的恐懼、被挑戰的權威?還是不小心成為金權野心的打手?譬如最近台灣的宗教組織,藉著恐懼動員、凝聚人氣,先後成立了信心希望聯盟宗教聯盟黨,加上透過罷免黃國昌的行動,蒐集汐止地區的選民資料及結構,作為明年選舉的暖身。當信仰成為盲信,並被政治動員,不得不說是對台灣民主「政教分離」的一大挑戰。

許多性別運動者都同意,只從自然/生物科學的觀點來談性別,容易陷入科學獨霸的危險,特別當人類對於身體和大腦的知識,仍有許多謎題尚解;更別提,許多反同份子總是透過似是而非、偽科學的方式,以刻意操作的統計數字或從特定立場出發的學術研究,將「科學」隨意使用,失去「探求真理」的核心價值與謙卑。科學如果以趨於真實的進步性自居,那麼顯然是逐步研究與不斷確認中的知識,而真理仍舊得回到人存在的狀態來進行跨領域的辯證——畢竟人與自然,正是無法窮盡的研究對象。甚至我更喜歡從哲學的角度來看:存在正是最好的意義。

作者在第14章「性別的X染色體和Y染色體」,提到生殖器≠性別認同,性解剖學與性別認同是二套不同的發展系統,也代表身體與大腦是非常不同的面向。如果性別是染色體、荷爾蒙與腦細胞群等等複雜的交互作用、排列組合的結果,那麼性別本身就是一個充滿變數的系統,任何微小的改變或中斷都會造成非二元的結果,於是「純粹」的男性或女性,反而極少。從這裡,也帶出「間性人」(或稱陰陽人,inter-sex)的議題——父母及醫生應該等到適當年齡,交由孩子決定性別,畢竟嬰兒時期所做的手術處置,往往是基於文化和刻板印象,而非生物因素。

同樣地,對跨性別者來說,如果有性別重置手術的需求,若不能在青春期前採取行動,或延遲青春期的發生,來為手術爭取寶貴的時間,那麼在完全發育的身體上進行,若結果不如預期,往往會為身心同步的渴望,帶來極具毀滅性的心理後果(書中例子可參考:跨性別者釋放靈魂的艱辛旅途──《變身妮可》 – PanSci 泛科學

LGBTIQA從來不只是一個符號或議題,如同這本書所示,那是一個人幾十年甚至一輩子的人生功課與挑戰。目前美國的跨性別議題,隨著川普上任,也遭遇許多挫敗,包括禁止進入軍隊服役,並撤銷聯邦層級的「跨性別友善廁所」政策,交由各州決定。

※※※

來源:2017兒童權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看這裡 | 台少盟

也呼應今年台灣同志遊行主題「澀澀性平打開開,多元教慾跟上來」,開放的性平教育不僅有助於同理心的開展、認識並接納多元,也能減少霸凌與暴力的發生。同時,對照最近MMM(萌萌們)在「兒童權利公約」(CRC)現場的發言,以及各種綁架家長身份、欲以「守貞/一夫一妻/僅限兩性」來架空性別教育,不免感嘆性平教育不只是學校裡的孩子們需要,走出校門,更是生命教育的一環,人人都需要。校園內的性平教育,由於牽涉課綱的修訂、公聽會、教育系統內部的權力派系等等,參與門檻較高,倡議上一直有難度;但校園在社會之中,如果我們能透過力所能及的方式,用各種現身、工作、成品、討論等等,讓開放、性/別多元的風氣持續下去,街頭學校更是寬廣的所在——到處都是自己人。

延伸閱讀: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