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凝視能否看見慾望—記皮繩愉虐邦演出《寵物的生物本能》

八月底的時候,有幸觀賞了皮繩愉虐邦今年的藝穗節演出《寵物的生物本能》。皮繩參與藝穗節已經有相當年頭;就我所知,一方面因為繩縛本身具有的藝術性適於和劇場表演結合,另一方面,也希望透過公開表演的形式,促進大眾對BDSM更廣泛的理解和認識。而今年皮繩的演出,更是首次由全女性表演者登台。

《寵物的生物本能》演出時,適逢台灣舉行世大運;而世大運期間,在出現聚焦於運動員外貌和身體的討論時,有過許多或嘲諷或正經的、關於男性/女性凝視的評論。評論內容如何暫且不論,但是作為一個主要慾望對象為女性的女性,這些評論只是讓我單純而深刻的感受到我們在討論「凝視」時,是如何的男性和異性戀本位。

最簡單的例子大概是:絕大多數的評論預設觀者的凝視對象是「異性」;而同樣的凝視行為,又會因為凝視者(被認為)是(異性戀)男性或女性而受到不同的批判或規範。

因此在當時觀賞《寵物的生物本能》,讓我非常愉快。不僅僅台上由全女性演出者展演幽微的女性情慾,這個情慾展演,更是非主流(非異性戀、愉虐的)的。這在男性情慾當道、各種情慾展演預設為針對異性的情況下,是非常難得的經驗。

女性情慾和身體不管是表達、展演,除了要面對重重批評,還要常常面對種種來自自己和友軍的自我質疑,加上面對種種被誤讀被曲解被主流自然容納等等;不知道有多少在被呈現出來之前就胎死腹中了。

因此對我來說,單單是「能夠表達、展演出來」這件事情本身就具有意義。

另一方面,一直以來關於凝視的討論,有許多包含一種負面的預設,似乎認為凝視一律屬於侵犯、不尊重的目光,甚至隱隱有「凝視就等於把慾望強加於人」的意味。然而,在劇場這個立基於觀眾凝視的場域裡;當凝視成為理所當然,當凝視本身不需要被質疑,此番非男性非異性戀本位的情慾展演,面對有男有女可能還有性別不明、有同性戀異性戀可能還有無性戀泛性戀的觀眾群體,我想正很好的反證了我們對凝視和情慾表達的狹隘想像:展演總有預設的慾望投射受眾、而預設的受眾一定會以預設的慾望方式來凝視展演者。

事實上,情慾的展演可以完全為了自娛、不需要投射對象;公開展演本身也無法預設誰會帶著什麼樣的慾望來看————這場針對同性的女性情慾展演,也沒有規定異性不能成為凝視的觀眾。如果懷抱異性情慾的異性觀眾,將自己的慾望投射在演出者身上,也完全是可能的,而他們的凝視和僅停留在凝視的慾望,在這個凝視有理的場域裡,也無論如何沒有「強加於人」的問題。

提到情慾展演的自娛,就想另外討論一下「被男性凝視/父權審美形塑的女性情慾展演」;這個說法,認為由於男性主流的審美價值當道,致使女性在展現自己的身體和情慾時,有意或無意的可能都在迎合這些眼光,而不是「真正的」自我展現。這個部分牽涉的,我們必須認知本來就沒有人成長在真空裡,我們所做的任何反應和決定,基本上都受到的過往經驗的影響;但是,因此而直接推導到「女性的情慾展演因為迎合男性審美所以不好」,則在根本上否決了一個人的主體性,甚至是根本的否決了女性也可以展現情慾。更進一步來說,也完全否決了女性作為情慾主體,和非異性戀的情慾主體。

相關的討論在愉虐中也經常出現,特別是臣服的一方是女性時,常常被質疑女性選擇臣服是「被影響、被洗腦」,是「非自主地選擇」。剛巧本週日(12/10)下午,繩師小林將舉辦題為:SM與女性主義的再思考:sm實踐是一種「模擬」嗎?的講座,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前往。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