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感情, 生活, 社會

假結婚的代價

我的另一半源自於一個大家庭,不只人數眾多、極度保守,還極度虔誠於基督教,而且還覺得川普好棒棒(天啊)。我那個相信演化論的科學家另一半,被視為家醜,不僅被迫天天去教堂參加聚會,還從小被教會和家族裡的人排斥、數落、體罰到大。好在他多年在外地唸書和工作,家裡對他的殺傷力逐年減小。

但是他有個男同性戀的表哥,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為了討好家裡的人,他在大學畢業之後決定當個牧師。跟所有同志電影不同的是,他沒有變成一個親同志的牧師,反而變本加厲將本來還算居中的教會主持得反常保守。為了掩飾他的性向和有點女性化的個性,他娶了一個18歲高中剛畢業的乖巧正妹。

乖巧正妹很虔誠,把夫訓當作聖旨,把聖經當作人生唯一的準則。嬌嬌女正妹為了他學習持家,放棄升學,5年內生了4個孩子。牧師的收入並不高,他也因為貴為牧師不想拋頭露臉,所以正妹只能到處去打工賺一點點錢養孩子。正妹不想讓外人知道家裡的衝突,這樣的生活過了將近10年。不久前,正妹一氣之下提出分居和離婚,他們家裡的內幕才一一浮出檯面。

unsplash.com/@kevseto

正妹哭訴,他們已經分房多年,老公不僅對她沒有半點溫暖,反而每天反鎖在電腦房裡。正妹為了孩子有個「正常」的家庭,一直不想提離婚,想說忍忍就過了。直到她的小兒子看不下去,逼媽媽提出離婚。因為老公沒有收入,法院判給正妹所有孩子的監護權。離婚的恥辱讓牧師被辭退,軟性地趕出教會。

正妹跟我哭訴說她最精華的人生都浪費在這個人身上了。剛結婚的前幾年,她總自責老公的冷淡是源於她侍夫不周,直到後來才知道自己的老公永遠不會愛上她。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老公會為了要逃避自己的性向,不僅砸了他自己的人生,還要拉她一起陪葬。

雖然現在台灣為了跟家裡交代而假結婚的人並不多,但是其實或多或少都會感到家族逼婚的壓力。即使美國走出埃及協會的創始人 Michael Bussee、領導人 Jeremy Marks,和 Darlene Bogle 都發表了道歉聲明,台灣的走出埃及協會還是十分熱絡,近期的電子報還洋洋灑灑排好了接下來半年的活動。我身邊不少 gay 好友都承認曾動過假結婚的念頭。有的說想過找個拉子結婚各過各的,有的說曾經逼自己認真跟女生交往上床過。但是其實這段婚姻對雙方都是一種折磨。

人生本來就是自己過的,為了減輕壓力而委屈自己一輩子真的很不值得。假的婚禮辦完了,假的孩子是要怎麼生出來?假的小孩好不容易生出來了,假的家庭生活是要怎麼過?更別說瞞得住所有人的眼光之後,要怎麼瞞住夜深人靜時候的自己?

更別說每個人都該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為什麼你覺得自己不值得幸福?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