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社會, 身體

“Fuck like a feminist.” 像個女性主義者那樣做愛。

「葛蕾斯在去年9月艾美獎後與安薩里約會,吃完飯後去了安薩里的公寓,她一進入房內,安薩里就開始親吻和撫摸她,並猴急想去拿保險套,葛蕾斯要他慢慢來,但安薩里仍繼續對她口交。葛蕾斯表示當安薩里將手指放進她的嘴巴時,她以『口頭與非口頭的提醒』來表達自己不願意,雖然他說『當然,要我們彼此玩得開心才有意思』,仍強行壓在她身上侵犯她。」

在 Queerology 前幾週的文章當「不才專家」成了性侵犯加害人中,作者 Lir 闡述了自己對於好萊塢不斷爆出性侵的醜聞裡,竟然出現了 Aziz Anzari 這個少見的「女性主義者」的名字,讓她錯愕又困頓,也在文章最後提出了幾個重要的問題:

「我甚至不確定我覺得安薩里應該被怎麼處理,如果他被輕輕放過,那當然是縱容了這樣根深蒂固的性別文化的延續,但是安薩里就這樣被連坐掉,而這個事件中深層的意涵卻沒有被深刻討論過,那麼這個社會又學到了什麼?不了解為什麼安薩里明明沒有威脅或暴力強迫對方,並困惑「所以以後我還能不能調情或 Make out」的男人們,他們的疑惑究竟該怎麼辦呢?」

對於性騷擾、性侵害、權力差距,以及說不的困難,有很多精采的評論和文章,但是我想先從下面這段影片開始討論。其實不是影片,而是影片裡的文字。我不直接放影片的原因在文章後面會說明。

[影片開始]

大家都知道,在過去的幾個月之內,我們發現了職場性騷擾背後的元兇到底是誰,天啊,就是數以千計的男人。

他們原本可以脫身的,其實他們之中很多也的確脫身了,不過既然我們終於願意聽女性有什麼話要說,有些人也開始問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是否不應該再聽女性說話了?

FOX 主播 Tucker Carlson:「#Metoo是不是變成了傷害無辜者的戰爭了?」

CNN 主播 Kristie Lu Stout:「知名女演員 Catherine Deneuv 譴責#Metoo。」

前國務卿 Condoleezza Rice:「不要把女性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她們幼稚化。」

連恩尼遜:「某種程度上,獵巫正在發生。」

連恩尼遜,你確定你真的要把話講到那裏去嗎?你最有名的電影不就是女性打電話給你告訴你她們遇到困難,然後你相信她們嗎?當你女兒打電話給你的時候,你怎麼沒有說:「欸欸欸,等一下,妳確定妳不是自己想要被綁架的嗎?不要傷及無辜綁架犯的人生了喔。」

傳說中的史上最強老爸,質疑好萊塢有獵巫問題。

是的,對於 #MeToo 反性侵行動無可避免的反擊終於來了,不過我更喜歡稱呼它為「#YouTooLoud 妳太吵了」行動。我想特別把一件事情拿出來講,也就是所謂的「媒體業裡的爛男人」名單。如果你還沒聽說過的話,這個「媒體業裡的爛男人」名單就是一群匿名的女性匯集出來的名單,揭露在媒體業裡面的哪些男人對她們做過的爛事,包括寄出不請自來的陰莖照片、到剽竊女性的創意和智慧財產、再到強暴等等。這個名單本來就不是要讓一般大眾看的,如果是的話,它從一開始就會有聳動的標題,像是「這隻騷包無尾熊的影片讓十億人都驚呆了!

不過,這個名單的創始人在短短十二小時之後就把它撤下來,因為實在太多人轉發了。這簡直就是名單界中的 Scaramucci 啊(註一)!

這個名單其實就是給女性看的綠皮書,不過裡面不是在告訴非裔美國人哪些商家是對他們友善的,而是告訴女人哪些男人需要提防,因為他們可能對女性懷有敵意、愛偷摸女生、偷抓女生、偷捏女生、變變態態、偷竊點子、或是強暴女性--也就是 Weinstein 公司版本的七個小矮人。

這個名單也是為了讓女性知道,她們並不孤單,也就是整個 #Metoo 反性侵行動的核心價值。大眾對這個僅僅存在12小時的名單瘋狂執著,導致三個月後 Harper’s 雜誌本來打算起底它的創始人。這時候非常多人立刻到 Twitter 上面去宣告:「我就是媒體業爛男人名單的創始人!」來保護真正創始人的身分。妳看,這也是一種強佔女性點子的好例子啊。

在整個 #Metoo 反性侵行動的過程中,女性想要做的,無非就是保護其他女性。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那誰來保護男人呢?

Fox 男主播 Greg Gutfeld:「當我們把所有跟性相關的踰矩都混在一起討論的時候,結果就是我們開始傷害了自己的爸爸、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兒子,還有自己的爺爺。年輕人不再敢真的跟另一個人說話,也不敢邀誰去約會了。」

Fox 女主播 Kimberly Guilfoyle:「所以,最後我們只剩機器人了。」

Fox 男主播 Greg Gutfeld:「沒錯,而且,我更希望最後只剩機器人,因為機器人還比較性感。」

全世界的機器人一聽到這番言論,都馬上去下載了「今晚不行,我頭很痛」的附加功能了。

「今晚不行,我頭很痛。」

順道一提,以下是所有把強暴、性騷擾、爛約會都當作同一件事情來討論的人:

沒有人。

是的,完全沒有人說這些事情是一樣的。這個名單又不是叫做「強暴犯與所有犯過的錯我都覺得跟強暴一樣嚴重的人」。許多人沒有瞭解到的是,不是只有強暴會毀人一生,也非得要被毀了一生才值得被訴說。任何一種性騷擾和性脅迫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女性到底應該怎麼樣保護自己啊?如果我們公開我們的故事,我們就是企圖毀掉男人事業的齷齪無恥愛哭鬼;如果我們私下創立一個名單來保護彼此,我們就是一群躲在暗處講人八卦的臭三八。男人不了解的是,我們如何保護自己,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這無關男人,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啊!

「媒體業裡的爛男人」名單又不是的 Arya Stark 的待殺清單(註二)。沒有人因爲這個名單被青少女打臉,雖然我知道這應該是某些有特殊性癖好男人的性幻想。不幸的是,並不是所有的反擊都來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男性,有些是來自歷經風霜的女性們。尤其,在一位不願具名的女性訴說和 Aziz Anzari 的約會,是她一生最糟的一個夜晚的文章刊出後,對 #Metoo 反性侵行動的反擊就變得更強大了。有關這篇文章的討論一直都很迂迴也很困難,主要是因為有很多女性不同意這篇文章裡面對 Aziz 的控訴。女性通常都對其他女性的感受很體貼,但是,或許,Ashleigh Banfield 並不是這樣的?

HLN 主播 Ashleigh Banfield:「我們暫停一下,想想妳所謂『一生最糟的夜晚』這件事。妳只不過是去了一個不愉快的約會罷了。這件事真的有嚴重到讓妳尋求公審、以及讓人身敗名裂的懲罰嗎?妳去了一場不愉快的約會,但是妳卻沒有離開,這是妳自己的問題。」

「當妳不舒服或害怕的時候要離開」是沒有這麼簡單的。比如說,Ashleigh Banfield,妳現在就讓我嚇到尿褲子了,可是我不能離開啊!但是為 Aziz 辯護的人不只 Ashleigh Banfield,有許多人都在擔心 Aziz 的演藝事業,但是並沒有人試圖要了結他的事業!因為我們當然能夠分辨強暴犯、職場性騷擾者,還有 Aziz Ansari,但這不代表我們就得要忍受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

像我這樣的人,必須要在一片貪婪的陰莖海中殺出血路,才有辦法建造我們現在享受的世界,而要能夠享受這樣的社會,就必須要對於性有更高的標準,不能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 ok」。如果男性沒有達到這些標準,我們就有權利談論這件事情,尤其,當這個男的,還寫了一本「如何好好做愛」的書呢!

如果你覺得我太嚴厲了,我很抱歉。說真的,我對很多事情都很抱歉;我很抱歉有人批評「媒體業裡的爛男人」名單,或是任何我們選擇保護自己的方式;我很抱歉你覺得你有權利確定什麼樣的故事是我們可以說的,或是決定我們可以怎麼樣反抗我們被糟糕對待的事實。尤其是對男性們,我更是抱歉我們對於尊重的要求,讓辦公室文化變得不那麼好玩、不再那麼有調情的空間了。我也很抱歉我們對其他女性說出了你對我們做的爛事,即使那些爛事的確不是強暴。

聽著,如果在性行為的過程中你不想好好了解你伴侶的感受,那麼你或許根本不應該跟他做愛。我可以建議你用一個零錢包,或是一個裝葡萄果凍的夾鏈袋來自慰就好嗎?

男人,如果你要自稱為女性主義者,那你就像個女性主義者那樣做愛。如果你不要,那就把你的胸針拿下來吧,因為我們不是你的裝飾品。

好萊塢發起的「你的時間到了」的運動,表達性暴力必須結束的決心。許多參加金球獎的明星都配戴了這個胸針出席,其中包括了 Aziz Anzari,以及 Justin Timberlake,但是 Aziz 隨即被指控約會強暴,而 Justin 也在伍迪艾倫多年被指控性騷擾自己7歲的養女醜聞中,仍然接演了伍迪艾倫的新電影,兩位男星都遭受質疑。

[影片結束]

這是今年一月十七日,薩曼莎比在她的節目全面開戰中(Full Frontal With Samantha Bee),對於近來美國媒體界不斷爆出性醜聞因而觸發 #MeToo 反性侵行動,以及對這個行動的反擊聲浪,做出的犀利評判。她使用了許多次髒話(fucking)但是我在翻譯的時候選擇不將它翻譯出來,因為中文裡頭,不侵犯女性的髒話實在找不到。

我非常贊同 Samantha 在這段影片中說的每一句話,但是我很驚訝,這是她三季以來所有上傳 YouTube 的節目片段中,最多人 dislike 的(截至2/1/2018,有 28,000 個 dislike,和 18,000 個 like)。這類的諷刺類政論節目(主持人大多曾是喜劇演員),因為政治立場鮮明,通常也只有相同立場的人會去看,所以雖然不可能零負評,dislike 的數字也很小。

類似的節目有 John Oliver 的 Last Week Tonight,Trevor Noah 的 The Daily Show,Seth Meyers 的 Late Night,Stephen Colbert 的 Late Show 等等,這四位男性( Oliver 是英國白人, Noah 是南非黑人, Meyers 跟 Colbert 都是美國白人)的節目收視率高,按讚率高,Samantha 的影片非常明顯比她的男性同業多了許多的 dislike。

從一開始 Samantha 有了自己的節目的時候,她的強烈批判風格,不管是內容或是表達方式,都引起很多人的反感。這也是為什麼我不直接放她的影片,而是用文字來取代,因為我希望讀者可以看見她的論點,在看見她的性別和表達方式之前。

不過,對於 Samantha 的批評,也有可能就只是因為她是女性。女性哪懂政治、一聽到女性主義就讓我反胃、她的聲音也太吵了吧,可以叫她閉嘴嗎?這些都是 Samantha (還有上述幾位男性主持人節目中的女性評論者)常常收到的評價。喔,如果不是批評就是性騷擾。(比如知名喜劇演員 Amy Schumer 在某一場演出中,有一個男觀眾對她喊「露妳的奶給我們看」,而 Amy 正面回擊。)

對於為什麼女性在喜劇界這麼難以生存,以及性別是如何限制了表演者的選擇,已經有很多精采的評論,在 Queerology 上面也有幾篇對這個議題著墨的文章值得一看,我就不再贅述了。

不管怎麼樣,通常會批評 Samantha 的留言者(看起來)都是男性,而且 like 的比例還是至少有 50%。但這個對於 #MeToo 反擊的反擊,卻前所未見地受到不分性別廣大觀眾的一致唾棄?我看到評論的時候其實很驚訝,因為我是多麼地贊同 Samentha 在這個影片中的每一句話,下載了影片已經重複播放十幾遍了,太精采了!說得太好了!我在心裡一直起立鼓掌。

可是大多數的人卻不認同,反而是一起批評 Aziz 的指控者 Grace 還有支持 Grace 的人(大多是女性)。Aziz 沒有像美國奧運體操隊的隨隊醫生那樣,30年來性侵了上百個女性體操選手(大部分都是青少女,最小的甚至只有6歲),簡直是惡魔;Aziz 也沒有像是 Weinstein 那樣幾十年來藉由自己在好萊塢的勢力,逼迫多位深受觀眾喜愛的女明星跟他有性接觸,那麼噁心;Aziz 也沒有真的強暴她啊,只是口交而已。Aziz 是好人,這只是一個不愉快的約會。

Aziz 是好人,我也相信他的價值觀大部分真的是符合女性主義的,而且 Aziz 並沒有否認這件事情的發生。

這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事。真實的故事。大學女生網路上認識了一個同齡男生,兩個人很有話聊,彼此有好感,出去約會過幾次之後,男生有一天邀請她到他家。他們親吻了,女生是願意的;他們愛撫了,女生也覺得沒有問題。但是當男生要脫她褲子的時候,她輕微地反抗了,拉住褲頭。他又脫去她的上衣和內衣,她不想要,不想要被脫衣服也不想要做愛,所以她抓起了枕頭抱在胸前。後來他們做愛了。女生離開後,覺得自己很委屈,跟朋友說了,然後朋友說,你被約會強暴了你知道嗎?女生在朋友的陪伴下報告學校的性平會發生了什麼事。

男生不是壞人啊,可是我被約會強暴了。

負責處理這個案件的老師約談了那個男生,問他,女生都拒絕了,你為什麼還不停下來。男生說,她有拒絕嗎?老師說,女生說她整個過程都沒有對你有任何回應啊,這樣你覺得她看起來是想跟你做愛的嗎?男生說,女生做愛的時候不都沒反應嗎?A片裡面都是這樣演的。老師又問,她用枕頭把自己擋住,不就是她不要的意思嗎?男生說,是嗎?不是她覺得自己胸部太小自卑嗎?

男生不是壞人,女生也不是騷貨,但是約會強暴還是發生了。

因為我們對於性這件事情談得太少、要求太低、羞辱太重,所以兩個人的故事兜不攏,兩個人都受了不同的傷害。雖然 Aziz 不是壞人,但就是因為 Aziz 不是壞人,如果你要叫自己女性主義者,你就得知道女性主義的內涵,然後像個女性主義者那樣做愛。

「男人一直說某些行為『比不上 Weinstein 這麼糟』,是因為爆發出來的故事,一旦越接近他們自己的行為還有他們對女性的看法,他們就越覺得害怕。」

 

對於 Aziz 和 Grace 之間發生的事,很難像是美國體操隊隨隊醫生多年來強暴幼童或青少女那樣,能夠馬上成為千夫所指的標的。那樣的惡性太明確、太容易定罪,但是像是約會強暴這樣的事情,要評判卻是難上加難。以下我想討論三個最常見的反制言論:「你自己不離開的」「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還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第一個是把責任放在受害者身上(我暫時用受害者這個字,雖然它不是這麼準確),第二個是追求「女性很強很獨立」的目標但卻變相壓迫了女性的矛盾,第三個則是把傷痛拿來做比較的賽局,一個一旦參與人人皆輸的賽局。

一、「你自己不離開的」

這是一個認為所有人都有相同能力和資源的謬論。雖然我承認並且呼籲,我們必須正視關係暴力和性暴力裡的各種複雜性和個體差異性(例如,施暴者和受暴者不一定是特定性別、甚至可能暴力的施與受是雙向的),但是不可忽略的是,因為僵固的文化傳統、法律的制度等等因素,在現行的社會中,男性作為一個總體還是比女性作為一個總體有更大的力量(更別說在二元性別外的其他性別)。這個不平衡即使現在縮小了,卻還是存在的。當妳深深明白這個權力的不對等,並且此生到那一刻之前所有聽過的故事都讓妳害怕,要說不、要離開,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在「如何強暴一個女孩」這篇文章中,對於「說不」的困難、以及認為「說不」是個人困境的解方帶來的危險,有很溫柔而深刻的討論。)

我想起了最近對於「全民基本收入」的辯論裡一個非常有趣的概念。在台灣,每次只要有罷工就會有人說,「不爽不要做」。這句話認為勞工有自由選擇的權力,如果這個老闆這麼爛,你換工作就是了,不然你就自己當老闆。但事實上,大部分的勞工,並沒有不爽不要做的本錢,因為不做就沒有錢,活不下去。

因此,勞工有著「形式自由」,卻沒有「實質自由」。也就是說,理論上勞方跟資方有著相同的權力和資源,雙方在市場上做等值交換(我給你勞力、你給我薪水),但實際上我們都知道,大部分的勞工是沒有談判籌碼的。今天沒工作,明天房租房貸就付不出來了,為了明天要把房租房貸交出來,今天咬著牙也要做下去。

性事和性別的權力拉扯,其實是一樣的道理。我們當然可以說,你不想做愛你就說不要啊,你可以離開啊,可是事實上真的有這麼容易嗎?我相信,有勞工是真的可以不爽不要做,可能他存款夠,可能他有祖產、有家人可以依靠;我也相信有女性是可以不想做愛就說拒絕,不然就是離開,可能她從小接受的都是讓她可以強壯的思維,可能她知道這個性對象是可以接受拒絕的。可是,對大部分的人來說,現實,卻比較像是這樣的:

「前幾天跟我的女性朋友聊到約會這件事。我說,我喜歡約會,因為就算很爛的約會也像是個探險。最糟的狀況,就是你從爛約會更瞭解自己。

我的女性朋友回應我,說『不,最糟的狀況是我被強暴,然後被謀殺。』

在那瞬間我就明白她們的處境了。」

 

 

「男人,聽著,我要跟你們把一件事情說清楚。當女生給你一個輕微的拒絕(像是,『我覺得不要好了』,『現在不要』等等)但你還是執意繼續,然後她不再做任何反應的時候,她是在保護自己免於強硬的拒絕(『不要!』、『住手!』可能引發的暴力。」

 

 

 

第二、「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

上面這兩張圖裡,似乎女性都是受害的角色,這讓一些希望女性處境能夠改善的人覺得挫敗,所以呼喊「不要站在受害者的位置,妳要堅強一點,女性可以保護自己的,沒有問題的。」這樣的理想。但是這個理想卻是一張網目過大的安全網,太多人只能落下。要讓女性整體的處境變好,設定一個女性自主、女性獨立這樣的目標當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忽略了真實的個體差距和困境,那麼目標終將成為殘忍的指責。我記得在去年同性婚姻在臺灣掀起巨大的紛亂時,一個網紅媽媽發了一篇文章「鼓勵」同志們,也讓很多同志們感受到了鼓勵,但我卻看得心驚膽顫(以下是我復述、並非原文)。這個媽媽跟一位法國白男子結婚,定居法國,養育著一個白胖的混血男孩。網紅媽媽說,很多人說法國人種族歧視亞洲人,但是我不覺得啊,因為我教育我的小孩,我們講中文很優秀,只要你不歧視自己,別人就不會歧視你,所以啊,你們同志也是,不要畏畏縮縮,不要覺得別人看不起你、別人打壓你們。要勇敢!

這看似溫馨的發言,裡面卻完全抹殺了一個沒有辦法好好長大的靈魂,是沒有力量對抗外界的壓力這個事實。妳很幸運,能夠這樣教育你的小孩,所以你的小孩不覺得被歧視,但那不代表歧視這件事情不存在,也不代表其他亞洲小孩沒有被歧視。如果妳夠幸運能夠在洪流中爬到高的地方,或是你本來就站在高處了,要做的是去拉起還在水裡掙扎的人,而不是擦乾自己,然後對著他們說,加油,像我這麼勇敢就一定可以的!

當然我不是說這個媽媽自私,或者前國務卿以及其他類似想法的人是冷血,雖然 50+50 除以二是 50,70+32 除以二是 51,99+5 除以二變成 52,就算整體來說女性的處境變好了,那也有可能只是我們看見了 50 變成 70 變成 99 似乎是進步了,卻沒有看見其他的個體的削弱。就像歐巴馬當了美國總統,美國的黑人還是一樣過得很慘、甚至更慘,因為「黑人都當總統了,美國已經沒有種族問題」這樣的謬論,阻擋了追求更公平待遇的努力。

第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比較誰比較悲慘,是人類很自然會落入的情境,但是自己的傷只能自己痛,其實傷口就算客觀上可以比較,但主觀上帶來的傷害卻很難。即使真的可以比較出個高下(例如,我們都可以很輕易地判斷,美國體操隊的隨隊醫生,比 Weinstein 爛一點,但是這兩個都比 Aziz 爛很多),也對於讓事情變好沒有幫助。在「誰比較慘」的比賽中,一旦獲得參賽資格,就已經是輸家了。

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做的不是去比較傷口,而是去追求更高的標準,所有的傷口都是真的也都是重要的,每一個都需要被治療。對於那些覺得 Samantha 把 Aziz 的無心忽略造成的傷害、跟 Weinstein 刻意壓迫造成的傷害看作是同一件事情,是很荒謬而且對整個 #MeToo 行動只會帶來傷害的說法,我認為是誤解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非好即壞!如果在一個0到100的向度中,0是最爛,100是最好,可能過去在性別不平等更嚴重的時候,「好的性」的標準是20,也就是,只要不是強暴,就都是好的性;但是慢慢得我們的標準會因為追求平等而改變,或許現在50分以上才能算是好,所以強暴、利用權力威脅發生性接觸等等都算爛的。

那麼現在,Aziz 這個女性主義者,是否能夠成為我們要求更公平的性的一個基石呢?

我們不只是有權力對親密關係和性愛有更高的要求,我們更有義務要這麼做。因為身而為人,我們不都希望明天比今天更好嗎?我並不是說僅有男人需要更新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因為這是每一個人的責任,不管是一夜情、約會、交往、結婚、生小孩、開放關係,我們都有義務要更願意聆聽並且尊重關係裡面任何人。

最後,對於 Lir 在她文末的提問,其實在這波 #MeToo 跟 #YouTooLoud 行動當中都有許多人問過,我就拾人牙慧地讓女性主義的幽默來解答吧。

 

「公共服務廣告:那些問了『我現在到底還能不能跟女性說話啊』的問題的男人都不准再跟女性說話。」

 

 

「有些男人在問『現在這樣,要跟女生親熱變得好難哦,我都不知道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了。』

呃,你為什麼不問她就好,她不是就在你旁邊嗎?」

 

 

最後的最後,還是附上 Samantha Bee 的精彩影片,以及英文全文。

但願我們都努力學習在做愛的過程中仔細感受對方的需求喜好。但願我們都不要淪落到只能被機器人拒絕,或是用果凍自慰。但願我們不要再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好」。

You know over the past few months we’ve all discovered who’s behind workplace harassment (GASP), it’s literally thousands of men. Jinkies.

And they would have gotten away with it too, oh most of them did, so now that we’re finally listening to women, some people are asking an important question: Should we stop listening to women?

Fox News Anchor Tucker Carlson: Has #MeToo become a war on people who don’t deserve to be hurt by it?

CNN Anchor Kristie Lu Stout: Legendary actress Catherine Deneuve is denouncing the #MeToo campaign.

Condoleezza Rice in a CNN interview: Let’s not turn women into snowflakes; let’s not infantilize women.

Liam Neeson in a CNN interview: There’s a bit of a witch hunt happening.

You really want to go there, Liam Neeson? Your most successful movies are literally all about women calling you to say they have a problem and you believing them. When your daughter called to tell you she was taken, you weren’t like “whoa, whoa, whoa, are you sure you weren’t asking to be taken? Let’s not ruin an innocent taker’s life.”

Yes, the inevitable backlash to the #MeToo movement has arrived, or as I like to call it, the #YouTooLoud movement. So I’d like to take a look at one focus of the backlash, the so-called shitty media men list. In case you don’t know, the shitty media men list was just that, an anonymously crowdsourced list of men in media who women said did shitty things, ranging from sending unsolicited dick pics to claiming credit for women’s work to rape. It was never intended for public consumption. If it had been, it would have had a punchier name, like this sassy koala video is amazeballs.

And in fact, its creator took it down after just 12 hours because so many people were sharing it, it was the Scaramucci of lists.

The list was essentially like a green book for women, only instead of telling black travelers which establishments were friendly, this list told women which men might be hostile, groppy, grabby, pinchy, pervy, plagiarizing, and rapey – aka the Weinstein Company version of the seven dwarfs.

The list also let women know that they weren’t alone —  you know, the whole me too component. People were so obsessed with this list that existed for 12 hours that Harper’s Magazine planned an expose about it three months later. Women tried to protect the creator of the list from being doxxed by spartacusing all over Twitter. Would you look at that, a good example of people taking credit for a women’s work.

You know, all women have done throughout the four months of the #MeToo movement is try to protect other women. But you know what, who is going to protect the men?

FOX NEWS Anchor Greg Gutfeld: When we are conflating and putting these things all in one bucket, we’re going to start hurting your fathers, your brothers, your sons, your grandfather. Young people will not take the risk of actually talking just to another person asking them out for a date.

FOX NEWS Anchor Kimberly Guilfoyle: So it will be just robots.

FOX NEWS Anchor Greg Gutfled: It will be—well, I hope it’ll be robots because robots are more attractive.

Upon hearing that, robots everywhere downloaded a “not tonight, I have a headache” feature.

By the way, here’s the number of people who are putting rapes and harassments and bad dates in one bucket:

NOBODY.

Literally, nobody is saying they’re the same. The list wasn’t called “rapists and other people whose 100% verified crimes I consider to be equal to rape.”

What many fail to understand is that it doesn’t have to be rape to ruin your life, and it doesn’t have to ruin your life to be worth speaking out about. Any kind of sexual harassment or coercion in unacceptable.

So what the fuck are women supposed to do to protect ourselves? If we go public with a story we’re petty crybabies hell-bent on destroying men’s careers. If we write a secret list to protect each other, we’re gossipy shrews telling lies in the shadows. What men literally can’t understand is this isn’t about them. This isn’t about men, that’s unbelievable.

The shitty media men list wasn’t Arya Stark’s fucking hit list. No one is getting their face worn by a teenager, also I’m sure that is some sick fuck’s fantasy. Unfortunately, though, not all the backlash is from willfully blind men; some of it is from women who have seen way too much, especially in the wake of an article about Aziz Ansari and the horrible night an anonymous woman said she had with him. The conversation about this article has been tentative and difficult, largely because a lot of women disagree about it, and women actually like to be careful with each other’s feelings except, perhaps, Ashleigh Banfield.

HLN Anchor Ashleigh Banfield: Let’s take a moment to reflect on what you claim was the worst night o your life, end quote. You had an unpleasant date. It that what victimized you to the point of seeking a public conviction and a career-ending sentence? You had an unpleasant date, you did not leave. That is on you.

It’s harder than you think to leave when you’re uncomfortable or scared. For example, you’re scaring the shit out of me right now, Ashleigh Banfield, and I can’t leave. And it’s not just Ashleigh, a lot of people are worried about Aziz’s career, which no one is trying to end because again we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rapist, a workplace harasser, and an Aziz Ansari. That doesn’t mean we have to be happy about any of them.

People like me had to wade through a sea of prehensile dicks to build the world we now enjoy, and part of enjoying that world is setting a higher standard for sex than just ‘not rape,’ and women get to talk about it if men don’t live up to those standards, especially if that man wrote a book about how to sex good.

And if that seems harsh, I’m sorry. In fact, you know what? I’m sorry for a lot of things. I’m sorry that anyone ever thought the contents of that list or any of the ways we protect ourselves from men were your goddamn business; I’m sorry you thought you got to choose what experiences we can share, or how we react to the shitty ways we’ve been treated. And to men specifically, I’m sorry our request to be respected makes office culture a little less fun and flirty. And I’m sorry we tattled about that stuff you did on us, even when it was totally not rape. But listen: if you don’t want to tune into your partner’s feelings throughout sex, maybe you shouldn’t be fucking a person at all. May I suggest a coin purse, or a Ziploc bag full of grape jelly?

Men, if you say you’re a feminist, then fuck like a feminist. If you don’t want to do that, take off your fucking pin because we are not your accessories.

 

 

註一:Anthony Scaramucci 是川普任命的一位白宮發言人,但是他從被任命到被革職,不過短短十幾天,而且到他被革職那天,他的合約都還沒簽呢。

註二:Arya Stark 是冰與火之歌裡的少女角色,以驍勇善戰聞名。

註三:封面照片 Fuck like a Feminist 在一張粉色背景的香蕉上,是攝影師 Milk Dorner 的作品,加上本文作者的後製文字。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