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 社會

從新浪微博413反同公告談起

上週五,也就是4/13日,中國的新浪微博管理員發出一條清查違規內容的微博。宣告針對用戶在微博上所發的「漫畫、遊戲、短視頻內容」,要嚴格清查內容,至於詳細清查什麼呢?第一條赫然可見

涉黃的、宣揚血腥暴力、同性戀題材的漫畫及短視頻內容,如包含以下特徵的內容:”腐、基、耽美、本子”

公告一出,著名的微博同志公眾號「同志之聲」隨即宣布因為「不可抗力」原因無限期暫停更新。

中國政府近年來對於同性戀議題在各類視聽娛樂產品中的曝光,態度逐漸緊縮,就過去這幾年而言,2015年10月習近平發表了《關於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對於電影電視和文藝創作的內容提出控管宣告後,當年年底廣電總局就發布了《電視劇內容製作通則》,其中明文提示了電視劇中不得出現「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其中就包括了同性戀主題,謂其「渲染淫穢色情、低級庸俗趣味」。

這個規定公布之後,以同性戀情為主題的電視劇當然是絕不可能在電視上播出了,但是沒有電視、還有網路,近年中國的視頻網站,如愛奇藝、騰訊、優酷、土豆等,以及其他小規模的獨立視頻網站等快速發展,法規還不及跟上腳步,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狀況下,雖然在2016年經歷過轟動的「耽美劇『上癮』全網下架」風波(註2),還是時不時可以看到一些打著擦邊球,描述男男戀故事的戲劇,在廣電總局審視的目光中提上網路平台播放。

而這一次微博管理員的公告一出,大部分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是不是嗅到了什麼風向」,但更多人是針對新浪微博這個私人企業反彈抗議,微博開始出現#我是同性戀#的tag,許多同志及非同志紛紛發聲抗議、聲援,例如一位同志母親認為不應該將性傾向和色情、血腥、暴力混為一談的微博就獲得了眾多支持。

這個事件快速發酵,微博管理員迅速在該條微博下關閉了公開評論轉發的功能,上方圖片中的4萬評論、16萬轉發都再也無法點入查看。不過雖然禁止在官方微博下討論,#我是同性戀#的超級話題頁面(註1)也在稍後被官方關閉,這個tag還是在短時間內快速累積了十數萬使用次數和億級的閱讀量。

整個周末,爭議持續擴大,抗議和聲援不斷,直到星期一,新浪微博方面改變政策,稱

本次動漫遊戲清理不再針對同性戀內容,而主要是清理涉黃,暴力血腥題材內容

「同志之聲」也迅速宣告恢復運作,這次的爭議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這個正面的結果讓許多人相當的振奮──抵抗和聲援還是會有作用的!──並將其當作同志維權的一個成功經驗。

然而在同志之聲官微振奮又積極的內容底下,我想在這裡談一個比較少人注意的話題──中國對近年來非常火熱的耽美/同人文化的監控。

其實我自己首先注意到這次事件,並不是因為同志之聲的公告,而是我所關注的眾多耽美同人畫師/作者,在微博上集體恐慌地公告刪除創作。而事實上,我對這次新浪微博的清理行動的關注焦點,一直也比較放在對「耽美/腐/同人次文化」的整頓上。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主要是因為微博管理員的公告從一開始就是把同性戀、甚至其他「黃」、「暴」的問題內容,透過關鍵字舉例(「腐」、「基」、「耽美」、「本子」)與耽美文化和同人文化聯繫在一起,甚至是特別標示出來。

結合公告中所說的,著重排查「漫畫、遊戲、短視頻」這些常見的一次/二次創作作品,也就是說,排查的重點並不是泛指所有的「同性戀」,而是特定的、某些型態的同性戀。

和這個公告所強調的關鍵字相互呼應的是,在這個公告公布之後不久,以旗下畫家創作BL和百合作品聞名的幕星社就透露收到警告、幾個漫威電影宇宙中著名的耽美同人CP「盾冬」、「盾鐵」,以及其他許多不同影視、遊戲作品的同人耽美CP的超級話題也應聲消失,即便到今天新浪微博官方已經稱不會清查同性戀內容,這些超級話題也仍舊沒有恢復。相對於#我是同性戀#這樣的超級話題還能在抗爭延燒的過程中成功成立並短暫存活,其中微妙的意義不言而喻。

Photo by Maxim Lugina on Unsplash

 

當然,耽美文化(或者又稱BL文化、腐文化)和同性戀之間的關係若即若離,基本上是個學術研究程度的複雜議題。不只一個腐女朋友曾經說過,她們的男同志朋友曾經對她們說過「不要把BL和男同志混為一談」、「不喜歡BL」,因為耽美文學中常見的「全民皆腐」或毫無認同困難、社會歧視、相愛就能相守的環境,和男同志實際所處的社會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BL相關的研究也指出,耽美文學興起與發展與女性消費力的提高、對於傳統言情小說中性別刻板印象的不滿息息相關,是一個大部分創作者和消費者都是女性的文學類型。在這樣的情況下,作品內容,包括情感關係和性關係的描述都是以女性的思考和心理需求為出發,和實際男同志的性和情感關係常常有很大的出入。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耽美文學的讀者並不只限於女性,同時也包括了男女同志,甚至有著名的耽美文學作者本身就是男同志的例子。耽美文學和同志文學兩者之間的界線也並不永遠壁壘分明;更可以說,大部分的腐女,都是同志平權運動堅定的支持者。也因此,我雖然認為新浪微博這次公告中的「同性戀」一詞主要是針對「同人/原創耽美」而來,但也不是認為這個公告就跟廣大的同性戀群體毫無關係。

但是,我特別想提出這個比較少受注意的細節,卻也正是因為耽美文化(包括原創和同人耽美)是一個女性──大部分是異性戀女性,但也包括像我這樣的女同志──作為主體,享受及表達情慾的次文化類型,在創作者和消費者群體上都和同志群體存在差異,而這次的事件引起的平權抗爭、以及獲得的平反,其實並沒有真正處理到這一部分的群體所面臨的處境。

女性的情欲表達和享受──不論是在中國或台灣──從來都不是受到鼓勵的,「腐」、「耽美」這些詞語雖然在這幾年似乎大行其道,對「寫小黃書」、「畫黃暴圖」的女人的污名卻並沒有消失,當女人還需要自立自強、用個體戶的形式產出屬於自己的「情趣用品」的時候,體制上對於色情的懲罰和汙名結合,所能對女人造成的威脅就變得非常具體。耽美文化在中國,因其創作與「性」之間難以分離的關係,同時又不享有出版自由的保障,結果就是原創及同人耽美的作者(也包括畫師),常常成為容易被挑出來吃的軟柿子。

在往年,每到中國兩會(人大、政協代表大會)或重大活動期間,印刷同人或原創耽美作品的廠家、淘寶代理等等的協力者總是需要「避避風頭」,這對於腐女們而言已經不是新聞;而近年來時有所聞的「耽美文學作品被抄襲、盜印,原作者無處喊冤,甚至被抄襲者反過來起訴傷害名譽、或被抄襲者向公安檢舉因而被抓捕、起訴非法出版」這樣的荒謬狀況,也折射了原創/同人耽美文學在中國險峻的現狀。而在「掃蕩色情、拒絕血腥暴力」作為一個極有正當性的理由面前,原創/同人耽美的作者面對的不僅僅是中國社會對於同性戀的污名,同時還承受著對「色情」的汙名,以及隨之而來被有心人利用而產生的實質威脅,也無怪乎當眾多微博公眾號群起抵抗、聲援同志的同時,許多耽美創作者的微博上卻都是一片「刪帖」、「各自保重」、「停機三個月」等自保的聲音。

微博著名的網紅「貓」博主聲援同性戀

雖然「性」與「同性戀」之間的關係也是「明明剪不斷」,但是在這次微博抵抗、聲援的過程中,或許因為「理了會更亂」,不但無人敢挑戰這個議題,甚至還多少需要加以撇清,就像上面所提到的同志母親的微博,會提到不應該將同性戀與「涉黃」混為一談。然而現代社會的「性傾向」,本質上是將人的性慾對象作為一種身分認同的認定基礎,在定義上就和性脫不了關係,在「什麼是色情」的定義由官方自由心證的前提下,雖然此時看起來同性戀是繼續享有發聲的自由,但是這份自由是限定於那些「無性的同性戀」,而不是想要公開談論性、情慾的同性戀,更不是那些彷彿被提及,卻又沒有被正視的,產出同性戀行為的創作、卻又不是同性戀的女人們。

這樣想起來,再轉頭看到追求女性情慾表達和享受的耽美文化,和那些創作作品的腐女們,必須自我審查而第N次暫時噤聲,老實說,在同志之聲公眾號振奮的公告面前,我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喜悅的感受。無關乎我認為這次的結果是否證明在中國抗爭是有可能的,或者是同志平權在中國是否得到實質性的進展,純粹就是,啊,女性情慾的表達和享受,在宣戰的時候被拿出來祭旗、在休戰的時候被遺忘,這樣無奈的感覺而已。

 

 

 

 

註1:超級話題類似於某個tag(微博上就稱為「話題」)的小論壇,有別於twitter或臉書使用tag或點擊tag就可以隨機地被搜尋或搜尋相關內容,超級話題是一個集中讓社群持續發展的空間,在超級話題上發表的內容會持續顯示(而不是隨機出現),相對而言,用戶也必須進入超級話題頁面發表,內容才會顯示在超級話題的頁面上。

註2:2016年初「上癮」在中國被全面禁播這件事情,有分析指出,主要原因並不單純是因為該劇涉及同性戀題材,而是「鬧得太大了」,而且故事又以軍方子弟作為設定,所以才在「槍打出頭鳥」的狀態下被強制下架。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