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社會

愛情的模樣,我們都一樣。

自古以來,「愛」是什麼?一直都是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販夫走卒抓破頭打破碗(還是其實只有我?)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愛情的模樣,究竟是像五月天說的「我是雨下在你身上,失去了自己的形狀」,還是如《瑞克與莫蒂》裡的天才科學家瑞克所說,「愛只是一連串驅使動物互相交配的化學反應」呢?

說到這種事情我們當然得來參考一下各種千奇百怪無奇不有的「英國研究」囉!是說今天要來說說的這篇在 2010 年由倫敦大學學院教授 Semir Zeki 所發表的研究:《在看見異性或同性愛人時的腦部反應》(”The Brain Reaction to Viewing Faces of Opposite- and Same-Sex Romantic Partners“)裡,作者對於「愛」是這樣描述的:

Passionate romantic love, commonly triggered by a visual input, is an all-consuming and disorienting state that pervades almost every aspect of a lover’s life.

(激情而浪漫的愛,通常經由某種視覺的刺激所引發,是一種令人目眩神迷又神魂顛倒的狀態,在愛人的生命裡無所不在。)

(我知道這是英文式中文但英文原本的順序太好了我不想改啊)

所以呢,不知道是金庸小說還是王家衛電影看太多的 Semir Zeki 教授(以下簡稱Z教授)就決定用最先進的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技術來看看到底當我們「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的時候,我們的腦袋瓜裡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事情啊!

其實這件事情Z教授早在 2000 年的時候就已經作過一輪了。當時他找了 17 位自告奮勇 “truly, deeply, and madly in love” 的野人花園愛人們,讓他們分別觀看自己的愛人跟 “但你說 I~~~~~ only wanna be your friend~~~~” 的普通朋友的照片,發現這些為愛癡狂的傻子們只要看到自己愛人的照片,不只眼神,連腦袋裡都發出了不一樣的光芒啊:

其實這些當然不是真的光啦,這是用 fMRI 技術探測腦內特別激動的區域,然後研究人員再根據實驗數據後製上去的結果。

不過在發表了這篇研究之後,Z教授眉頭一皺,想說案情並不單純,明明我看小說的時候(Jo:所以你到底是看了什麼小說我好想知道啊!),就覺得講同志之間戀情的情節跟其他一般講異性戀的愛情小說沒什麼兩樣啊,所以當同性戀看到自己的同性戀人的時候,反應跟異性戀也是差不多的嗎?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Z教授這次就又找了 28 位愛情的奴隸志願者,分別是 7 位女同志,7 位男同志,7 位異女和 7 位異男,一樣請他們提供自己愛人以及跟自己愛人同性別的普通朋友照片(比如說,男同志甲就提供幾張他自己愛人的照片,以及幾張他沒什麼感覺的男性朋友的照片),然後隨機地在他們面前播放這些照片,測試他們在看到不同照片時候的腦部活化狀態,然後互相比較看看有什麼不一樣。

不過因為這個實驗組對照組更複雜,所以為了要盡量能在不同的族群之間作公平的比較,Z教授用了一些數據化的方法來消除不同族群之間的差異,比如說雖然受試者在報名的時候就已經說了自己的性傾向,Z教授還是讓他們每個人作了金賽量表(Kinsey scale)了解他們在性傾向光譜裡的位置。其中除了一名女同志最後站在一個 bi 的位置上之外,其他 23 人都各自在金賽量表裡站在符合自稱的性傾向光譜區塊中:

不過眼尖的朋友此時可能已經發現到,欸剛剛不是說好了有 28 個人嗎,怎麼到這邊只剩 24 個?!

大家先冷靜!先把手上的菜刀球棒放下來不要激動!這不是什麼護家盟的陰謀!!其實是因為Z教授在幫這些人作測試的時候發生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插曲。比如說受試者A竟然在測試的過程當中睡著了囧(欸這樣也想要領便當!),還有機器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無法測出受試者B的腦部活動(是外星人也想要來參一腳嗎?),另外受試者C在作完全部的測試之後才跟Z教授不好意思地說,其實剛剛不管眼前出現的是誰的照片,他心裡面一直都在想著他的愛人啦⋯⋯(囧囧囧,不是說好了是來作實驗的嗎為什麼要這樣對孤獨的研究生放閃!),最後則是受試者D 在作完測試之後才跟Z教授坦白說,其實他跟他愛人之間已經貌合神離很久了⋯⋯(這⋯⋯,我也很抱歉⋯⋯,那⋯⋯,這個雞腿便當先給你吃好了⋯⋯)

但對啊,我們到底要怎麼知道自己跟別人愛的有多深呢?如果這種事情問月亮就會知道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人有感情困擾了啊!古今中外的科學家為了了解什麼是「愛」,發明了各式各樣的指標跟測量方法,不過在這裡Z教授採用了目前被心理學家廣泛使用的 “Passionate Love Scale” ,這個表很簡單,只有 15 或是 30 題,得到的分數越高表示你愛得越無法自拔(滿分 120 分)。當然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熱情總是會隨著時間消散,Z教授也對這 24 對 couple 的狀況作了一些統計,他們的年紀從 19 到 47 歲都有,平均是 26.3 歲,跟自己的伴侶在一起的時間除了一個特別長是 23 年之外,大部分的人都在 10 年內,平均則是 3.7 年,不過他們的 Passionate Love Scale 都至少有 61 分以上,平均是 100.1 分,表示他們對另外一半都還是很有熱情的,只是不一定像剛開始一樣強烈。

所以揪~~~~~~~~竟!同性跟異性戀之間在看到自己喜歡的人時候的反應,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呢!

24 位受試者在看到自己伴侶照片的時候腦部會活化的區域(Zeki and Romaya, 2010)

Z教授發現無論是將 24 位受試者分成 4 組,分別是異男 x 6、異女 x 6、直男 x 6和直女 x 6 來交叉比對,或是將 24 人分成愛男人 x 12 vs. 愛女人 x1 2 來比較,都看不出來他們彼此之間到底有什麼差別。於是Z教授後來就更發狠,想說那我改成用 異男 x 6 vs. 其他 x 18 好了(其他組別類推),一樣還是看不出來他們之間有什麼差別,所以Z教授只好下了如下的結論:

「無論是對男性或是女性、同性戀或異性戀,我們都無法偵測到他們彼此之間在看到自己喜歡的人的照片的時候,腦部的反應有什麼不一樣。」

也就是說,常常我們會被什麼樣的人吸引或是命運讓我們與什麼樣的人相遇然後相愛,並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當我們愛上了,那讓我們每次看見對方臉上就情不自禁掛上了一抹微笑的自然,只要和對方在一起無論再無聊的下午都覺得充實的世界,還有那當早上一睜開眼睛就看見對方睡顏的幸福感,無論你愛的人是男是女是野獸是青蛙是摩天輪或是法拉利,其實都是一樣的。

既然如此,如果你覺得兩個相愛的一男一女值得法律上的婚姻保障,兩男和兩女之間的愛情,又為何不值得被相同的法律祝福呢?

雖然大法官已於去年決定我國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為違憲,但即將到來的 11/24 全民公投,將會影響主管機關決定要直接修改民法或是另立同性婚姻專法,如果不能直接修改民法的話,許多已經相愛相守許久的同性伴侶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獲得和異性戀一樣的法律保障,而很多人,已經不能再等了。

所以年底的公投,如果你也曾經為《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結局而惋惜,也曾經為《神雕俠侶》裡楊過和小龍女的久別重逢感到歡欣,那麼也請在 11/24 當天,為了不讓更多已經得來不易的感情變得更加脆弱無依,請勇敢地對護家盟提出的 10, 11, 12 案蓋下不同意,然後用最誠摯的「願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心情,對第 14, 15 案按蓋下同意章吧!(蓋章要好好蓋啊不需要在旁邊畫愛心之類的真的沒關係喔!)

 
【謝謝你讀到這裡,我們想請你花一點時間,了解「媒體小農計畫」:這是一個讓讀者可以直接小額灌溉心目中優質內容的平台,queerology 也是媒體小農計畫的一份子,歡迎透過網誌頁面右上角的小草按鈕,或是直接點擊這個連結,灌溉我們的內容。詳情請見: 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