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筆記, 生活, 社會

預防HIV感染不需要動刀到基因

12月1號是世界愛滋日#WAD2018,但是今年的愛滋日對於HIV研究者並不是一個值得慶祝的一年。

在今年10 月,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的遺傳學家賀建奎教授經由基因編輯技術,成功改變一對雙胞胎姐妹露露和娜娜的CCR5基因,期望使這對姊妹對HIV病毒免疫。姑且不論改造人類基因在中國是否合法,也姑且不論為什麼選擇CCR5這個基因來編輯 (1),這整個人體實驗從設計到施行都是極度不道德的,也或許會助長社會對於HIV感染者的污名化。

其實編輯基因並不是一個新的技術,只是現在很多國家的法規還是限定在研究階段,所有基改的生物包含動物和植物都必經嚴格管制。在動物上,基改的冬物必須受到嚴格管制,不僅不能任意繁殖,是不是能夠釋放到野外也是需要嚴格的規範。在植物上,目前連基改作物(GMO)都已經剔除了有機認證,讓很多研究植物育種的專家都不願意使用基改。在這個情況下,賀建奎罔顧一切法規,直接對人類下刀。

賀建奎選擇7對先生是HIV感染者而妻子未感染的夫妻,將兩者的受精卵做基因編輯後植回妻子的子宮繼續繁殖 (2)。在HIV傳染途徑中,只要母親沒有感染HIV,就不會有垂直感染的危機。這樣即使不使用基因編輯,這對夫妻試管嬰兒產下的小孩也不可能會被感染HIV。那為什麼還是有夫妻會想要參加這樣的研究?在很多發展國家,HIV感染者受到強大的歧視和污名,並影響到感染者的生活。想想看,露露和娜娜的父母需要受到多大的歧視和壓力,讓他們覺得「訂作」自己的小孩是一個合理的行為。如果本來經過試管嬰兒的方式下,這對夫妻本來就會產下健康的小孩,為什麼需要動到基因編輯去「預防」小孩感染?難道是覺得跟HIV感染者日常生活下就會被父親感染嗎?

 

預防HIV感染的方式很多,除了簡單的保險套之外,還有不少預防性藥物PrEP。目前在臨床實驗中最有效的藥物為TRUVADA (或是稱為FTC/TDF) (3, 4)。這個藥已在2012年得到美國FDA的認證,也已經成為美國健保願意給付的處方藥。只要先檢驗為HIV陰性,就可以口服TRUVADA達到預防HIV的感染。服用TRUVADA可以抑制HIV的RNA反轉錄酶作用,因此可以成功避免HIV的RNA在細胞內複製,並達到預防HIV 感染。不過這個藥物只能預防HIV的感染,不能防範其他的性傳染病 (5)。

 

除了TRUVADA 之外,還有另外4種藥物可以達到預防HIV。分別是和TENOFOVIR (別名tenofovir disoproxyl fumarate, TDF, 或 Viread) 、MARAVIROC (或稱為 Selzentry or MVC)、RILPIVIRINE (也稱為 Edurant)、和DAPIVIRINE (又稱TMC120) (5)。TENOFOVIR常與TRUVADA一起使用,天天服用可以使預防功能達到99%。

MARAVIROC跟 TRUVADA類似,都是口服,可以避免病毒進入人體細胞。RILPIVIRINE是強效型的針劑,一個月一劑就可以避免初期感染。這個藥的作用跟TRUVADA 一樣是抑制HIV的RNA反轉錄酶。DAPIVIRINE比較針對女性使用,是陰道置入劑,每一劑可以維持4個禮拜,可以成功抑制HIV的RNA反轉錄酶。

臨床實驗中,這些預防性藥物PrEP非常安全也十分有效,只有少量的服用者會有副作用。有部分的服用者會有噁心、頭痛、體重減輕、跟血清肌酸氨增加。這些症狀會在停藥後自動消失,也不會有影響到其他的器官。

 

現在醫學發達,各大藥廠也砸下幾百億只為了治癒愛滋以及預防HIV的感染,實在沒有必要去動到基因編輯。

 

 

  1. 中國基因改造人實驗設計
  2. 賀建奎訪談
  3. TRUVADA臨床實驗文獻
  4. TRUVADA臨床實驗文獻
  5. PrEP簡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