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彩虹公寓

幾年前,曾在Ptt拉版找過室友,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女生,後來卻又因生活習慣十分不合,幾經溝通仍無法得到共識,最後不歡而散。她搬走前,一位常來住她那裡的好友狠狠撂了話:什麼彩虹公寓!我呸!

這件小插曲還是另外一位室友輾轉告知的,當時我聽了只是莞爾。

圖片來源:house.udn.com
圖片來源:house.udn.com

彩虹公寓的夢,想來是每個拉子都做過,或多或少也實現過一段日子。記得大學時代與女友決定一起住時,找來的室友不是拉就是Bi,每個人要不是已有女友,就是正在徵友,再不然就是明明有女友卻蠢蠢欲動,時不時帶著可疑人士出入家中,因此日子時常是熱鬧滾滾的。夾帶著你我她的貓咪狗狗居住其中,對我來說,熱鬧滾滾的同義詞,約莫也就意味著一個「髒」字,抽象或具象的,即便如此,卻仍是不可多得且令人懷念的時光。

也大約是在這段時光中,把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情都碰遍了。每個人的友情姦情戀情都同樣複雜,交織串連起來之後是一個龐大無比,絕難解開的大毛線球,我們把彼此綁在身邊,貓咪頂在頭上,笑擁其中,推拒其中,且歌且哭,並不斷把新的角色捲入。猶記某個憂鬱發作的夜晚,室友與她女友相偕外出,要我去她們的床上睡,臨走前還為我拉上了被子。她們離開後,留了盞昏黃燈光在房間裡,我緊抱著棉被,深深吸進她們的香味,多日無法入睡的我,竟能昏沉睡去。

那時有一個朋友對「彩虹公寓」這概念特別著迷,常常掛在嘴邊,說以後要蓋一排公社,誰誰住這邊誰誰住那邊,那個誰誰誰最好住遠一點。後來,第一個走散的人,似乎也是她吧。

而後來的後來,我忍不住問自己:有沒有那麼一天,真有這麼一棟彩虹公寓?就我想像所及,大約就是一間養老院,眾多同志口耳相傳:圈內人都住在那邊。然後越來越多人慕名前去。如果還有更多的,我想不到了。

我並不害怕老來無伴,對於孤獨也一無所懼,甚至,到今天我已較絕大多數人更為孤僻,更情願安靜生活;只是,彩虹公寓,是昔時的一幅美麗塗鴉,偶爾沒事拿出來看看,它仍佇立在塵封記憶的另一端,彷彿鑲著一圈金邊似地閃閃發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