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出借情人

在墾丁大街上第一次見到C,女友介紹:"我們可是換帖的兄弟喔!"陽光下他笑開,手一伸把我摟進懷裡算是招呼,他身上聞起來全是海洋的氣味,皮膚之黑呀,衝浪一暑假曬的,連我們蒼白的臉也被他的明朗照出光采。我記得他右邊嘴角有一顆痣,因為他後來吻我時側轉的是右臉。

事情發生得很快,見完C過幾個月,女友跟一直藕斷絲連的前任再次搭上線,經過拉扯爭吵猜疑,最後雙方都決定放棄。分手後我失了魂,一個人在高雄火車站遊蕩,為了找那家他曾帶我去但我老不認得路的麵店走一下午。C從背後拍我大叫:"欸妳鬼啊飄來飄去是怎樣?"他剛打完補習班的工,拉我進一旁五十嵐買飲料,他當然知道前女友的事,其實他一直知道,我掉眼淚問他怎麼不早跟我說,心裡也明白是為什麼,感情的事又是兄弟闖的禍,木訥的他哪裡會開口。

他半哄半騙讓幾個禮拜沒好好吃飯的我喝下"全宇宙最好喝"的冰淇淋紅茶,當時我太年輕了,不懂得如何面對殘敗的愛情,只會折磨自己,C看著止不住眼淚的我,再次伸手摟我入懷,他問:"帶妳去墾丁散心可好?"點點頭,說走就走,他騎車把我送回家收行李,一小時後兩個人已經在路上大聲唱歌,冬天很冷耶我們真瘋,縮在後座的我跟著C荒腔走板地哼浪人情歌,等紅燈的路口他頭也沒轉,手往後一抓把我手放進他外套口袋裡,左手便留著不走,他手好暖,我感到多日未覺的熱度。

墾丁是C的第二個家,他阿姨在最熱鬧的大街上賣手工藝品,每到夏天就給C留個房間,他幫忙串珠子與叫賣權充房租,多半時間泡在海裡玩浪。笑容好好的阿姨領我們進門,他手一直牽著我,阿姨會心的笑容問:"新朋友喔?"我們都有些害羞,不辨滋味。冬天的墾丁人還是挺多,海邊風大,他脫下外套裹住我,細短黑髮在夕陽下染成黃色。

C很好看,是學校裡女孩子喜歡的運動健將T,他笑時眼尾瞇起,微微上揚的臉看來有些驕傲,可他對人完全沒有傲氣,任何人都會說他溫暖。也許是海太美,他看著看著側了臉問:"算借我的,妳一天不要哭不要想他,開心當我一天女朋友好不好?"沒等我回答便吻上來,他的吻也有海的味道,如浪翻起捲住我,忘了呼吸,被吻得呆住沒反應,我心裡亂糟糟,等他離開嘴唇,看見他嘴角的痣,記起第一次遇見他,也是墾丁,身邊還有前女友,回憶傷心全湧上,眼淚嘩啦又掉下來,他慌張地擁著我安慰,兩人卻都知道擁抱不純粹,我抱著毀壞的愛情他抱著多年的友誼,在夜降臨墾丁的同時,初起的好感隨著沙灘失去熱度,又恢復成朋友嬉鬧不已。

圖片來源:blog.udn.com/meiyu415/5379908
圖片來源:blog.udn.com/meiyu415/5379908

他帶我去在地人才知道的餐廳吃飯,簡單陳設,已經喝開的老闆炒出平生吃過最美味的羊肉,墾丁吃羊還真頭一遭,我們灌著啤酒大笑,他讓我靠在他肩上,右肩右臉,醉得茫茫我伸手摸他眉毛;"你好看!"他臉更紅了。搖晃走回阿姨家的路上,我的前女友打給C,看見來電顯示時他走開去接,我只覺冷。凍結的血液在夜裡停止流動,風怎麼這麼大?不是要我別哭別想?C講完電話走回來我已在猛打噴嚏,"才五分鐘沒看好妳就給我感冒,哇靠公主耶妳嬌得!"

他不提電話的事我也不問,風寒上身亦上心,被他抱著我仍止不住發抖。洗完澡他遞杯薑茶給我,偎緊被窩哄我入睡,閉眼後他手穿進我頸下,從背後擁抱,他的呼吸沈重和緩地貼著,很慢很慢地,他告訴我,剛才電話裡前女友說,後悔離開我,知道我們在墾丁,明天一早就要南下過來,還要C好好照顧我。我們都默然,過去像是幽靈,死了不離開,愛情毀了仍叫愛情,鬼魅般提醒我們有些事永不過去。我深呼吸,轉身鑽入他懷中,無聲吻他,滾湧海的波動,他廣闊的溫柔淹沒我太多情緒,抓緊他手臂,波光粼粼,海洋嘆息。

醒來時C已不在,房門口站著前女友,他帶來我最喜歡的零嘴,一臉歉意求和,他說想通了,我才是他要的女孩,他會盡全力彌補我們之間的傷痕。他緊擁著我,在我不再熟悉的他的懷抱裡,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真實,怪責自己太年輕又太軟弱,一想到分手的苦就難以堅拒,儘管現在的我會毫不考慮地轉身,可當時竟然只會乖乖點頭,我想畢竟說過要跟這個人一輩子的。

當然沒有一輩子。

幾個月後真的分手,以為不會完好的傷苦和破碎承諾都隨時間老去,十幾年來我輾轉換過女友,卻再也沒見過C。那個冬天的夕陽在他臉上映出令我驚豔的輪廓,他暖暖的手和海洋溫柔的擁抱,也許只是一場好夢,短暫降臨我青春終章。墾丁的海仍在,不知道他夏天還去不去衝浪?有些事情在記憶裡結晶了,C就停在最美的那一刻。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沐川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