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

Grey’s Anatomy 實習醫生

我在西雅圖那一年,Grey’s Anatomy 影集就超紅的了,
我記得在 UW Lander Hall 的高級宿舍飯廳,
一大群人每週四晚上擠在電視前看 Grey’s Anatomy。
雖然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是王建民風光的球賽,MLA秀出台灣地圖的那一場
還有那一年 Justin Timberlake 在 Victoria’s Secret 年度大秀上的表演。

我是一直到今年才開始看 Grey’s Anatomy 的,
起初只因為那是女友最愛影集第一名才看的, 結果是我一看就停不了了。

影集有多好看不需要我多說了,
但讓我很著迷的是,
裡面出現了很多 Gay couples,而且沒什麼特別的;
他們就在每一個 episode 裡生死哭笑,來來去去,沒有掀起什麼驚濤駭浪。
這樣的處理方式好迷人。

當然在除了這樣平淡的出場和退場之外,
影集也用了特別的份量標誌了其中兩個女主角的婚禮。
我看著她們美麗的白紗,看著她們相視而笑
她們的幸福是演出,但是我的喜悅是真的。

同性戀很愛結婚嗎?
一個朋友有次問我,當然這不是甚麼新的問題。
同性戀怎麼這麼愛結婚啊?為甚麼一天到晚吵著要結婚,
異性戀都不愛結婚耶!
婚姻算甚麼呢?不過是一張紙,它能證明甚麼?
生小孩多麻煩,小孩長大了也不一定會孝順你
這不知道同性戀這麼愛生小孩做甚麼

其實我想,就像在”實習醫生“出場的同志們,
我們不需要被大肆慶祝,不需要張揚,
我們投身同運,爭取平等,爭取領養權,爭取結婚權,
不是因為每個同志都愛結婚,都相信婚姻,都愛小孩。
而是我們要有權利選擇,
即使是選擇不要。

而要和不要之間的差距呢?
用各種方式慶祝不同的我們,看得到那個差距嗎?
選擇不結婚和選擇結婚的,是不是不小心被圈內外人太輕易歸類了呢?
我想結婚,不代表我選擇了異性戀的主流社會模式,
婚姻和家庭如果是人類基本需求的一部份,
而我就是有這種需求的一個人類,
把這個權利拿走的那些誰,
有甚麼立場說我不該有這樣的需求呢?

用我們希望的方式過我們的生活慶祝我們的愛情,
如果我想要,我可以要。
如果我不要,我也能自己說不要。
然後我們就可以過這我們迷人的,不喧嚷的生活了。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