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關於《人妻日記》的不負責任雜感

《人妻日記》出版兩個禮拜了。雖然只是短短兩週,感覺起來卻像是超過一個月,追根究柢,大約是這本書無論在哪個面向都很引人矚目的關係。

這本書不只在女同性戀圈子裡被高度關注,在文壇應該也算得上大事一件,先別提它甫上市,就被博客來擺在十分明顯的位置;我還曾經在上班時刻聽見公司的同仁大聲嚷嚷說:「你有看見陳雪的那個《人妻日記》嗎!?出書了捏!竟然還有放那個什麼早餐人的照片捏!(後面是一連串的『你看過那個早餐人長怎樣了嗎?看到了嗎?看到了嗎?』重複大約五次。)」

老實說,之前我並沒有按時收看《人妻日記》的習慣,我也沒有訂閱陳雪的FACEBOOK;雖然有時會去上頭稍稍瀏覽一下,但就是很快地看過去,看完也沒有什麼特別強烈的感受。因為個人的閱讀喜好,我對於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甜蜜日常並不是很有興趣(我比較喜歡看日常的崩毀啦),雖然斷斷續續地在網路上讀過《人妻日記》,但我始終難以精確地描述它到底寫了些什麼(也許是因為與我們所過的生活太過相似;但這也是我覺得這本書很棒的地方),除了「達陣」這一篇,其他部分,我其實記憶有些模糊(關於這點,我也不得不承認,上床這種事情還是比較容易在腦袋裡紮根)。

陳雪《人妻日記》
陳雪《人妻日記》

不過,關於陳雪的小說,我有個小小的有趣回憶。她的第一本作品《惡女書》裡的〈異色之屋〉可以說是我的同志書寫的啟蒙。當年的我應該是國中三年級或二年級吧,還沒有任何戀愛經驗,但我記得在自由副刊上讀到了那篇小說,那種全身毛孔都打開迎接新世界般的感覺,就像盤古開天。後來我偷偷地把那篇小說剪下來,貼在我的大剪貼簿,一邊時時重讀,一邊深怕被發現。

轉眼過了十幾年,作者與讀者都在不斷進化,到了《人妻日記》,可說是立下了里程碑。雖然這部作品不能算是我的菜,但依我讀過的幾篇來看,它仍然在我心裡留下了淡淡的美好印象,而且我相信,對於作者現今擁有的生活,很多人應該都和我一樣,充滿了祝福吧。目前為止,我覺得最深得我心的描述是Okapi所寫的:「小說家寫下日常的婚姻生活、同志伴侶的真實樣貌,像是在前方亮起的溫暖燈火,為那些在感情裡迷途的,指引出安定的方向。」(閱讀全文請點這裡)此外,如果就這本作品所可能造成的改變而言,它給我的感覺是非常正面的,我對它的後續影響也充滿期盼。當然,我是扯遠了,陳雪自己談到這部作品時,感覺只是很平實地在看待這件事,她寫的就是生活本身,他人所給的評價與期望,都不是她所能夠與打算掌控的。

關於《人妻日記》所引起的迴響,以我目前接收到的訊息來說,可以說是大受好評。雖然這部作品無論題材和形式上都站在一個相對有爭議性的位置,有種常見的批評是「販賣私生活」,但針對這一點,我覺得是太過苛責,好像硬要給作者一頂道德的大帽子戴戴似的;如果要我說的話,我真心覺得這是一本非常「實在」的書,在裡面,我看到的是分享,是迎接自己的喜悅,還有重新洗滌了視界般的純真吧。

——
延伸閱讀:誠心推薦《人妻日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