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練習

她驀然睜開眼睛。眼前什麼都看不到,漆黑一片。一陣莫名的暈眩襲來,她不確定原因為何,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那股陌生感。陌生的床,陌生的枕頭和被子。這不是她房間,但她也不知道自己置身何處。她慢慢眨了一下眼,再一下,噢shit,頭痛欲裂。我頭好痛,她想把這幾個字吐出來,卻只覺得喉嚨乾渴異常。她艱難地吞了吞口水,習慣性伸手往右邊探過去,觸手一片涼冷。沒有人,黑暗中,她只依稀摸到一小角棉被。

「……林?」她好不容易擠出一絲絲聲音,卻嚇了自己一跳,這聲音也不像她的。不在。林林不在這。她開始回想,原本有一群人在喝酒的。林林,小潘,古溜,虹虹,采采,宇哥,還有虹虹帶來的朋友……忘記她叫什麼,算了,不重要。對,她們在虹虹家,所以,這是虹虹房間……現在幾點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只記得大家玩起遊戲,都搞不清楚自己在喝什麼了,混了一堆酒,舌頭輕飄飄的,大家說話的聲音開始時近時遠,接著,胸口一陣難受……她就吐了。一切逐漸清晰起來。她喝醉了。她吐了。一意識到這點,那股難受作嘔的感覺瞬間湧上,胸腹之間突然悶得像是連挨好幾拳。

她忍不住微微張開嘴,呻吟了一聲。吸氣,吐氣。頭傳來一陣細碎的痛。她再次勉強自己深呼吸,又發出了微弱沙啞的呻吟。

就在此刻,她感覺到床鋪的另一端微微起伏了一下。她的頭也無法克制地緩緩向右轉。眼睛習慣了黑暗之後,這次,她看見了模糊的輪廓。衣櫃、梳妝檯,小茶几,牆上大片海報的黑影……這是虹虹的房間。但虹虹不在裡面,只有她。……其他人,還在外面?

床又動了一下,起伏比上一次明顯許多。她下意識再度伸手去摸,這次,摸到東西了。她的手指,稍稍碰到了某個人的背。

那背脊,雖然只有手指的尖端碰到一剎那,但觸感之光滑,千真萬確。那是一片赤裸的背脊。她僵住了,不動,對方也是。就在她還不知道該作何反應時,黑暗中一隻手伸過來,抓住了她的手腕。接著,那隻手順著她的手臂纏繞上來,與她十指交握。這下她著實愣住了,忍不住迸出微小的聲音。「林林?」

那隻手又回握她。先是安撫似地摸了摸她的手指,接著緊緊握一下,再略微鬆開。每隻指頭都還搭著她的手背,是她熟悉的形狀和觸感。

她搞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黑暗中,右側那一大片隆起的輪廓顯然是棉被起伏的曲線,只是好像慢慢地在移動。一個念頭閃過,恍惚間,她彷彿有點明白了。那下面,不只一個人。緩慢緩慢的動作底下,她依稀聽到小小的悶哼, 那種壓抑帶點熱切的聲音,像是真的,也像是幻覺,可那種頻率,那種節奏,是她熟悉的。她酒有點醒,心一吋一吋沉下去。

前幾天她才和林林閒聊到這件事。她認識了一個不分偏T,頗有好感,對方看起來也有幾分意思,她回家就跟林林說了,三分隨意三分正經。

「妳覺得要不要試試看?」她試探地微笑。
「試什麼?」林林看起來並不是很想搭理她。
「就那樣啊……而且我覺得她好像也會答應。」
「如果她答應,妳就很想要?」
「…也沒有。只是問問。」還是同一個耐心的微笑。
「……嗯。」
「那,妳不想的話,也可以算了。」
「也沒有說我不想,」說完,林林轉身就去打果汁,看都沒看她一眼。「欸妳要葡萄汁還是木瓜牛奶?」

她不知道。她看著林林的背影,有什麼感覺說不上來。其實也沒有想得不得了,只是如果可以也不錯。她不只一次這樣說,開玩笑地說,假正經地說,半威脅半鼓勵地說。反正嘴砲習慣了,林林都笑一笑,聽過就算。但那個女生,她真的覺得還不賴,感覺連林林都會喜歡。妳這樣到底是幹嘛?妳到底想幹嘛?林林後來終於堵了她一句,她半晌回不出話。

剛開始在一起,她就想跟林林說,我們不要這麼僵化嘛。兩個人各自從亂七八糟的線頭裡抽身,好不容易走在一起,一個覺得該呵護珍惜,一個卻覺得惶惶然無所適從。林林原本好熱切地想打造一個家,後來看她那副德性,也涼了一半。只是,她沒說出口的是,當林林露出不願不想的表情時,她不是沒有感覺到一絲安全的。她不是不愛了,但總之她想,也不想;林林越不想,她就越想往那個方向探索,忘了從哪裡聽來的:對她們這種人來說,愛情是愛情的墳墓。

關於這些,她之前並不理解。而今在這張床上,與她的愛人同志,和另一個不知名的對象,她一口氣明白了。明白的另一件事情是,可能,所有的事都能夠重來,但也可能有些不行。例如這件就是。

她從紊亂的思緒裡飄回來,輕輕移動身體,決定了要靠過去。那隻手卻突然稍微用力地抓住了她,作勢把她往外推。搞什麼?所以現在妳要自己一個人玩?她從愕然轉成不滿,一時之間竟然不知該作何反應。她沒有再試一次,沒有試圖要扭轉局勢,就這樣靜靜蜷縮在原處,知道這不會只是一次練習,心裡滾燙著哪些說不上來,又有點冰涼。不過,憤怒的感覺一升起,頭痛倒是瞬間減輕了些。女友就在不到一公尺的地方,還抓著自己的一隻手,她再一次深呼吸,用左手抓住了林林的手腕,用力把自己的右手抽出來。

她慢慢坐起身,在黑暗中瞪視著那一大團被子,始終沒有辦法主動掀開,當然,那團被子也沒有如她想像的那般自己飛昇騰起,裡頭坐起兩個赤身裸體的女人。她呆坐在那裡良久,還是不知道現在究竟幾點鐘。最後,她決定要去客廳坐著等天亮,也許在沙發上睡一覺,她還是相信,林林會向往常一樣,來搖她起床。在那之前,她還有一些時間可以考慮要等待,還是離開。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to leigh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