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我跌一大步,全人類的一小步。

十二月。回母校高中去參加「壢中同志週」。

九年前,文老師開始了同志週(見「老師」)。當時我剛進大學,遠在高雄,但是每一次同志週,我都儘量趕回桃園來參加。一個十年即將過去,這一次的同志週有些大的轉變。 第一,以前同志週是以最高機密,秘密進行,在學校最角落鬼故事場景的教室裡,小聲分享着血淚,最後用文老師最正經的警告彌封:所有人不准跟任何這個教室裡以外的人提到同志週。因為當時我們如履薄冰,老師深怕一個閃失同志週從此byebye。

今年,我們可是做了海報宣傳同志週張貼在學校各個角落呢!!我們的increased visibility代表了更友善的校園,不只是學生,更是教職員,甚至家長,都看見了我們。暫不管他們看見我們的什麼,至少我們是存在的,是真實的。

第二,老師在同志週每一堂課的開始都會玩「猜猜看」的遊戲,就是讓來參加的同志義工們自我介紹,然後讓學生投票決定他們覺得誰看起來像同志or不像同志。這個遊戲的目的是要暴露學生們可能的成見,然後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裡,盡可能地除去它們。而我這個正妹(<3)一向都是得到最低票的,因為沒有見過活生生的同性戀的小孩都會說怎麼可能,她這麼正耶。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假設,很偏頗而且很醜陋,但是年復一年都是一樣的說法一樣的票數。

 

阿姆斯壯&彩虹旗

阿姆斯壯終於看見彩虹旗了

直到今年!我竟然在猜猜看誰是同性戀的遊戲中,不斷得到超高票!?我開始在想,世界真的開始在改變了嗎?刻板印象開始被打破了?But wait…I look gay?! 或是我不正了?!??! 在同志週快結束之前,我問了幾個學妹,為什麼投票給我,然後得到了以下答案。「因為就覺得你很像啊!」「真的嗎?哪裡像」「不知道耶就那個氣」「氣?」「對啊,因為你很正」「而且還很帥!」「蛤?!那這樣就很像同志嗎?」

當然結論不明,不過,大概可以說,因為他們對同志有比10年前的高中學生有更多的認識,所以可以在「陷阱重重」的猜猜看遊戲中多轉幾個彎,得到比十年前更多元的猜測。不過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又正又帥所以困惑了他們的判斷力。哇哈哈這真的可以讓青春正溜走的我說嘴好久啊~~~

十二月。姐姐回家,睡前,好久沒有好好聊天。

我還真以為世界大同就要來臨了呢。

跟姐姐聊着,忘了是從哪裡聊起,但是說到了同志運動,然後說到小學同志教育的事件,然後,我就像被狠狠甩了兩個巴掌一樣醒了。在我投入同志運動這麼多年後,我的親姐姐竟然問我以下問題:同志不能生育,這不就是違反自然嗎?讓小學生學同志的東西,不會混淆他們嗎?不會讓他們變成同志嗎? 我差點要以為她是不是加入了真愛聯盟了。(看真愛聯盟的抹黑,還有造謠,還有謊言,還有煽動。)

我開始跟她解釋,同志沒有違反自然,從古至今每個文化都有同志,只是你有沒有看到而已;不是不能生育就不應該結婚那不育症的人,不想生小孩的人,老年人是不是都不應該結婚;不會的難道我們的教育一直告訴我們異性戀是對的我們就因此變成異性戀嗎? 經過了一些討論,姊姊結束了一些疑惑,我臉頰上耳光的漲熱餘悸猶存。

說來慚愧,我對外這麼張揚,這麼無所保留,對內,對至親之人,卻選擇沈默。以為因為他們愛我,他們就會瞭解我的立場我的論點我的掙扎我的熱情,卻沒有想到我的沈默,讓他們聽到了一些我們希望他們沒有聽到的話,假話,謠言,抹黑。我相信不只我姐姐,我爸媽,我弟,其他家人,聽到的,大概也都是一樣的謠言和抹黑,所以他們有一樣的誤解.

By choosing to stay silent, I have failed them all.

這一巴掌來的真是時候,提醒了我不要在象牙塔裡自爽,不要以為在臉書上分享了什麼同志平權的文章,得到了40個50個60個讚或分享,就救贖了什麼;會來讀你FB的人,可能都是本來就很開放,很包容的人。而那些你真的應該對他們說話的人,不好意思他們可能早都封鎖了你。

同樣的情況在真實接觸裡也一樣發生;當你的身邊都是同志,同運人士,直同志,尊敬你而願意聽你話的學生,當你身邊都是好人,他們的好,在不經意下變成了麻醉,變成的保護牆,你忘了在這暖烘烘的好以外,還是一個荊棘叢生的世界,不要因為小成小就忘了你的初衷。不要忘了,千萬不要忘了,從你身邊最親的人開始。

突然想到了幾個月前一個讓我泛淚的FB post,是一個國中同學,很早就結婚,小孩已經幼稚園年紀。她說,在街上看到一個媽媽和小女孩在過馬路,小女孩還很小跟不上媽媽的腳步,所以媽媽停下來等小女孩,牽住她的手慢慢走。她因此想到自己的小女兒,也已經長大,成了一個跟得上她腳步的小女孩了,她想著,有一天,女兒的腳步會越來越快,會超過媽媽,到那個時候,她會不會停下腳步回頭看媽媽,會不會停下來等媽媽呢?

我現在就走在媽媽前頭了,我看到了更大更好的世界,卻因為不想跟家人提起同志話題而以沈默逃避,就如同我不回頭一直走,把媽媽還有姊姊,弟弟,爸爸全都拋在後面。 我在前面殺啊殺,以為革命就要成功的時候,一回頭,狠狠跌了一跤。但也因此讓我看到了我的渺小,看到我還沒做的,可以做的。It’s a long way, my friends,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雖然要跟家人談這些,就像在同志週,在朋友聚會,在課堂上,那樣神氣地據理,論述,絮說,真的不容易,但是既然跌了跤就應該知道爬起來後該怎麼樣走吧。

 
壢中同志週2012海報 1 by 費宇
 壢中同志週2012海報2 by 費宇
壢中同志週2012海報 3 by 費宇

後記:我集結了姐姐問我的問題,媽媽質疑過我的話,還有去同志週小朋友常問的問題,以及社會大眾對同志的常見疑問,寫在這一篇:「張老師的啾咪教室-認識同志一日遊」。希望可以是我跌倒站起來後的一個好的出發點。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atirhere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