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那些重要的小事

 

香草和羅蘭住在美國加州,她們是一對交往15年的女同志伴侶,3年前香草用人工受孕的方式生了一個超級可愛的寶寶,一家人健康快樂,生活幸福美滿。

(如果故事停在這裡就好了)

(讓我們從頭說起)

 


當初香草與羅蘭在尋找合適的精子時,由於想要親自認識捐精者,選擇放棄精子銀行(註一),改以透過兩人信任的人際網絡徵求,通過面試和嚴格的健康檢查篩選後,最後選定了一個音樂家Greg。Greg本身就有在精子銀行捐精,也有受贈者成功受孕的紀錄,所以身體健康無虞,聊天面談的結果也令人滿意,雙方談妥條件、簽署合約(註二)之後,就開始了漫長的受孕過程啦。

簡單介紹一下三種常見人工受孕方式,一種是新鮮精子自己植入,方便快速不用花錢,但是失敗率很高,因為精子是很脆弱的,不是標準情人不能吹風淋雨曬太陽(註三),而且還要捐贈者願意配合妳的排卵時間,萬一三更半夜被叫起床打手槍還打得出來這樣;第二種是冷凍精子醫護植入,這是一般精子銀行會使用的方法,捐精者先冷凍精子在銀行裡,要用的時候拿出來加熱一下打個蛋花就可以用了;第三種是在受孕者本身身體狀況無法以第一二種方式受孕時使用,也就是俗稱的試管嬰兒,在體外讓精卵結合之後再置入母體。第三種方式非常昂貴又高難度,如果不是真的難以受孕的體質,醫生不會建議採用。

香草的身體狀況很好,即便如此,還是試了好幾次才成功受孕,聽香草和羅蘭描述怎麼算準排卵時間,半夜衝去找Greg把他挖起床打手槍,然後去附近的旅館開房間放精子,但因為香草在外面精神不夠放鬆所以沒有成功;還有一次拿了精子回到車上,遮住窗戶就要直接來,外面亮晃晃的都是路人走來走去哪;或者是開一個小時的車去找剛表演完的Greg取精,然後再花一個小時捧著那管精子一路保溫回家……,這是母親想要懷孕。

後來香草終於健康懷孕,健康待產,健康生下寶寶,香草羅蘭的寶寶好可愛,現在又會跑跳又愛說話最喜歡玩滑版車,帶回台灣讓本來不接受女兒是同志的家長看,家長的心也軟化了。香草生子,羅蘭收養孩子,她們真正是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

 

罷特,人生最機車的就是這個罷特!要是一切這麼順利我寫這篇文章靠腰幹嘛啊?

 

羅蘭也想要一個孩子。雖然香草和羅蘭沒有辦法像許多異性戀家庭那樣,生養同父同母的子女,但她們可以找同一個捐精者,讓兩個人的孩子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多一個血親。由於捐精者Greg大學畢業跑去別州工作了,所以這次她們決定採用第二種人工受孕方式,讓Greg把精子冷凍起來,她們在當地找信任的診所幫忙植入。不過羅蘭的體質比較難受孕,試了幾次都不成功,醫生建議羅蘭取出卵子,和精子體外結合之後再置入子宮,也就是第三種人工受孕方式-試管嬰兒。好吧,聽起來雖然麻煩又貴但總是一個辦法嘛,不過在當地沒有醫院有足夠的設備執行試管嬰兒手術,香草跟羅蘭四處探訪的結果,加州正好有一間醫院可以,羅蘭於是去做了詳細的檢查,做這個手術可麻煩的,要檢查很多地方,全身都被看光光,但羅蘭憑著過人的毅力都撐過來了,好不容易醫生說卵子這邊沒有問題,check!到了檢驗精子的時刻,醫院的人突然跟她們說:真是不好意思這位Greg男士在加州捐了好幾次精子,成功受孕的家庭已經滿十個,加州規定一個人不可以捐給超過十個家庭,妳們不能用他的精子囉揪咪~

這簡直是晴天霹靂啊有沒有搞錯啊Greg你也太愛捐了吧!!(全體崩潰)

……欸等下,不能捐超過十個家庭,也就是說同一個家庭裡面還可以用同一個捐精者的精子,如果媽媽想要繼續生就可以繼續用啊,一般異性戀家庭是一個媽媽在生,不過香草和羅蘭這個家庭是兩個媽媽在生,生產力加倍,但還是同一個家庭啊,這很有道理吧,棒棒。

罷特,人生要是這麼順利就沒有這個罷特了,因為加州是一個落後的地方同性婚姻並不合法,所以香草跟羅蘭決定捍衛她們這個幸福美滿小家庭的權利,她們要讓美國聯邦憲法承認她們是一個家庭,然後合法地,在加州用羅蘭的卵子跟捐精者Greg的精子進行人工受孕的手術,因為她們想要一個孩子,她們想要的,就只是一個孩子。

 

後話:上次與香草羅蘭碰面時,她們正在蒐集相關法律資料,準備跟美國憲法長期抗爭。但是女人的身體有生育年限,長期抗爭畢竟很難在時限內解決她們的需要,法律不通人只好自通,她們後來決定走另一條路,好盡快生下羅蘭的寶寶。最近得知羅蘭已經在南加州找到一間能夠幫她進行人工受孕的醫院,但她得向醫院宣稱Greg不只是捐精者,而是她的伴侶/男友/whatever,醫院才能合法地進行手術。

 

這到底是what the fuck。

 

婚姻不只是兩個相愛的人在法律上承諾義責相守,看見這個新聞時,我既激動又憤怒,如果她們能結婚,何至於上法庭打官司?伴侶過世已經是難以承受的痛苦了,鮮少聞問的對方家人卻要來爭奪明明是伴侶與自己共有的財產。是的,當法律說我們不能結婚的時候,戀人們有一大堆自救方法,比方讓同性伴侶成為保險受益人,比方簽署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以確保兩人身後的財產分配(但不相干的人還是有可能來打官司),比方領養對方的小孩,比方共同登記買車買房……。在逆境裡的戀人們總還是能找到出路,我永遠敬佩他們的力量。

 

而我渴望擁有自己孩子,也許有天我也會面對像香草羅蘭的困境,必須假裝一個僅有酬傭友好關係的男人才是自己的伴侶,就為了要得到異性夫妻輕鬆能擁有的受孕權利。我多麼希望那時候的自己不需要向各方尋求資源協助來對抗法律,我不要一個講來令人動容的故事,只想要跟一般的母親一樣,擔心自己的寶寶有沒有健康快樂就好。

 

你可以有千百種理由不喜歡一個人或群體,但是請支持每一個人都要有平等的權利。

 

 

註一:精子銀行(sperm bank),大部分的精子銀行對捐贈者的要求都非常嚴格,從身高、體型、年齡和學歷,到全面的健康以及基因檢查,確保每一個捐精者的精子都在極佳狀態,而受孕者和捐精者的資訊是不會互相流通的,通常精子銀行會要求捐精者提供小時候的照片,讓受贈家庭可以參考,而小孩在滿十八歲之後,可以要求精子銀行提供當初捐精者的資訊。在精子銀行裡,用的辭彙是offspring(後裔),而不是children(孩子)。

註二:香草與羅蘭跟我提了一下她們合約的內容,包含對Greg精子品質的要求,例如告知他香草排卵日期之後,前幾天不可以有性行為或打手槍,不得抽煙喝酒之類;還有確保Greg不會與小孩聯絡,他自願放棄所有跟孩子有關的交流。不管是用什麼管道得到精子,最好都在律師見證下簽署合約保障雙方喔。(苦口婆心貌)

註三:http://www.youtube.com/watch?v=Hf5FlT_X1Ms 標準情人是金城武帥哥的歌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