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認同

Queer as Holmes : 福爾摩斯到底有多「酷」 ?

「如果這世界有真愛,那一定是Sherlock和John。」

前陣子在臉書動態牆上瞥見了友人的這番話,想必是剛看完某集《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打從這檔BBC影集自2010年播映以來,除了巧移至現代的時空背景備受討論,其對白裡隱隱流動的酷兒味,更是觀眾津津樂道之處。看看以下的這幕戲,很難不叫人對這位家喻戶曉的虛構偵探與其醫生助手約翰華生 (John Watson) 的關係與性向多做揣想 :

約翰華生 : 你沒有女朋友,對吧?

夏洛克福爾摩斯 : 女朋友? 不是我的菜。

華生 :  (看了福爾摩斯一眼) 好吧 。那你有男朋友嗎? 要是有的話沒關係啦…

福爾摩斯 : 我知道沒關係。

華生 : 這麼說你有男朋友?

福爾摩斯 : 沒有。

華生 : 是喔,了解。你無羈無絆,就跟我一樣。很好。沒事。

福爾摩斯 : (看看窗外,沈默半晌) 約翰,恩… 我想你有必要知道,我視工作為我的歸宿,但我很高興你這麼想知道我……真的沒有在找對象。

華生 : 不是啦,我不是這意思…別誤會。我隨口說說。不要緊。

華生 : 很好,多謝。

 

 

這段出現在《新世紀福爾摩斯》開播首集《A Study in Pink》裡,與偵察過程並無相關的曖昧對談,等同是為整齣影集起了個同志話題的頭 (何況這場戲還安排兩人出現在倫敦著名同志Soho區的餐廳裡,連餐廳老闆都對福爾摩斯說 : 「菜單上的東西你儘管點,招待你和你的約會對象」)。接下來的兩季裡,夏洛克和約翰兩位翩翩英倫紳士間的互動,都常被戲迷嘲弄為「根本像是在看兩人談戀愛」。事實上《新世紀福爾摩斯》的酷兒傾向可說出自幕後,影集創始人兼編劇Mark Gatiss 是位公開的同志,其現實生活伴侶Ian Hallard更出飾了第二季完結篇的其中一角。而以福爾摩斯死對頭莫里亞蒂一角獲頒英國演藝學院最佳電視類男配角的Andrew Scott,也在去年底大方出櫃,更增添了該影集的男同調性。

不過《新世紀福爾摩斯》也非第一回影射福爾摩斯和華生間有斷背之情的影視改編。早新世紀福爾摩斯一年問世、由小勞勃道尼和裘德洛主演的電影版《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上映後,福爾摩斯與華生醫生到底是不是一對,就幾乎遠比辦案過程的描繪本身更蔚為話題 ; 電影續集《福爾摩斯 : 詭影遊戲》(Sherlock Holmes : A Game of Shadows) 更繼續讓兩人打情罵俏下去,連小勞勃道尼和裘德洛為戲宣傳時,也刻意揶揄他倆間的男男好感情。當然這樣的情節與演出,有多少是為了該電影的喜劇效果而編寫,就不得而知了。而另一個也沾染了酷兒色彩的改編,則是早在十年推出前的電視電影《福爾摩斯 : 絲纏奇案》(Sherlock Holmes and the Case of the Silk Stocking),這齣製作在情節撰述本身其實很正統,但其gay就gay在福爾摩斯一角,是由硬底子演員、也是著名出櫃同志的魯伯特艾瑞特 (註一) 出演,妙的是這部電視電影也是由BBC出品,看來BBC老歸老,其對同志人才的廣納可是十分摩登 。

當然,也不是所有長年書迷都能接受福爾摩斯和華生被湊成一對這事。原著作者亞瑟柯南道爾 (Arthur Conan Doyle) 的版權所有人安德列雅普朗克 (Andrea Plunket) 女士,就對電影版裡的同志情誼渲染不以為然,甚至義正嚴詞的指出 : 「如果這是他們未來追求的主題 (指同志關係),我將會收回接下來電影的拍攝權。我對同志不抱敵意,但我不認同任何不忠於原著精神的人。」亦即對普朗克來說,電影版《福爾摩斯》裡的好哥們情節,與小勞勃道尼在電視節目裡戲弄自己角色的玩笑話 (「華生有未婚妻? 那她可能有鬍子喔!」)  ,都不僅僅是原著的延伸或過度詮釋,而已經是「違反原著精神」的表徵。但普朗克女士所謂的忠於原著精神到底意味著甚麼? 是打造一個不由得多想像、不彎不屈直通通的百分百異性戀辦案空間嗎? 或者她只是想聲明福爾摩斯是偵探巨著,而非言情小說? 無論如何,她的這番言論已被網友認為有恐同嫌疑,畢竟若只因暗指男男情誼這事就要收回版權,也未免有些反應過度了。

RobertDowneyJrCrossdressing(小時候讀福爾摩斯的時候,腦海裡應該絕對沒出現過他扮女裝的畫面吧)

普朗克女士可能不清楚,福爾摩斯和華生的「親密關係」早就已經被部份書迷懷疑已久,電影版《福爾摩斯》只是明著點講,並讓小勞勃道尼所飾的福爾摩斯變裝辦案 – 也或許正因為這實在酷兒得太直接過火,才惹惱普朗克女士在內的保守派書迷。《新世紀福爾摩斯》相較之下,就比較拘謹地把男男曖昧,裹覆在飾演福爾摩斯的班尼迪克康柏拜區 (Benedict Cumberbatch) 冷靜的念白中,以及他和馬丁費里曼 (飾演華生,他也是《哈比人 : 意外旅程》的主角) 間的眼神流轉裡,或是配角們誤以為兩人是一對的趣味中,也讓觀者自行解讀福爾摩斯和華生在冒險犯難間滋長的親密友誼。

Watson Holmes

(看看約翰的眼神,怎麼這麼有愛啊)

當然會有許多其他福爾摩斯迷,會認為電影版《福爾摩斯》或影集《新世紀福爾摩斯》裡對於福爾摩斯和華生兩人的「基情」 (Bromance) 過於穿鑿附會,但坊間早已有像Graham Robb這樣的英國史學家,將福爾摩斯放到其著作《陌生人 : 十九世紀的同志之愛》(Strangers : Homosexual Love in the Nineteen Century) 裡討論。 還有像《A Study in Lavender : Queering Sherlock Holmes》此專書,亦集結了幾位作家重新將福爾摩斯原作改寫成的酷兒短篇。許許多多的讀者與學者,也從文學、地理、史學角度,搜密著福爾摩斯故事裡的酷兒存在。像是福爾摩斯被道爾設定為單身未婚,但在總計4則長篇、46則短篇的故事裡,道爾卻從未提及他對哪位女性有興趣,但華生卻曾與福爾摩斯「同居」在倫敦貝克街221B號 (這個室友關係也在《新世紀福爾摩斯》首集最開頭便被描述),婚後也繼續固定在週末「拜訪」福爾摩斯,光這點就很難叫人不多遐想。另外在《五粒橘籽》(Five Orange Pips) 故事裡,死者陳屍在泰晤士河堤岸邊,就史實來看,維多利亞時期的倫敦堤岸區,正是當時男同志密會流連之處 ; 福爾摩斯在故事裡,提到他對這一區的地緣「很熟悉」, 這也讓學者挑眉看出不尋常的端倪。

2940011374890_p0_v2_s260x420(《A Study in Lavender : Queering Sherlock Holmes》一書的封面)

事實上,原著小說裡福爾摩斯與華生所處的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 (註二),亦即維多利亞女王時期至愛德華時期,是英倫酷兒史裡相當重要的動蕩時代。1861年,所謂的 「雞姦罪」終被廢除,在此之前男性間的肛交行為是死刑之罪。然而1885年的罪罰修正案,又將男性間的性交重新列為嚴重猥褻罪,雖不至被判死刑,卻有可能落得終身監禁。永恆的英國同志文豪王爾德,便是此條款的受害者 ; 在1895年,他因與愛人弗德列道格拉斯的親密行為被發現,鋃鐺入獄苦役了兩年。然而到了1901年後的愛德華時代裡,倫敦的男同們已開始聚集在公共場所裡,據傳在1912年,倫敦的第一家 「gay bar」 金牛之穴 (The Cave of Golden Calf) 就已悄然開幕。男同之間的情欲終從死亡的陰影裡,緩慢踏進歡愉的光景 (註三)。

就在這「gay 」一詞還跟同性戀情無關、看似保守卻暗伏笙歌的年代,王爾德寫下了他的同志文學經典,而柯南道爾則塑造了福爾摩斯這位煙斗不離身的私家偵探。我們很難斷言道爾是否曾意識過自己作品裡那可比王爾德的酷兒蹤跡,但就在一個世紀後,《新世紀福爾摩斯》與電影版《福爾摩斯》在大受全球歡迎之際,更巧妙地偷渡了男男情愫,讓福爾摩斯意外成為主流文化裡的酷兒研究對象。而這絕非僅是劇作家、導演與製作團隊空穴來風的捏造,或觀眾浪漫化的想像 – 真的要怪,還是得怪道爾原著文字裡透露出的訊息。好比在《三個同姓人》(The Adventure of the Three Garridebs) 這個篇章中,華生遭遇了惡棍襲擊,儘管只是子彈擦過的皮肉傷,福爾摩斯還是嚇傻了,他奔至華生身旁,希望華生告訴自己無大礙。然後故事轉進了華生的獨白 :

「受一次傷很值得,受再多的傷也值得 – 只要能知道這張冷峻臉孔下,其忠誠與愛有多麼之深。他澄澈而嚴肅的雙眼,霎時間模糊了,而他堅毅的雙唇,亦在顫抖著。我感受到了一瞬間的雄偉之心與絕頂智慧。我這麼多年謙遜卻專一的隨侍,在這片刻終於顯現出價值了。『福爾摩斯,沒什麼,只是擦傷』。他用口袋小刀撕開我的褲子。……」(註四)

而這,不啻是真愛嗎?

 

 

註一: 年輕時俊美優雅到被認為是從王爾德書裡走出來的魯伯特艾瑞特 (Rupert Everett),以往一直是扮演古典英倫紳士的不二人選。但他在選擇出櫃後,演藝事業卻逐漸下滑。2009年他在接受《觀察家報》(The Observer) 採訪時,便坦承自己後悔出櫃,因為這的確影響了他的演出機會,特別是在主流影業方面。近年來他的重心已轉向時尚與劇場領域。

2iv083n(左邊就是年輕時的魯伯特艾瑞特。右邊那位大家應該可以認得出來吧。這兩人還真一起演過王爾德經典劇作《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的電影版。)

註二: 所謂的維多利亞時期,指的是維多利亞女王從1837年至1901年掌權的 「日不落國」顛峰年代。福爾摩斯原著裡的時代背景則大約是1880年到 1914年,也就是維多利亞執政末期約至愛德華親王上位的時期。

 

註三: 英文裡 gay 的原意大致可翻譯為「歡愉」。直到20世紀中期才逐漸轉換至今日之義。此外,英國一直要到1967年的性犯罪法案,才正式將同性戀、亦即兩位男子之間的性行為從罪名中去除。

 

註四: 此段落為筆者根據原著原文自行翻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