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客座】自由意志主義──從你該死的乳頭談起

文/響島

今天我的要報告的是「自由意志主義」還有我們的乳頭,我將從我生活經驗中的社會現況來論述這一主義和兩顆小傢伙。

最近兩年來,太陽花學運崛起,基於各種原因,可能是為了守護完美的秩序、可能是為了寧靜生活(儘管這類人常常在各種戰場說他想要秩序和寧靜)、可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他就是絕對完全版の陸捌玖,因此任何在主流社會中偏向混亂的形象,都會被他們拿來指涉全是太陽花造成的。(叭叭!)

其中最受主流媒體炒作的便是吸引大眾目光的性醜聞。

這些指控包含劉喬安的性工作、包含摸奶奶事件、當然包含這次五個沒有參與學運,卻莫名被冠上「太陽花五女」的五位解放乳頭女性。當我一一檢視上述的事件,除了摸奶奶是性騷擾之外,我很想問問正在閱覽本廢文的讀者朋友們:「究竟有哪個是真正傷害了誰嗎?」

關於性工作權方面,我日後還會撰文論述,我們回歸乳頭正義這件事。
是的,我今天還要更進一步地問:「他們之中,有誰的乳頭傷害了誰嗎?」

乳頭真有那麼該死嗎?

幾天下來,網路對於上空解放的討論不斷,即使同樣是解放派也有不同觀點。我認為這是好事,民主最糟也好過專制的事情,就是人人皆擁有多元的自由意志,我獨獨不能接受的是乳頭解放還要被分階級,你用杜雷斯的保險套就會比衛生署的保險套還有美感嗎?聽起來就很北爛。

反對派則向他們從未踏入的新領域極盡所能地羞辱、排斥、壓迫,風傳媒採訪王立柔的文章被封鎖,性解放の學姐被檢舉到關專頁,還有最初那位勇敢面對霸凌的17歲冰島少女。

圖片取自臉書Free The Nipple粉絲頁。點圖前往頁面。

自由最難能可貴的,就是他保有每個人活出自己面貌的機會,在自由意志主義者眼底之理想世界,每個人都是在互不侵犯彼此人權與自由之下,最美的自己。有些人認為自己的身體就該包得緊緊的,有些人則覺得人類身為自然的一部分,以天地為衣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有些人相信藉由遵守某種制約可以得到真理而信仰宗教,有些人更專注於自己為何活著選擇終身對世界質問而有了不可知論。

我想必須再問一次,上面哪個人類所做的事情是錯誤的?只要不強迫別人包得跟粽子一樣,他何罪之有?只要他不拿陰莖或陰唇磨你蹭你,他何罪之有?只要他不逼你相信同樣的宗教或理論,並且也尊重你的人生價值,他究竟何罪之有?

最後,回到你的身體。請你照照鏡子,看著你該死的乳頭,像個朋友一樣和它們對話。你好好想想你和它們相處的這數十年來(註一),除了你露出來會被父母責罵、會被同學朋友嘲笑外,乳頭二人組到底犯了什麼錯不能出來見人,就算你再怎麼討厭他色澤形狀,它們終究是你的一部分,就像你的肌膚頭髮和你可愛的小眼睛一樣。

想想,這兩顆小傢伙到底有什麼?

如果你只是以他人有欲望而認為是乳頭二人組的責任,請你記住,沒有任何人能以個人欲望為由侵害你的乳頭,你是你自己的,沒有誰可以拿任何藉口傷害你。

要是一樣東西會引起性慾而該被藏好不准跑出來,當初柯賜海就該藏好自己的牛,不要讓牛出來被馬英九沒收。

註一:如果你十歲以下可以看得懂這篇文章我也覺得你滿屌的,你一定是什麼王者轉世吧。

響島

響島。

前慈大學生會權益部長、前綠黨青年支黨部執委,青年  佔領政治成員。

基本上是酷兒,ADHD併發中二病,左派佛教徒,想  過平凡的日子,也有想踢翻這個世界的原始衝動。

目前經營粉絲專頁:政在生活中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o 葛瑞特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