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 感情

【有稿來Q】我的關係花園花團錦簇-對開放式關係的思考

文/紀餘

我覺得伴侶關係粗分(最少)為3種:身體吸引力、心靈相通談得來,再來是生活陪伴-不用說很多話,也不一定身體非常滿足,但就是喜歡在一起生活,互相陪伴。

能夠遇到一個人,對她3種都滿意,那真是神仙伴侶,太幸運了,這也是每個人的夢想(我稱之為幻想。);再來是滿足兩種,那也很不容易,也很幸運;大部份人只能滿足一種,那怎麼辦呢?(另一個問題是她對我3種都滿足嗎?不一定耶!)

當初兩人相遇時,是因為某一種的吸引,非常滿意;一段時間之後,另一種的要求出來,發現不滿意時,該要求對方改善嗎?還是要求她遷就、配合?如果改善不了的話要怎麼辦呢?通常是改不了的。反之也是一樣,我愛她,就得勉強我自己嗎?

或許是我這個人比較複雜,要的比較多,但對於伴侶關係我有田地和抽屜的比喻:

-1.我有許多塊田,和她一起耕種了一、兩塊,其他的地要讓它荒蕪,還是找其他人來一起種?

-2.我有許多個抽屜,她只進駐了一、兩個,我要讓其他的空著,養蚊子,讓蟑螂爬來爬去,還是找其他人來填滿呢?

如果只允許和一個人合作的話, 那就只能任由這些田地閒置,或是硬拖著她來種,引起她的怨聲載道,事實是種得很差,植物都奄奄一息,或她東西種了,也沒活過。

反之也一樣,她喜歡的我一定得喜歡嗎?她給我的好意,我一定要高興接受嗎?她想去的地方我一定要陪,想做的事我一定也得想做,只因為我們是伴侶?

到了人生歲數從減開始算的時候,我要怎麼看待我的不滿足呢?要忍耐、壓抑、算了,或是偷吃、分手,再找下一個呢?

一開始我很清楚我們的吸引點是什麼,也彼此非常滿意。時間久了之後,加上情況改變、不常見面,另外的需求突顯出來。我知道她無法滿足我這些需求、對我在意的事情沒興趣,於是我一直都另找別人談或做。但這樣的做法進展有限,讓我失去了動力。

我要忍耐,任憑我的內心荒蕪嗎?還是要滿足我自己,另尋出路呢?

Photo by Barta IV(CC 2.0)
Photo by Barta IV(CC 2.0)

 

我知道「開放/多重關係」已十多年。幾年前和一些中年拉子(媽)相處時,以一起寫作作為維繫情感的方法。我看到網路上許多情傷文,拉友們也都表示不想再找伴了,只要有一般朋友一起老就好了,因為想戀愛的話,就馬上聯想到分手、情傷的麻煩和痛苦。

為什麼會這樣呢?愛情是美好的,為什麼要放棄呢?我自己在思索情感關係的其他可能時,想到這個。仔細看了幾本論文,將重點整理成一篇文摘作為簡介。從此不只在寫作班或團體中介紹,碰到朋友就解說推廣,簡直是開放/多重關係的直銷人員。當時沒想到自己要實踐。

我不願意過中老年女人傳統的人生,做的事情不一樣,沒有前例可尋,沒有共同奮鬥的同伴,得自己獨自摸索,時常覺得處在孤獨中,只能問自己要什麼?怎麼做?如何整合現有的資源,開創出自己的方向,達到自己想要的人生。也清楚認識到,不管有沒有伴侶、孩子,人生到最後都是孤獨的,沒有「一個人」可以填補我的空白,不會有「我跟她在一起就滿足了」的事情發生。

我在自己的困境中想了很久,決定不管她了,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我的情慾是我的,為什麼要被一個人獨占,守著一個人?開始向外尋求可能,滿足我自己──瞞著她。

隱瞞?坦誠?

我參加了「開放/多重關係讀書會」,除了讀書、討論,聽實踐者分享之外,也想探討如何開始。原本打算瞞著她(比較簡單),只和之後認識的人都先溝通這點。但讀書會幾次之後,我覺得隱瞞是不好的,情感的流動會受到阻礙,而且沒有必要,對方是會感覺到的,我決定要坦誠。接下來讀的篇章果然寫到隱瞞是不好的,達不到效果,所以開始計劃要怎麼跟她坦誠,如何表達我有這樣的需求,談我想要這樣的關係,。

以「一對一關係為天經地義」,認為「大家都這樣」的人無法理解這種關係,首先想到的是不可能,戀情本來就是獨占的,尤其親密和性,不可能和別人共享。還有,嫉妬、競爭、權利損害、時空分配問題……。在不斷的爭吵,她的哭訴、傷心、分手可能中,夾雜著我的解說、表白、溝通。這是一項人生的大課題啊!我的人生功課,非做不可。她問:「為什麼目前穩定的關係不好呢?」我說:「沒有不好,多幾個人會更好。」

她:我不夠好,所以妳要找別人
我:不是,妳沒有不好,只是一個人不可能完全滿足另一個人,我也是不能滿足妳所有的需求。
她:我可以忍耐、等待,去做別的事,妳為什麼不能忍耐呢?
我:我想要的更多。

她:我多來陪妳就好了嗎?
我:和這沒關係

她:我退休後來和妳同住,妳就沒有開放關係的需求了嗎?
我:和我們同住沒有關係,我想要的是和不同的人建立關係。

她:妳可以和別人建立任何關係,包括心靈相通在內,只要沒有身體接觸就好了
我:這是綁在一起的。如果2個人都有感覺的話,希望不要有限制和阻礙,能繼續發展下去。

她:妳就是想找別人做愛。
我:不是,對於只有性的床伴我沒興趣,我想和人建立關係,有的人可能發展到性,有的不會,會有不同的層次和關係。

她:我想到妳和別人做愛就覺得噁心,不想碰妳。
我:我會更愉悅,我們之間也會更愉悅。
她:不會,我有權益被剝奪的感覺。

從關係中看見自己

我想建立多一點的關係,從關係中看見自己。我認為的自己是我自己認為的,跟實際的我一樣嗎?不一定。更多的我我看不到,要從和別人相處中看到。

和別人相處一定要相處到床上嗎?性關係也是人際關係的一種,我不想設限,停止在某個截止線前。

想要先跟她溝通,等她同意後我再開始做,而我一位聽得懂我在說什麼的朋友說:「妳根本是在強迫她接受,她沒有選擇,必須同意。」是的,但我不願意說出:「好吧!我放棄開放關係」。而是希望跟她解釋,希望她能了解(接受)。

目前依然處在溝通中,我也在沒力氣中,所以還沒開始行動。

《關係花園》書中有句話,將關係和花園類比;我希望我的花園裏很熱鬧,有各式各樣的花、樹、草,還有設施,而且它是一座活著的花園,有新的進來(生出來),也有死掉的……

我愛的人不只一個,愛我的人也有許多個,還有曾經我愛的,愛我的也都真實存在過,不管彼此有沒來往、聯絡,我都將美好的經歷留存在記憶(或東西)裏(別人我就管不了了,至少我會這麼做),她/他們可能是女、男、跨性別……各種可能。

X年後-我的關係花園花團錦簇

或許幾個人同住,成為大家庭(也或許維持目前的情形,我一個人住,不想和人同住),而這些關係可以讓我的人生很豐富,多采多姿。

建立同志的養老院是許多同志們的夢想,正式的同志養老院還沒實現時,幾個同志揪集住在一起,一起老,也是許多人的夢想。

朋友揪集住一起,尤其老人們,各自的癖好習慣固定,不容易相處,也容易拆伙(因各種原因),如果這些人是(曾經)和我有親密關係的人的話,像《道德浪女》書中寫的,有現任情人(們),前任,前任的現任(或前任)情人……,或是孩子,各自的家人……,年齡層也比較多。當然住民會來來去去,就跟關係一樣,這樣的組合,除了友情之外,再加上愛情和性關係(或親情),維繫的力量就更緊密──這是我到住養老院之前會繼續編織的夢想。

當我躺在床上快死的時候,回顧一生,了無遺憾,我做了我想做的,至少努力過,不管情人在不在眼前,至少沒辜負自己這一生。(我要交待家人,叫「死」或「過世」,不是「往生」,說「往生」太矯情)

紀餘

簡介:(有點難「簡」),乖乖女當了半世紀,走過「一般」女人的半生。天外飛來靈感,寫起了拉子小說,嗯!寫得還不錯,得意之餘驚覺到「我是嗎?」開啟了長達數年的探索之路。

這「探索」的工夫在找到女朋友後劃下句點。

5年後,開啟「開放關係」的論戰和吵架,目前進行中,只是態勢趨於緩和,原來要等待她自己找到理由,說服她自己。

201301SAM_8183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to hsi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